1980年,一座「罐頭工廠」在蘭嶼動工,後來蘭嶼人發現這座罐頭工廠其實是低階核廢料貯存場。經居民不斷抗爭,2002年台電才允諾「4年檢整、4年遷出、5年恢復原狀」,期限將屆,卻仍沒有譜,蘭嶼已與核廢共處30年。

而預計8月進行熱測試的核一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以及施工中的核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恐將難逃相同命運。北海岸居民也趁著日前新北市核安監督委員會視察核一廠時於廠外集結,除了向台電表達抗議,也呼籲新北市政府與居民站在同一陣線、共同監督台電,然而當日卻得到新北市核安監督委員會從側門進入核一廠的遺憾結果。

不同於目前堆放蘭嶼,須放置300年才沒有危害的「低階核廢」。至今仍存放於核電廠內,從未離開北海岸的用過核燃料,是極危險的高階核廢,只消短時間靠近便會死亡,所含的鈽239半衰期長達2.4萬年,至今仍無安全妥善的解決方法。目前台灣用過核燃料皆存放於電廠內部的冷卻池,透過冷卻池水不斷運作來維持低溫,今日台灣核電廠內用過核燃料密度更是世界第一。一旦核電廠冷卻池空間用盡,理應視為電廠運轉年限到期。

然台電為讓核一、核二持續運轉,於是興建乾式貯存槽,以將部分用過核燃料移出冷卻池,預計使用壽命50年,強調乾式貯存僅是暫時性「中期貯存」。當外界質疑中期貯存到期後有何規劃時,台電僅表示「將俟我國用過核子燃料處理方案及政策確定後,亦或待國際區域合作機制簽署完成,再行決定採行處理方式」及「依法律規定處理」。

可見台電、原能會並無完整核廢處置政策,只期待50年內奇蹟出現,突然冒出最終妥善解決的方法,只求用堆積木的方式來面對。核電甫問世時,人們相信科技終會解決核廢問題,40年過去了,仍無妥善處置方法;當政府決定將低階核廢堆放蘭嶼時,也相信時間終能解決問題,30年後蘭嶼居民仍被迫與受輻射汙染的土地及農作物為伍。而台電宣稱的所謂高階核廢暫時性「中期貯存」,恐無可避免地永久性「終期貯存」在北海岸。

此外,台電沒有說明必要時該如何將用過核燃料安全移出乾式貯存設施(目前全世界也沒有前例),也沒有說明若因超過壽命或外力,而導致設施損壞使得汙染外洩時該如何因應。僅就工程規格本身及設施本身的防護措施進行說明,對於更重要的政策面以及非關工程本身但同等重要的問題,原能會、台電則是一如既往:避重就輕、切割處理,不是「這不是本案要處理的問題」,就是「這超過本單位的權限」。上位的核廢料政策環評尚未定案,就趕著推動個別的核廢設施興建,將核廢處置政策切割地支離破碎,就是為了不斷營造既成事實、逃避責任。

有關核廢料的專法,目前台灣只有《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規範若在某地存放低階核廢料之前,應經居民公投同意,然而台灣卻不存在規範高階核廢料的專法。對於放置300年後才無害的低階核廢料(通常是核電廠工作人員穿過的衣服或其他受放射性汙染的垃圾),有專法規定必須經過當地居民公投才能在當地最終處置;對於半衰期2.4萬年的高階核廢料(也就是用過的核燃料棒),必要的法規卻付之闕如。台電、原能會正企圖利用這荒謬的漏洞,營造高階核廢料永久存放北海岸的既成事實。

連低階核廢處置都要居民公投同意,危害更強的高階核廢乾式貯存更應由緊急應變區內的北海岸、新北、基隆、台北市民公投同意,否則不應施工或啓用。倘若經市民公投同意,對於替全國承擔高階核廢的在地居民,應給予應得的補償;倘若經市民公投否決,核電廠則應該於冷卻池滿時立即除役。即使方圓百里只有一戶人家,仍應經屋主同意才能進去吃喝拉撒睡;即使台電深知用過核燃料無處可去,也必須經居民同意才可貯存。

(作者為綠黨黨員、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籌備處主任)
 

瀏覽次數:384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