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所有的大一生都正在經歷大學的第一個寒假,學測距離我,剛過了整整一年。

建築系的生活是非常繁忙的,半年下來其實回家的機會不多,當然也不曾返回母校。於是寒假期間終於抽空到高中去看看學弟們,這是緊接著學測後的假期,一方面想關心他們的狀態,一方面想知道他們對未來的打算。

 一個學弟迎頭就問我:「學長,你後悔嗎?」

 我先是錯愕了一剎,然後搖搖頭告訴他我沒有後悔。

自己思考了一下,就意會到學弟之所以這樣問是再合理不過的了。「醫學研習社」是台中一中醫學生榜單產出最高的社團,以我這一屆為例,十數個幹部有超過一半將在未來社會中擔任醫師的角色。似乎一進到這個社團,就拿到醫學院的註冊單了。我出身「名門」卻學設計,其實讓很多人不解。

我還記得國小的時候老師喜歡要我們寫我的志願,那個時候大家的志願歧異度還很大,有些人要當老師,有些人要當作家。然後到了高中的時候補習班就堂而皇之地開起醫科班了,重考班也往往以醫學院為主要方向。就好像,一旦不幸生而聰慧,擅長念書、成績好,就註定得往醫學界發展。

我知道有些學生很會讀書的同時也很喜歡設計,但多數沒能選擇。因為學設計的人,有很多是賺不了大錢的。所以師長要他們努力衝進醫學院,握住穩定的飯碗,趁早忘掉興趣。而也不只是醫學院,同樣的「金飯碗」還有公職、警察、軍校。

永遠用金錢或社會地位來衡量成功與否,就是短視近利。我們的大社會不在乎服裝設計,但當Michelle Obama穿起Jason Wu的時候我們就說他是台灣之光;我們的大社會不支持棒球,經典賽贏了之後球場就爆滿,大家搶著買球衣、當一日球迷。就是這樣的短視近利,所以我們要小孩子忘掉夢想,也不在乎他們的心理健康,國小開始就把他們丟進安親班。學測結束後,三五親戚也是問考得怎麼樣?沒人願意關心他喜歡什麼,開不開心。這是一整個人類社會的沉淪。

我始終相信每個領域都值得努力,也很不希望任何人因為一句「這是為你好」、「做那個沒前途」,就在18歲那年斷送了一個「被嘲笑的夢想」。

18歲的學生在考完學測後有可能什麼都不剩,也可能還有很多。請勇敢的(同時努力的)做自己喜歡的事吧!不要用金錢或社會地位來侷限自己未來的路。

(作者為成功大學建築學系學生、圖文作家)

瀏覽次數:21921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