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自從民國76年解除戒嚴以後,日漸進入多元開放、人權至上的社會,這是前輩們為了台灣民主犧牲奉獻的成果。歷經多少的辛酸血雨,才有今日民主的果實,當代的我們也才能大方陳述己見而不受到生命的侵害,我們是該知福惜福,而非覺得理所當然。

但是,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似乎已經有些變質。變得是好是壞,見仁見智。筆者僅對此發表一些個人淺見,提供大眾去反思。

群體公義的奮鬥vs.一己之私的偏執

早期,台灣民主奮鬥的志士們為了爭取該有的的公義,義無反顧的走上街頭,不惜流血犧牲、燃燒生命。這些在當時鋌而走險的稀有行為,恐怕必須以牢獄之災做為代價。這除了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更需要一股純粹為台灣奉獻犧牲的決心。翻開台灣近現代史看看他們的努力,我們都該感念在心。

只是,曾幾何時,我們已從稀有的抗爭,轉化為普遍的投訴爆料行為。現在隨處可見報章雜誌充斥著爆料信箱、投訴專線,各級政府機關也普設民意信箱,如果你想寫一封信給總統,只要按下滑鼠左鍵即可送達。這種投訴的普遍化,從好的方面思考,證明我們的社會很願意接受多元意見,真正落實言論民主自由;但是從壞的一方面想,當投訴與爆料變得如此普遍與便捷,很有可能變成一種濫用,言論自由變成一種胡言亂語,容易顛倒是非,進而混淆社會的價值與公義。

社會中不乏有些人以言論自由為名,不分青紅皂白的隨便爆料,有太多只是為了一己之私、或只為了一吐心中的不快,而信口開河。最可惡的是這種投訴,因為可以用「匿名」的形式來進行,所以經常是未經深入查證且不需付出責任的。這種「爆料文化」,讓我們的言論自由已經演變到說話「不用負責」的地步。如果一個社會人人說話都不用負責,試問這樣的社會是正常還是病態?這樣的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這是我們先民為了台灣民主奮鬥的初衷嗎?

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撕裂

無論是公部門或是私營企業,都經常會因為莫名其妙的投訴和指控而搞得人仰馬翻。有些社會媒體也為了收視率、讀報率而喪失了職業道德,以聳動的語言、步經查證就任意報導,成為「爆料文化」的幫兇。他們從未想到,這傷害、抹煞了多少人背後的努力,讓多少人不敢奮力向前,也阻礙了社會的進步,光是這些投訴,就足以讓我們的社會陷入空轉與停滯。

這種文化也讓處在這個社會上的人必須學會保護自我,講什麼話、做什麼事都要幾經思考,以防一時大意傷害自己,充滿了猜忌與存疑,傷害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我們曾經驕傲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台灣人有一種樂善好施、主動幫助他人的一種人情味,而投訴爆料文化的盛行,是否會讓這股溫情的人情味漸漸淡去?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東海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瀏覽次數:1578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