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來蔡英文總統在苗栗享用法式午餐引起不少爭議,先不論這筆費用支出由誰買單的問題,更大的問題在於「觀感」,於是有人批判,比起當初連戰先生500元奢侈的便當,恐怕蔡總統的奢華程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人們對於新任總統的私人生活多少都會有點好奇,許多跡象表明,新總統酷愛美食,過著優雅而講究品味的生活,帶著充滿知性與人文的菁英氣質。原本無論是權貴人家或社會菁英過著別於一般平民,較為奢華且講究的生活,其實是無可厚非。不過對於總統來說,這樣的生活方式卻可能遭來批判的聲音,百姓有凍餓之虞,朝不保夕,領導人卻錦衣玉食,輕裘肥馬?這樣的總統如何懂得民間疾苦?還是不食人間煙火?

這種論述在受到儒家思想薰陶的文化特別明顯,會期待領導者要愛民如子、勤政節儉、苦民所苦,這樣聖賢明君的形象,至今仍深植於多數人心中,也是人民對領導者形象的想望。所以蔡總統過著如此似於上層社會的生活方式,自然與人民期待領導人該有的形象會有落差,而且恐怕也深深地傷害了支持者的情感。

▋政治菁英的「親民」包裝

現代政治的運作,為獲取廣大的選民支持,政治公關與媒體操作格外重要,其中形塑政治人物的魅力特質,關鍵在於「親民」的形象,特別是講究人情、地域與宗族的社會。讓候選人走進人群,讓人民感受到他能與自己平起平坐,像是鄰居、朋友,甚至是家人那樣地親切、熱心與溫暖。有時這種「人的溫度」的感動,更勝過於冰冷的政見論述。政治人物需要親民,但人民更需要他們親民的作為與形象,渴望自己的聲音能被細心尊重地傾聽,尤其這是一般人少數能面對面地接觸到政治人物、感受到自己真正當家的時刻,即便這個時刻是非常短暫的。

在台灣,候選人「菁英」的特質是很不討喜的。菁英自負的智識的語言,對選民而言,冷漠而難以接近。人民討厭「菁英」那種自以為是的態度,與親民的表現截然不同。

但真實的情況是,能攀爬到政治權力高峰的,往往正是這群社會的菁英。因此,如何把社會菁英透過政治包裝,塑造親民的形象,是政治公關所訴求與冀望的。馬前總統當時的選舉策略便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LONG STAY」最大的用意,就是要淡化馬英九「菁英」的性格,形象地傳達他可以親民的面向。不過,「LONG STAY」的效果其實很有限,馬前總統不是一個很好的演員,在鏡頭前表現總是有點矯揉造作,生硬而扭捏。

▋親切勤儉,就等於成功的政治人物嗎?

在這裡,產生幾個質疑與迷思。塑造政治人物的親民形象,抹去原來的菁英特質,「LONG STAY」的改造失敗不令人意外,因為一個人的生長背景、社會階級所刻畫出來的人格與氣質,豈能一夕之間便改頭換面?就算真的可以在媒體面前改造成功,這樣呈現出來候選人是真實的自己嗎?如此過度「成功」的包裝,恐怕才是我們該畏懼的,它遮蔽了選民真實的認識,而產生錯誤的判斷。

同時,即便有這麼一位親民的候選人,親切得如同我們的家人,讓人油然生起好感,使選民在情感上認同,但這樣的候選人就必然是好的從政者嗎?選民所要認識的政治人物,是要看見他們真實的特質?還是只要認識我們心中美好的形象,自我滿足就好?

馬前總統8年來的午餐僅吃50元的便當,卻常被批評為不知人民疾苦。難道他勤儉的表現,不正符合我們想像中政治人物應有的美好風範嗎?現任總統對於食物極為講究,還特地請專業主廚為她備飯,我們可以就此論斷這樣的總統更是不食人間煙火?我想,我們根本無從批評,要從一個人的生活方式,來判斷是否是優秀的執政者,本質上就不可靠。

▋逃脫不了的階級

強調親民形象的政治概念,本身有著矛盾之處,就是因為大多數的從政者與一般人民有所區隔。他們是社會中特別出色的人,而親民的表現可以消除菁英與平民間的階級差異、衝突,緩和彼此差距所帶來的緊張與敵意,而使他們從平民階層獲取最大票源,這個說法並非無的放矢。

歐美的社會學裡,「階級」的社會分析一直是很重要的概念,有別於早期傳統馬克思單面的觀點,階級分析的概念可以這樣理解:試圖解釋或描述一個社會結構的位置、權力、地位、資源如何作用與分佈,個人或團體受到這個結構的影響,所產生各種層面的精神與物質的表現。簡單地說,一個人的出身背景,所處的社會位置與掌握權力多寡,各自會有不同的世界觀與生活習性,一個企業家和底層的工人對世界各自的解讀方式與生活型態便一定有所不同,階級的作用與影響,都體現在這兩類人上面。勞資衝突也是如此,貧富差距與M型化消逝的中產階級、美國華爾街抗議行動……這些現象都脫離不了階級觀點。當然,階級分析不可能全面解讀人類所有的活動與社會現象,因為本來就沒有一種社會學觀點可以這樣做。

另外還可以細想,選舉真的平等嗎?也許只要是公民都可以有投票權,無論老與少,窮與富,這部分沒有問題。但是候選人就不是如此了。這裡有民主規則外的潛規則,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候選人,比如一定的財富累積,就是個門檻。這個門檻顯示選舉並不是人人都可以自由參與的民主,有錢人或社會菁英還是比一般平民擁有太多的優勢,一般平民要從政,簡直是天方夜譚,在台灣尤其如此。

▋意識到區別,才能更有自覺

人民不喜歡「菁英」,但現實上,主導社會與擁有權力的人往往是這群社會的菁英。民主政治實際上由代議制度運作,全民即使有投票權,也無法真正成為「全民」政治,菁英的統治無論從實際政治上或階級觀點上,都是無法避免的。蔡英文總統、馬前總統,或者許多的從政者,無論如何政治包裝、如何親民,他們都有別於我們一般的平民階層,這是鐵的事實

蔡總統過著富裕優渥的生活,她本來就是這樣地過日子,我們無須期待或幻想她可以改變成為傳統「儒家明君」的形象,相反地,只有意識到政治人物與一般階層的區別,市井小民才能不被政客所迷惑,監督才能有力量。

既然這些位於統治位置的從政者有別於平民的階層,那麼他們替誰發言呢?他們能真正替人民發聲嗎?雖然時常高喊自己是人民的代言人,有學者(R.Dahl)提出「多元政治」(polyarchy)來解套,認為社會上有各種多元的利益團體,賦予他們公平自由的機會,可以競逐資源與相互制衡。但實際上,利益團體的權力與影響力依舊有多寡之分,優勢的利益團體總是主導社會資源的分配,這是民主政治的難題。

「親民」的政治觀念代表著台灣民主的偏見。首先,人民期望政治人物的美好形象,忽略了菁英統治的社會本質與階級分析,這樣的偏見使平民未能看見政治的本源,未能產生正確的判斷力與行動。而對這些社會菁英的政治人物而言,唯有當他們意識到自己不可能真正代言平民時,才有可能放棄自以為是的偏見,願意謙卑地去傾聽人民的聲音。

(作者為公共服務業者。)

瀏覽次數:1530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