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華德福學校的孩子。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建賓、楊煥世攝。

據報導,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中常會上表示:「實驗教育就是突破法規和限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又說「如果中央要做更多財政挹注,或有法規需要修改,中央就必須要來做,不能視而不見。」

我們非常高興聽到蔡總統對實驗教育的支持。尤其我們剛從美國參觀三間實驗學校回來,一路上,每一位夥伴都熱血澎湃,不畏時差,常常討論到深夜。蔡總統的堅定支持,鼓舞了我們。

KIPP的畢業生(右二),大學畢業後又回到KIPP當老師,為台灣來的訪客介紹學校。施信源攝。

7月底,我們跟十幾位校長老師前往美國,參加全美最大的公辦民營學校 KIPP 的年會,並參觀華德福學校及可汗實驗學校。這3個實驗學校的對象很不相同(KIPP主要以弱勢、黑人、移民為主,華德福及可汗則是以中產階級家庭為主),方法也很不同(KIPP嚴管勤學,華德福及可汗都非常自由;可汗非常重視科技融入,華德福不用科技),但是他們的目標卻是一致的:透過教育,讓每一位孩子得到獨立、自由。

我們希望能透過這篇文章向中央反應,尋求協助,讓台灣的教育能跟上時代的腳步。

亞特蘭大的華德福學校。施信源攝。

1.中央應該主導或支持個人化學習的實驗教育

現代教育體系類似工廠,用標準製作流程,把人一個個生產出來。這種生產模式在初期很有效率,可以用很少的成本在很短時間內製造出一批國家可以使用的人才。經過一、二百年的演進,這方法近來卻產生很多弊端,最嚴重的是,它不但壓抑創造力,更抹滅人與人間的差異,而這差異造成的多元,是人類社會最寶貴的資產。

有鑑於此,早在一百多年前,歐美就開始出現各式各樣以人為核心的實驗教育。蒙特梭利、華德福都是這類實驗教育的先驅。他們採取截然不同的教學方法,也培養出很傑出的人才。挪威前總理,Jens Stoltenberg,就是華德福畢業生。

時光迅速快轉,進入21世紀,因為科技進步,以人為核心,以線上教育為工具,希望成就每一位學生的個人化學習(Personalized Learning)開始在全球各地發展出來。美國的Khan Lab School、AltSchool、Summit等都是這波教育改革的先鋒。他們實驗的時間雖短,成效已經令人刮目相看。

台灣近年來雖然也掀起翻轉教育的熱潮,但我們還停留在幼稚園的階段。主要原因是,我們的線上教育,無論是誠致教育基金會的均一教育平台、或台北市的酷課雲、高雄市的Dr. Go,都還很陽春,除了很基本的影片、練習題外,我們沒有很複雜的演算法,不能提供有效的個人化學習給每一使用者。

反觀我們的對手中國,在過去幾年大力推動「互聯網+教育」,吸引極大的創投資金投入,動輒有好幾百萬使用者,創造出幾個令人佩服的產品出來。

除了軟體外,線上教育還需要有長期、穩定、傑出的老師來製作課程。過去一年,教育部的中小學磨課師計畫雖然投入非常多資金,但是因為參與的老師都是被短期徵召,無法深入研究,做出來的課程品質很普通,浪費他們的寶貴時間,甚為可惜。

我們建議,由民間單位申請一個隸屬中央的公辦民營學校,利用線上教育,以「個人化學習」為主要的教學法,讓每一個孩子都能發展天賦,品學兼優。如果中央也認同這個理念,誠致教育基金會願意成為第一個申請的單位。

2.實驗教育法要鼓勵從無到有的創新

實驗教育法在2014年立法後,教育界原本預期會有很多實驗學校成立。但是這兩年通過的實驗學校屈指可數。我們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實驗教育法沒有把「從無到有的創新精神」落實到法規裡。

實驗教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新設學校的規模,但是地方首長考慮是否批准實驗學校時,常常會以「看得到的政績」為考量,以利下一次的選舉。這是民選首長的常情,我們了解。但在這樣的思維下,地方首長就希望實驗學校能解決他們的問題,例如,某一所學校的辦學成效不好,學生陸續轉學到附近學校,換了幾任校長都無起色,這時,地方首長就會希望民間基金會接手。

這跟實驗教育的本質是相抵觸的。任何教育哲學跟方法都不是特效藥,尤其實驗教育本身有它的風險跟挑戰,需要長時間的投入才能看到成效。參與實驗教育的校長、老師、家長、學生都必需認同它的理念和哲學,實驗教育才有可能成功。

怎麼鼓勵從無到有的創新呢?第一,把設立實驗學校要通過的門檻降低、流程簡化,讓實驗學校可以從一個班級開始。第二,把學校的組織、人事、經費大幅鬆綁,讓一個班級的學校可以有效經營。第三,把現有學校空閒的教室讓出來,讓一個校園內,同時有實驗學校及普通學校,彼此有良性的競爭和互動。

我們相信,當實驗教育有機會像新創公司一樣,不需要很大的團隊、資本就可以成立,實驗教育才有機會遍地開花。

教育是培育人才的土壤,也是社會改革的引擎。人才的養成有賴正確的教育政策,而社會改革的推動更需要時間和空間的騰挪。實驗教育是台灣教育進步的一線曙光,我們如果不能以興利的正向思維,去解構政府體系的防弊假定,如何追求更好的明天?正如同雅美族(達悟族)長老夏本.嘎那恩所說的,從日治到今天的台灣,蔡總統是第一位向台灣原住民族道歉的領導者。改革需要勇氣,我們相信蔡總統具備追求一個更美好的明天的勇氣,也期待您為台灣教育的僵局,引入向上提升的力量。

歡迎到可汗實驗學校!施信源攝。

3.實驗教育法要鼓勵年輕人當校長

年輕人是台灣的未來,我們應該竭盡所能提供機會及舞台,讓他們早日挑重擔、吃苦頭,未來才能成為國家棟樑。政府無法影響民間企業要不要給年輕人機會,但是對於全部由政府出資的教育行業,政府沒有藉口不推年輕人一把。

我們這次去參觀KIPP時,非常驚訝他們大部份的校長只有30多歲,每一位校長負責好幾百名學生的國中或國小。事實上,KIPP的兩位創辦人在22年前成立第一家KIPP學校時才24歲。這在台灣可能嗎?

話又說回來,如果台灣不讓年輕人當校長,台灣的實驗教育會有創新嗎?

以上是我們過去一年在籌備公辦民營學校時,常常反思的幾件事。接下來,我們會正式向幾個縣市提出申請,希望在蔡總統的號召下,我們可以一起改變台灣的教育。

(作者分別為均一教育平台創辦人、花蓮縣玉里國中校長、新北市龍埔國小主任)

瀏覽次數:36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