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出乎所有民調丶賭盤丶風險預測公司丶學者專家乃至各國領袖的預判,英國公民於6月23日的公投中,以72.16%的高投票率丶52%對48%近4個百分點的差距,正式決定退出由28個國家組成的歐洲聯盟,首相卡麥隆也隨後宣布辭職。

脫歐公投的前因

英國舉行脫歐公投,有遠因,有近由。在1960年代以前,英國自恃大英帝國和國協的幅員、與美國的特殊關係,始終和歐陸國家丶歐洲統合運動保持距離,友好而拒絕加入,甚至聯合當時的瑞典丶瑞士丶葡萄牙等國組織歐洲自由貿易協會與歐洲共同市場分庭禮。要等到1960年代大英國帝國成員紛紛獨立丶並逐漸靠攏新興的美國,全球進入以美國和前蘇聯為首的兩極對立結構,英國失去美蘇中介和協調角色時,歐洲共同市場又蓬勃發展,英國才決定申請加入當時的歐洲共同體,並在1973年正式加入。但加入歐洲聯盟的英國始終拒絕融入:1975年即舉行是否脫歐的第一次公投,1980年初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公開質疑歐盟的財政制度並訓令英國代表否決歐盟各項立法,1990年初英國更拒絕承諾加入之後的歐元區和人員自由流通的申根區。綜觀英國加入歐盟以來的43年,除了在前工黨首相布萊爾時一度採取積極態度並提出共同安全暨防衛政策外,英國在歐洲聯盟裡始終扮演一個反對丶異議和剎車的角色,鮮少提出一項積極統合的政策。

2010年以來,歐盟危機不斷,先後發生主權債務丶歐元丶難民和恐攻危機,大大減損了英國人對歐盟的支持,也激起了保守黨內部的疑歐勢力和以脫歐為訴求的英國獨立黨(UKIP)。由於保守黨內疑歐派高漲丶獨立黨又嚴重威脅了保守當局在倫敦以外英格蘭的選區,卡麥隆遂在2013年公開宣布,倘在2015大選中獲勝並執政,將在2017年底前舉行是否脫離歐洲的公投。

他當時的算計是,用脫歐公投搶奪獨立黨的票源,壓制黨內的疑歐派,同時挾此與歐盟其它27國談判,要求更多的讓步和優惠。但由於公投須要國會半數以上同意,當時是保守黨與自由黨共組聯合內閣,而自由黨和工黨皆主張留歐,遂不可能通過公投提案。

卡麥隆的策略成功帶領了保守黨贏得2015年的大選,但出乎他算計的是,保守黨大獲全勝丶獲得半數以上席次,自由黨嚴重弱化,即使與工黨聯合也無法在國會阻止公投提案,他遂不得不按原先承諾在2017年底前舉行脫歐公投。

脫歐以後怎麼辦?

英國確定脫離歐盟後,雙方必須立即展開一連串的談判,重新建構關係,可能的選項包括:

1.按挪威前例,英國可以重新加入當初創立又捨棄離開的歐洲自由貿易協,並透過該協會與歐盟建構的歐洲經濟區,延續英國與歐盟的單一市場連結,確保英國與歐盟的經貿關係。

2.依瑞士模式,與歐盟針對各項議題展開談判,簽署雙邊協定。

3.不展開任何談判,回復雙方正常而簡單的關係,經貿關係一律按世貿組織規定處理。

三個選項中,個人以為第二個選項最為可能。因為雙方關係已極密切,只按世貿組織規定根本無法處理。但若循第一條路徑,將變成英國必須遵守歐盟的規定卻無法參與規定的制定,遠比現在會員國的地位更為不利。

英國脫歐確實重挫了歐洲統合運動,也重擊了美國主導的大西洋合作,甚至可能激起蘇格蘭丶北愛爾蘭的獨立運動,以及北愛爾蘭天主教徒為了追求脫離英國而衍生出的恐怖主義,但不太可能引發歐盟其它會員國脫歐的連鎖反映而至歐盟瓦解,反而可能促使以德法為首的歐盟更進一步的團結並加速改革,以避免瓦解。至於對我國的影響,主要還是透過全球政經市場的動盪,衝擊台北的股匯市。

全球六大央行也可能因此聯手護盤中期而言,一個脫離歐盟的英國和沒有英國的歐盟,在亞洲的影響能力都將被削弱,使得美國在介入亞洲事務時更無須顧慮歐洲的意見而更偏向單邊主義,華盛頓和北京的衝突中也少了一個可以中介調和的角色。就此觀之,英國脫歐實非亞洲之福。

(作者為臺灣歐洲聯盟中心主任、臺灣大學歐莫內講座教授)

瀏覽次數:594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