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社工走出校園,才知道面對工作上的挑戰是那麼巨大,而自己又是如此的渺小。在這行業裡,最常看見的是社會最底層的人生樣貌,原來在安逸平和的社會角落裡,一些人被病苦折磨、倖存者在恐懼中活著、一些家庭不停複製上一代的悲劇、被祕密從過去到現在一直糾纏……,每個社工的心裡都放進各式各樣的人生百態,那並非社工的人生,只因工作及服務熱誠,我們承擔著、也感受著每一份沉重。

議員提到應該被「安置」的那位青少年,當社工們捍衛自己職務的同時,我們也同情他的無知,因為議員一定不知道何謂「家庭重建」及「充權」。每一位被安置的個案前置作業都是一條漫漫長路,有多少可能潛藏在個案生態中的資源要被找出來?資源能夠維持到什麼程度?個案的意願又是另一個面向,倘若獨立生活能與父母維持有限的連繫及互動,那麼我們是否應該將個案抽離雖有缺失但能生活的環境,強悍的抽離開父母、學校、朋友、熟悉的社區及習慣,告訴他因為對他好,所以應該去另一個叫「安置」的地方?

我們的工作並不神聖,大多數的時候,社工被埋在似乎永遠做不完的行政工作中,耳裡聽見的除了悲劇故事,還有就是謾罵的聲音。這份工作有如行走在迷霧中,所以只能處理當下把握的每一份可能性。因為我們知道,有些時候拉人一把,可能是另一個生命階段的開始,一份溫暖,也有機會喚醒希望。這是我們的信念,如同幽谷中的光源一般,存在所有一線社工心裡面。

一直被重覆的口號「社工是人不是神」,除了工作上的挑戰,大部分社工領著窮到快被鬼抓走的薪水,加班費如摸不到的空氣,為了個案似乎責任制也理所當然,同樣要聽人生故事,或許轉職保險業還開心一點;同樣被埋在行政中,或許去商業性公司還領多一點。

當然議員,我可以假設您對孩子的關心是強烈的,我對議員有幾個建議:

第一,台灣極缺乏寄養家庭,這是一個能讓孩子不用到機構安置、而能享有類似家庭生活的安置環境。希望您可以提出寄養家庭的申請,讓您對孩子的關心轉成大愛,長期協助更多失依且無辜的個案,成為一個中繼家庭。

第二,社工吃飯拉尿一定有,但領高薪可是誤會大了,建議您做一份社工公開薪資報告,讓全民看看所謂高薪的標準。

第三,若因一席如同政治秀場的言語,而讓那青少年被安置了,我建議您長期追蹤一下,這個個案未來的人生,是否就變得知足感恩?

(作者由護理行業走入社會工作服務,任社會工作10多年,曾任醫務社會工作、社區長期照顧工作經歷,目前於全國性立案之非營利組織分中心主任。)

瀏覽次數:874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