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更深夜靜,我想著明早醒來後,會有多少人還記得、在意社工人員遭民意代表言語、職場暴力這件事?又有多少社工,在接下來席不暇煖的日子中,仍有力氣為這經常性的權力壓迫、辱罵而戰?我們要放棄嗎?不!即使台灣的媒體與民眾容易遺忘,我們也要努力奮戰──為了我們能有個相互善待的家園而戰。

曾經,有個被安置的孩子問我:「阿姨,我為什麼還不能回家?」我告訴他,社工阿姨和爸爸媽媽都在努力,努力為他築一個沒有暴力的家。因為這世界,沒有任何人應該被暴力對待。「那要等多久?」我望著那雙牽著我的稚嫩小手,霎時,我竟不知怎麼回應。想了想後,我回他:「或許要一些時間,也會有點困難,但我們還是要努力噢!」

不論是過往身在兒少保護領域,抑或現在專職親密關係暴力工作,我一直相信,除了在個案諸多外顯問題上提供協助,最重要的,是藉由我與他們的互動中,傳遞一個「相互善待」的理念。即使我們意見不同,也能自在表達己見,並透過相互理解、接納,以及尊重等善待對方的方式,一同為生命中的困境奮鬥。當人有被善待的經驗後,他就學會以善待別人、不使用權力與暴力的能力和方法,去面對他生命旅途中所遇到的任何人與問題。解決問題,其實可以不使用暴力。

段議員,我相信您在這次16歲少年的事件中,是非常非常用心的,你對孩子的那份心意,我們都看在眼裡。但社工在工作上確實有其限制與需要評估的地方,就無法立即安置疑似有需求的兒童、少年這件事,我希冀您能理解社工有這樣的限制──當救生艇有限時,無法每個人都上船。當安置機構/寄養家庭床位不足時,即使社工再想把孩子安置,我們都莫可奈何。就像鐵達尼號即將沈船時,面對有限的救生艇,船員大聲疾呼:「小孩、女人先上船!小孩、女人先上船!」這就是弱勢優先的概念。面對有限的資源(救生艇),「評估」誰比較需要就變得很重要。

或許您會問,少年不就是弱勢嗎?但在每個兒少保護社工手上處理的案件,都是孩子。他們只有嬰兒、幼兒、兒童、少年的差別,而少年,正巧是這群孩子中,最有能力的那個。當然,除了年紀,社工也會考量其他因素,包含兒少的能力和其所處環境資源,就如同一個會游泳的少年與一個不會游泳的少年,您會讓誰上救生艇呢?

我能明白,議員您不捨孩子獨自居住可能對孩子造成的身心影響,就像會游泳的少年在海中漂浮的孤獨與失落。但是,我們僅能先就保護生命的最高原則,將不會游泳的少年拉上救生艇。很多人都以為我們不會為無法上船的人流淚,事實是我們會,只是我們沒有閒下來的時間,我們必須趕快把救生艇上的人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或是為他們裝備足以生存的能力,才能趕快去拉其他還在海裡的人上船或陪伴他們、鼓勵他們往前游。無法讓每個人都上船很殘酷,卻是現實。而這點,僅僅是社工工作中諸多殘酷的現實與限制的一點。

我不知道,您會不會道歉,為您以不當的言語辱罵社工而道歉;為您身為公眾人物,對台灣人民具有影響力,卻未能用善待他人的方式處理事情而道歉。不接受被暴力對待,是我們為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孩子以及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不可退讓的底線。即使是台灣的總統,都沒有資格對同樣身為人的任何一個人使用暴力。

或許這波紛爭會在幾天後就此退燒,但我真心期盼,在台灣的立法院、議會裡,不會再有暴力相向的畫面,你們永遠不知道,當那些畫面不斷再媒體上或民意代表的臉書上不斷重複的播送,台灣的孩子們與人民都學會一個道理:使用暴力與權力處理事情,這真的不是我們樂見的。

我們真的很生氣,但我們拒絕使用暴力,我們會溫柔且堅定地為爭取與創造相互善待的家園而戰。

(作者為社工員)

瀏覽次數:1006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