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課堂上,社會學系高承恕老師曾對我們一群學生說:戰爭是人類的集體瘋狂。波蘭籍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則指出戰爭的另一面向:高度理性化的行為。綜合兩人所言,我稱戰爭為一種「高度理性化的瘋狂行為」。數量是關鍵,殺一人跟在同一時間殺百萬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以在二戰期間發生的猶太人大屠殺為例,大規模、系統性的種族屠殺,非得有高度理性的思考與周詳設計不可,如數十乃至百萬的被擄人運輸和集中管制、找出最有效的屠殺以及屍體處理方式等。理性思考力量的強大,正面利用可帶來文明的高度發展,負面利用所造成的災難破壞,亦難以估計。全歐洲約三分之二(近600萬)的猶太人,在大屠殺中被犧牲了。

猶太人大屠殺,可說是近代種族歧視帶來之最可怕結果。作為後來才在這世界出生的我而言,難以了解這思考邏輯——猶太人之所以遭迫害,只因為他/她們是猶太人?透過紀實電影、紀錄片、書籍、文物留存等媒介,我們知道猶太人大屠殺是一件非常可怖的事,是人類史上極為黑暗的一頁,也因此,我們更珍惜目前擁有的和平,也不輕易讓歧視、偏見的態度,主宰我們的思想和行為,以免重演歷史。

猶太人大屠殺在1945年德國戰敗後結束,但大屠殺從此在這世界絕跡了嗎?沒有。直至今日,大屠殺仍「天天進行」,只是受害者從猶太人換成非人動物;大屠殺的根由,也只是由種族歧視換成另一種歧視——物種歧視(Speciesism)。

在人類許多歡樂時刻——婚宴、慶生會、聚餐,乃至日常三餐的餐桌上,隨時可見賓主盡歡、杯觥交錯的畫面,但在這背後,多少人會想到盤中肉的來源?肉不像蔬果,可在土地栽種和樹上採摘,而是須從活生生,跟我們人類一樣有生命的動物身上取得。為了取動物的肉,牠們必須被屠殺。隨著世界人口愈增,肉的需求也愈增,全世界被屠殺的動物數量,也不斷增加。

在美國,一年內被屠殺的雞隻高達90億隻 ;在臺灣,一年有超過900萬頭豬被屠殺 ;在全世界,每年有超過1500億隻動物 ,因為人類的食肉需求,而被屠殺和被迫犧牲。在今日的工廠化農場(factory farm),動物與其說是被飼養,不如說是被囚禁。在那裡,人類養殖動物,不是為了照顧動物,展現對動物的關心,而是把牠們當作一種賺錢獲利的手段。動物於人類而言,只有市場價格,沒有生命價值。

在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行動中,作為受害的一方,一位倖存者表示她甚至開始懷疑是否自己做錯了什麼 ?如果動物也有意識,牠們是否也會問同樣的問題——到底我們(雞、豬、牛等等)做錯了什麼,而引來人類接連不斷的屠殺?如果一隻在工廠化農場內出生的豬,其生命意義只在於快快被餵肥,然後被捉到屠宰場屠殺——這種無辜受害的悲慘命運,跟被納粹迫害的猶太人之命運,有何差異?在沒有能力反抗的弱勢動物面前,我們何嘗不都是納粹?

如果我們譴責、拒絕猶太人大屠殺,是因為不認同某一族群的人,僅僅因為其種族身份的關係,就被無情屠殺;那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去質疑動物僅因為跟我們人類有著物種差異的關係,就無辜被殺這件事的合理性?無論是種族、性別、性向、物種等,都有一個共同點,即非一個生命可自主的選擇。以個體不能自主選擇的生理特徵,作為衡量其是否該受不同對待的標準,是不合理的。

從納粹手中解放猶太人,需要動用戰機、坦克、炸藥和無數士兵的英勇奮戰和犧牲,但解放動物、改變牠們命運的方法,只需要我們把盤中的肉換成蔬果。沒有需求,就沒有血流成河的屠殺。數字是有重量的,跟殺人一樣,殺一隻跟殺十萬隻動物,是兩回事,後者需要更慎密的理性思考和規劃。如今,我們就像當年的納粹,以純粹理性的思考做著極為瘋狂的事。全世界林立的工廠化農場,就是一間間的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一間現代化的養雞場可以養十萬隻雞,先進的屠宰場,在一小時內就可屠殺一萬隻雞 。

作為消費者,如今有多少人知道賣場裡切割、清洗、包裝好的肉塊,在擺上冷凍櫃前經歷過什麼樣的生產過程?動物的飼養環境如何?產蛋母雞還是滿山亂跑嗎?這些都是需要消費者去關心的。

無論什麼形式的大屠殺、受害者是誰、原因為何,作為生命共同體的一員,我們都不再能冷漠以對。我相信,在苦難面前,我們不是計算著關心受害者對自己有什麼好處才去關心。很多時候,僅僅是一種惻隱之心,讓我們無法輕易別過頭去。如果對她/他/牠者的迫害與屠殺,無論是直接或間接,是因自身行為而起,我們更需加以警惕和省思。

自身內心的平靜,永遠不可能來自對她/他/牠者的暴力對待;文明的進步,亦需善解包容、平等以待的精神灌溉。

生命是一場無法重來的單向旅程,無論是人或動物的,都應被好好珍惜。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會學系研究生)

※跟主題相關的電影/紀錄片/短片/動畫/演講:

1.電影

Schindler’s List(辛德勒的名單)

2.記錄片

The Last Days(消失的1945)

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e4DJh-L7Ys

Our Daily Bread(沉默的食物)

Food, Inc.(美味代價)

A River of Waste: The Hazardous Truth about Factory Farms(便便危機)

3.短片

Factory Farming: Cruelty to Animals

From Farm to Fridge: The Truth Behind Meat Production(從農場到冰箱:肉類生產背後的真相)

Meet Your Meat 生命的吶喊 01 中文字幕清析版

McDonald’s Cruelty: The Rotten Truth About Egg McMuffins

史上最殘忍!美孵蛋場活活輾死小公雞

La surconsommation

關愛動物,我們該吃素-豬兒排隊死亡

關愛動物,我們該吃素-殺牛 腳踩割氣管

STOP ANIMAL CRUELTY! 以殺生為業:屠宰場工作造成的創傷P1/2

危及生命的屠宰場工作(2/2)

Chilling Cruelty in the Down Industry

4.台灣境內情況

生命的吶喊01-台灣中文版

生命的吶喊02-台灣中文版

我們吃的豬肉是這樣來的(1/2)

犧牲的限度—這是虐殺動物,不是肉品生產!2007年公立屠宰場調查(上)

犧牲的限度—這是虐殺動物,不是肉品生產!2007年公立屠宰場調查(下)

20億豬肉認證標章,什麼都不保障[2008-08-01]

見證台灣生命力-豬豬天堂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雞肉大不同

善待雞,才有好蛋

5.動畫

The MEATRIX®1 – 世紀食肉網絡

駭肉任務 第2部 The Meatrix: Revolting II – China老少咸宜版 英文發音 中文字幕

The Official Meatrix II 1/2

Industrial Slaughter – A Short animation by Deniel Rigos

6.演講和其他

Philip Wollen: Animals Should Be Off The Menu debate – Subtitles in 18 languages

澳際大慈善家,前花旗銀行副總裁,菲利普屋倫就動物權益發表激情演說

Best Speech You Will Ever Hear – Gary Yourofsky

Gary Yourofsky’s Speech: Q&A Session

Never Be Silent

註1:請見:Schlosser, Eric、Wilson, Charles著、張書華譯,2008,《速食的恐怖真相》。臺北:世潮。頁125。

註2:根據農委會統計,在93至95年間,臺灣每年平均供應的豬隻屠宰量為944萬頭。參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2007,<這就是你吃的豬肉嗎?2007年最新調查報告>

註3:如今屠殺非人動物已成「日不落事業」。為給消費者提供最新鮮豬肉,這一端在凌晨趕豬殺豬,才剛停止殺戮,世界另一端又聞動物哀嚎聲。目前每年全球約有150,000,000,000隻動物因為人類食肉需求而被屠宰。參考自:ADAPTT(Animals Deserve Absolute Protection Today and Tomorrow) 

註3:參考:紀錄片<The Last Days>(中譯:消失的1945)。1)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Last_Days

2)http://app.atmovies.com.tw/movie/movie.cfm?action=filmdata&film_id=flen70174852

註5:美國農業部於2004年在全國推行HAACP-Based Inspection Models Project(HIMP)領航計劃。根據計劃,屠宰線每小時可屠宰10,740隻雞。參考:1) Marcus, Erik, 2005, Meat Market. Boston: Brio Press. 2) Food Integrity Campaign, n.d., “HIMP: A Disaster Waiting to Happen with Poultry Inspection.” 

瀏覽次數:950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