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周書羽攝。

立法院近日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修正草案,其中規定民間可提出自己的課綱版本、課審會委員須包含官方及民間代表、且首次納入學生代表,官方代表僅占1/4,民間代表則由行政院提名後,交由立法院推舉的「課審委員審查會」審查通過才可出任,且無論官方或民間代表都是由行政院長聘任。

我想以一位高中教師的觀點,提出我對這次修法缺乏教育專業考量的幾點疑慮:

1.問題是出在如何遴選真正能反映基層聲音的代表,而不是沒有學生代表

此次修法納入學生代表的理由,基本上是希望「讓教育專家反思、了解,以及傾聽教育現場況狀及年輕世代的聲音」,我非常認同此目標,但我認為現有的課審會組織中,「教師代表」便能夠、甚至更適合達成此目的。因為一位在教育現場十幾二十年、帶過上千位不同背景學生、願意放下身段用心傾聽學生想法、且不斷進修學習並和其他同仁交流最新教育思潮的老師,他對於基層教育現況和學生心思了解的深度和廣度,一定不會輸給一位學生,而且這樣的老師,是真實存在於許多校園中的。

現在的問題,是現有的推舉機制下,這樣的老師不易進入中央決策圈,就算進得去,也因身分地位不平等之類的關係而難以發聲。我們要思考和改革的,應該是「如何遴選出能真正反映教育現場聲音的教師代表,且課審會的內部討論機制如何讓官員、專家及教師代表間能平等有效的激盪和溝通」,光是增加學生代表,並不能解決下情無法上達的問題。

至於希望高中生能參與或主導課程的呼籲,我建議可以透過學生共同參與學校本位課程發展以及選修課程制定的方向來落實。12年國教課綱強調每個學校都要因地制宜、發展具有自我特色的「學校本位課程」,並大幅增加選修課開課空間,讓學校可以自主決定課程規劃,這便提供了高中生參與學校課程制定、以及實踐校園民主的良好機會。學生可透過會議、工作坊、網路社群等方式,與教師、主任、校長共同面對面,平等地討論學生希望獲得哪些能力、該透過那些課程來培養這些能力、以及該如何學習,事實上已經有學校在這麼做了,這是一個可以讓所有學生都有機會參與課程制訂與校園民主、更值得花心思推動的方向。

2.將解決歷史課綱爭議的思維,套用在所有學科上

大家都知道會有這次的修法,是源於反課綱微調運動,且主要爭議點幾乎都集中在歷史和公民課綱上,以及過程的不夠透明公開。但決定「高中歷史該學什麼」和決定「高中數學該學什麼」、「高中生物該學什麼」、「高中藝術該學什麼」、「高中體育該學什麼」……,完全是不同的教育專業問題。

這次修法,為了不讓教育部再像過去一樣暗中主導修改歷史課綱,便限縮教育部遴選代表的權力、納入學生代表、並開放民間教育相關領域之其他機構、學校、法人及團體,亦得提出課程綱要草案。但我的質疑是,在台灣特殊的歷史和政治背景下,上述做法或許能達到歷史和公民課綱應該更開放多元,以符合台灣社會期待的目標,但同樣一套做法,適合用來審定其他學科領域嗎?

我不知道改由行政院和立法院來遴選代表、學生可審議課綱、民間可提出自己課綱版本,在數學、化學、藝術、體育、特教……等不同領域的專業幫助和考量是甚麼,也許對某些學科有正面之處,但也有可能對某個領域來說反而更無法訂出符合該科目宗旨的課綱。修法過程中有全面性的思考各領域的適用性嗎?我完全沒看到。我們太過度把焦點集中在歷史或公民等爭議領域,而忽略了重大教育政策的擬定,必須兼顧學生各領域的完整學習經驗,課審會要審的,不是只有歷史課綱而已。

3.政治介入教育的疑慮

本次修正條文第43條提到:「課程綱要的研究、發展、審議及其實施,應秉持尊重族群多元、性別平等、公開透明、超越黨派的原則」,但第43條之1的說明中卻指出:「要求審議大會非政府代表採取類似目前公共電視董事產生模式的方式產生。」目前公視的董事提名遴選機制,是由行政院提名,再由立法院按照政黨立委人數比例來推舉審查小組,也就是說,未來負責審查課審會非政府代表名單的「課審委員審查會」,也將由立法院依政黨比例來推舉產生,這麼一來,不是跟「超越黨派原則」自相矛盾嗎?

現在民進黨佔多數,民進黨就能主導非政府代表的審查,未來若國民黨佔多數,又變成國民黨能主導審查,怎麼會是這樣呢?目前政黨涉入公視運作的紛擾和亂象,未來是否會在課綱審定過程上演?做為基層教師,這才是我最擔心的,過去政治人物高喊「政治退出校園」,基層教師也努力不讓政治勢力影響教育專業發展,但現在,政黨卻可以公開「合法的」從最源頭的課綱審查介入教育,實在太諷刺了。

教育部之前在歷史課綱審查這個重大教育專業政策上的確出了問題,但應該檢討的是如何改善教育部的專業決策品質,而不是拿掉教育部的專業權責,讓非教育專業的政黨或單位來影響教育專業事務。我們對待任何專業領域的態度都應該是如此,如果我們希望台灣更進步,就應該想辦法排除各種非專業干擾專業的現象,並在排除干擾後,嚴格監督權責單位務必依專業行事,這才是立法院該做的事!而不是反過頭來,不讓專業單位去行使他們的專業。

國家教育政策的制定,會牽連所有教師、家長、學生對台灣教育的期待和士氣,這次修法我看到的是偏頗而非全面性的教育專業考量、用可能帶來更多後遺症的方法來處理過去的問題、以及為了解決一時政治爭議而犧牲長遠教育利益的思維,對基層教育的衝擊,實在令人憂心!

(作者為台北市立中山女高美術教師、教育部高中美術學科中心種子教師)

瀏覽次數:319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