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竹君攝。

日前看到新聞:「教育部宣布選修課將當申請入學參考依據」(中廣新聞2016年1月25日),由於12年國教課綱中的多元選修課,多非大學學測或指考的考試內容,部長吳思華表示教育部將推動「考招連動」,讓選修課程與社團參與等學習狀況,成為大學申請計分參考。

從這項宣布可以再次證實,教育部確實對此毫無規劃;若是一開始便設想周到,便不會在12年國教進入全面實施階段(2014年8月)後一年半,才宣告選修課程必須「考招連動」。

再者,從這項措施的背後脈絡來看,打著5大理念「有教無類」、「因材施教」、「適性揚才」、「多元進路」、「優質銜接」,旗幟看似飄揚,實際在第一線卻一敗塗地。

倘若多元選修真能落實以上高遠目標,將學習與考試脫鉤,那麼如今又何故搬出考試,重申選修「很重要」,因為「大學考試會參考採計」呢?

私下聽聞不少教授表示,選修課哪能採計,因為在校評量的標準根本不一致啊!言之有理,身為初步嘗試的老師,我亦認為大學端不要輕易採計較妥。

原因出自於學生的態度。

態度、性格的轉變並非一朝一夕,當許多成人抱怨著學生不學無術而開始遙想當年時,我想,正是這群成人,在這數十年間,改變了世代的學習素養。

計量式與浮誇的數字、量表、作業,逼使學生在這方面超齡學習。在壓迫下的競爭處境中,贏得所謂的「名校」光環,不自覺喪失學習味覺,無法欣賞知識卸除外包裝後的滋味。慢慢的,入口的都必須重鹹重甜,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我相信人自身的好奇心在與生俱來時,沛然莫之能禦。然而,到了高中現場,學生成為反射機器,開始計較起「什麼會考」(有可能入試的才讀),「什麼重要」(無法丈量的就先擱一邊)。這些精細的評估無所不在,簡直成為反射動作。推因起來,家長亦是推手之一。

人人皆知,孩子率先獲得的社會化是來自家庭,這完全先於任何學校教育。所以,當各級學校開始招生入學,見到的孩子多少鏡像其家庭狀況。時至高中,孩子的性格益加僵固,以他過往人生習得的一切生活著,即使許多概念不一定正確。

在高中多元選修課程的現場,學生可以每逢上課必睡,可以遲交或不交作業,可以藉故缺席。這些在一般課堂也不是新聞,只是,當學生缺乏自省態度時,不及格的分數並不會讓他開始反思課堂上為何時時被糾正?為何一學期終了,他只能得到這樣的分數?

更甚者,家長介入,要求公開配分比例(卻忘了問他的孩子,是否一開課便已拿到課程需知),或動之以情,期待老師能法外開恩。

配分及作業成績的調閱本是小事,老師們都可「適性配合」。但若是家長懷抱不信任的態度,動輒想展示自己在教育上的卓越知能,與孩子站在不理性的同一邊,於成績結算後,才急著提出質疑,那麼,孩子的學習態度便不可能得到修正。

孩子學習動機「凍能」,即便開設再多元的選修,最終會是──「有事,父母服其勞」。教育部長承諾的「考招連動」,更只是再次的災難複製。

(作者為小說家、教育工作者)

瀏覽次數:303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