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攝影家9號 - Photographer No.9@flickr, CC BY 2.0

距離二○一六年大選已經不到一個月,選戰也正逐步加溫發熱,電視辯論也即將登場。就台灣直選總統以來的選舉史來看,民進黨能取得較多選票或甚至贏得政權,其基礎在於「泛藍圈」的政治分裂,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對外來文化甚至外來政權包容及接受性其實是相當高的,與泛藍圈(國、親、新)關係更是複雜的。

首先,從大陸遷台的兩蔣政權就是「第一代的泛藍圈」,與台灣主體性間關係是互相依存的(蔣故總統經國先生主政晚期說:我也是台灣人),沒有台灣,第一代泛藍圈可能連生存都有困難,此時台灣主體性選擇了與第一代泛藍圈相互依存;經過幾次政爭後到了李登輝前總統穩固政權後,可說是「第二代泛藍圈」,泛藍圈與台灣主體性關係有了化學變化,泛藍圈已成為是台灣政權的代表,與台灣主體性間是親近的甚至是重疊的。

然而,到了二○○○年大選,此時的國民黨被民進黨搶走了台灣主體性,愛台灣竟成了民進黨的專利,可以說國民黨被台灣主體性趕了出去,「第三代泛藍圈」是被擠壓的、被拋離於台灣主體性外,直到二○○八年馬英九總統重返執政,泛藍圈又回到台灣主體代表性的地位,但與其關係已較為疏離,可以說是「後泛藍圈」。

二○一六年的大選無非就是選出我們的領導人,只是現今三組爭奪大選大位的參選人,雖是來自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三個不同政黨,然而就其三位參選人的背景、思考與成長,其實都可以算是「泛藍圈」的圈內人,亦是從「泛藍圈內」選出一位能夠較為代表台灣主體意志的領導人。

其中,兩岸關係最具總統選票效益敏感度、也是最具政策雙面互動性的大選牌。衡量現今兩岸關係的大環境,已迥異於一九九六年第一次總統直選,二○一六大選不太可能去操弄大陸當局發射飛彈,兩岸衝突牌能創造的政治選票有限。

「朱立倫」總統參選人是「後泛藍圈」的人物,他的重要使命不僅是繼續延續其執政權,「兩岸同屬一中」、「九二共識」、「求同化異」也均出自於朱立倫,朱立倫的核心根本課題在於:改變與台灣主體性間的疏離並擁抱台灣主體性恢復原本兩者間的親近關係;「蔡英文」雖是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然其與泛藍圈間的關係並不陌生,是類泛藍圈中與台灣主體性較為親近的,可以說是親近台灣主體性的「類泛藍圈」,蔡英文是在國民黨李登輝政權下所培育出來的政務官,兩國論就是蔡英文擬定由李登輝演出,亦即「維持現狀」可能是「一邊一國」也可能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都是台獨的殊途同歸,也意謂著蔡英文兩岸政策可能埋藏的衝突因素或戰爭因子;「宋楚瑜」雖是親民黨的總統參選人,但主張維持中華民國的現狀,是典型國民黨圈的人物,然其較為特別的,可說是有著與台灣主體性趨避關係的「典型泛藍圈」代表。

一位是欲擁抱台灣主體性且兩岸具和緩關係的「後泛藍圈」朱立倫;一位是與台灣主體性較為親近但兩岸較具危險遺傳因子的「類泛藍圈」的蔡英文;另一位則是與台灣主體性有著趨避關係而兩岸具穩健關係的「典型泛藍圈」的宋楚瑜,台灣人民要清楚知道,二○一六大選如何投票不僅牽動泛藍圈發展的選擇、台灣主體性的代表爭奪,更是影響你我未來至少四年命運的重大抉擇。

(作者現任國會辦公室研究員)

瀏覽次數:207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