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來台中市繼台北市與高雄市開風氣之先,成為第三個開放同性伴侶關係註記的地方政府,在民法相關條文未修改前,即利用地方政府戶政登記為同志人權保障邁出重要的一步。然而卻有認為:

根據我國地方制度法第十八條、第十九條,都明文將「戶籍行政」納入直轄市與縣(市)的地方自治事項中,換言之,這些同性婚姻的認定,本就是地方可以自行決定的事項。對同性婚姻的認定,僅是地方首長願不願意為之而已。(完整全文:地方政府首長可以為同性婚姻做什麼?

筆者認為,保障同性伴侶確有其必要性,但是否即依此推論出可由各地方政府自行認定同性婚姻,則有待斟酌。

1. 婚姻認定屬地方自治事項?

若要在法律上界定地方政府開放同性伴侶關係註記的法律意涵與效力,必須先釐清中央與地方關於立法權限的分配以及地方制度法中關於自治事項之意涵。依我國憲法第107條第3款規定,民事法律屬中央立法並執行之事項。蓋此一事項係本質上具有全國一致之性質者,即應屬中央之權限。

如民事法律關係中之婚姻關係認定,在我國法秩序下並無依各縣市自行認定之可能性,亦即無法想像在甲縣構成合法婚姻,在乙縣反而屬無效婚姻的情況。另方面,就戶籍事項而言,依戶籍法第2條規定,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在直轄市或縣市則為各級政府。同法第4條及第5條則進一步規定身分登記、初設戶籍登記、遷徙登記以及其他依法律所為之登記,均由直轄市及各縣市主管機關於其轄區內分設戶政事務所辦理。

由此以觀,地方戶政事務所只為執行業務層次,蓋除婚姻登記外,戶籍登記尚包括兵役、移民遷徙管制等典型屬國家高權之行政任務,因此尚不得僅以由直轄市或各縣市政府之戶政登記,反推所有戶政登記之實體事項即屬地方自治團體之權限。此一權限分配尚可以同法第14條之1規定,「原住民身分及民族別之取得、喪失、變更或回復,應為原住民身分及民族別登記。前項登記,依原住民身分法及其相關法規規定辦理。」即足以印證此一權限分配的內涵,實體法律關係或法律地位的認定,必須依其各別專法及中央及地方權限分配所定。

於此理解下,地方制度法所稱戶籍行政即屬執行戶政登記之權限分配,至於登記內容尚必須取決於各實體權限,並無法導出實體上由地方政府藉由戶籍登記以認定婚姻或同性婚姻等法律效果。假使各地方自治團體以自治條例方式,試圖肯認同性伴侶或婚姻的合法性,恐怕也會因牴觸中央法律而失其效力。

2. 地方政府開放同性伴侶關係註記的法律上意義

前述分析並不是要澆同志運動的冷水,而是旨在冷靜地分析地方政府可以做什麼,法律的空間與界限何在,以避免錯誤的法律解釋帶來錯誤的希望與不必要的期待。事實上典型由地方自治團體所承擔的行政任務,以給付行政或資訊行政等事項為例,開放同性伴侶關係註記仍可發揮一定的作用。例如考量到醫療權益的重要性與急迫性,藉由地方政府登記即可確認同性伴侶之關係,亦得行文全國醫療院所有此一登記之適用,必要時可直接透過網路查詢市府資料庫,在個人資料保護無虞的前提下,醫療機構便能立即證實當事人間之伴侶關係,進而互為醫療手術同意人等。

另方面,藉此登記亦可開放同性伴侶申請各地方自治團體原僅提供一般夫妻的補助、優惠等市政服務,甚至是享有與已婚員工及其配偶相同之福利待遇。就此而言,開放同性伴侶登記並非毫無實益的行政措施。

同性伴侶是否應該直接適用「婚姻」或是另定「同性伴侶」法制予以保障,或許有待進一步思考。而法律上的規範重點應該不在於同性戀或異性戀的差別,更不在於是否各地方政府戶政機關能否登記為同性伴侶的問題,而是兩者的差別是否已足以證明立法規範予以不同對待的正當理由。然而追求同志平權的時代,也不應以破壞、曲解法律規範的方式達成目的。而錯誤法解釋的可怕正在於,帶來不切實際的希望,同時也破壞了法體系。

(作者為慕尼黑大學法學院博士生)

瀏覽次數:33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