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台電公司今年初原擬進行「核一、核二用過核燃料海外處理」招標案,編列高達112億元預算,預計將高階核廢料送往境外再處理,卻因違反預算法被迫暫停招標,但台電預計在本月立法院會期結束前再度送審,預計本週進入朝野協商。

台灣的動作,引起國際組織高度關注。由普林斯頓大學資助的核裂變物質國際小組(IPFM)的四位成員,日前向台灣行政院發表一封公開信,獨家刊登於獨立評論網站上。他們點出用過核燃料境外再處理不僅不經濟、可能助長核武擴散,更無法解決核廢根本問題,只是拖延時間,呼籲台電與經濟部應三思。以下刊登此信的中文翻譯與英文原文。

International Panel on Fissile Materials(IPFM, 核裂變物質國際小組)
中華民國行政院
台灣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一號
2015年6月2日

呼籲台灣不可將用過燃料棒送至境外再處理

最近台灣的核電事業體,臺灣電力公司,計畫將核一、二廠共1200束、約200噸的用過核燃料棒,送到境外再處理。台灣核一、二廠各有兩個滾水式反應爐,分別在1970年末和1980年初運作,四個反應爐每年共約產出70公噸用過燃料棒。

據了解,台電表示境外再處理計畫是基於以下原因:

1)反應爐裡的冷卻水池幾乎已滿,以及
2)新北市政府拒絕批准廠區內乾式貯存設備使用。

與此相關的問題是,核一二廠已接近其40年使用年限,但台電想要繼續延役20年,因此需要將更多用過燃料棒移出目前已相當危險、擁擠的冷卻水池。

在台美核子合作協議的脈絡下,台電不能將分離後的鈽以任何形式運回台灣,因為鈽可用於製造核武原料。除了再處理合約本身,台電還需要付錢給第三方處置再處理後的鈽。

再處理後的玻璃固化高階核廢,可能在20年後運回台灣。 這種核廢並不比原來的用過核燃料棒更好處理。

目前在國際上,會有興趣提供再處理與鈽分離服務的國家,只有法國,因為法國負責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的AREVA公司幾乎已經沒有海外客戶,目前深陷財務困境。AREVA可能與法國電力公司EDF合作,消化再處理後的鈽用作核電廠燃料(MOX燃料)。然而,從台電用過核燃料中分離出約2噸的鈽,則會更加重原本就對法國苦惱處置問題的鈽庫存—60噸法國的鈽及16噸日本的鈽,況且,若大部分以鈽為燃料運作的老舊法國核電廠在接下來十年退休除役,問題將更大。

從核武角度來看,200噸的台灣用過核燃料棒還有更大隱憂,其中鈽的量足以製造250個長崎型核彈。 此外,與苟延殘喘的再處理產業簽約,台灣此舉形同協助延續了這個危險、不經濟、也完全沒必要的鈽分離產業。 全世界進行最多鈽分離的國家就是法國,國有公司AREVA不斷試圖向外國兜售再處理服務與再處理廠。1974年在美國協助下,印度用分離出的鈽進行首次核試爆,由此可見鈽分離與再處理的危險本質。

在核廢深地質處置成功以前,全世界31個使用核電的國家中,已有25個國家採用其他比再處理花費較少的用過核子燃料中期貯存。 在美國,已採用廠內乾貯20年時間。但也有廠外的替代方案,像是瑞典,採用廠外地下濕式貯存池,以及日本尚未啟用的廠外集中式乾貯。最近,烏克蘭將部分用過燃料棒送到俄羅斯進行中期貯存。

在妥善選址與妥善的乾貯設計前提下,經過謹慎地建造及監管過程的乾式貯存,原則上比擁擠的冷卻水池安全,應是較為適當的過渡性選項 。最近美國核管會(NRC)的研究發現,將冷卻超過五年的用過燃料棒移出冷卻水池,會大幅降低水池發生「冷卻水流失事故(loss-of-coolant)」的風險─這是福島核災時,日本前原子能委員會委員長近藤駿向當時首相菅直人回報核災的最糟情況。同時,用過燃料棒放在廠內乾貯基本上沒有安全問題,因為燃料護箱採用被動式空氣冷卻。

考量核廢再處理不符經濟效益,又將造成保防危機,我們強烈要求台灣政府拒絕台電的再處理計畫,並研擬其他的中期貯存方案。

Gordon MacKerron,前英國政府放射性廢棄物管理委員會主席
Tatsujiro Suzuki,前日本原子能委員會副主席、現任核裂變物質國際小組(IPFM)共同主席
Yves Marignac,前法國政府再處理經濟顧問、現任法國核安管制機構專家顧問小組成員
Frank von Hippel,前美國白宫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國家安全助理主任、核裂變物質國際小組(IPFM)發起人及共同主席

英文原文:

瀏覽次數:1347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