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4月8日華光妨害公務一案,被告五人遭判拘役50天得易科罰金,但就在4月9日,北市府退回華光社區開發案,原因是計畫書中未妥善處理原住戶和古蹟的問題,這無疑說明了華光社區抗爭的正當性:在兩年前的4月24日,擋拆是當時人民唯一能夠對抗國家暴力開發的手段。

政府最近幾年總是如此,為了創造自己虛假的進步形象,推行各種工業園區、精密科技園區、大型(文創)商場的開發,期待能夠藉此帶來更多的消費、企業產值。但先不提這些開發案是否只是提升帳面上的經濟總體指數,人民卻還是過得苦哈哈,開發案執行的過程中,原先居住在預定地上的居民、坐落在徵收地上的自然環境與人文古蹟被國家視為無物;他/它們,被國家視為創造經濟產值的障礙,不僅不擔起他應負的責任、只管掃除他/它們,醜陋地指控居民非法侵占國有地、要求居民繳還不當得利,還以「妨害公務」起訴聲援者,說聲援者暴力抗爭,違反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那我們不禁要問,這種罔顧居民居住權,並動用司法系統追殺聲援者的開發案,就是國家口中的人民幸福、驕傲民主嗎?

而土地名義上的所有人法務部,更無賴地傾國家之力對付手無寸鐵的抗爭者。大安分局逾越法院要求,大幅提前管制時間,並擴大範圍派大批警力封鎖金華街,這絕非透過民事法官正當授權的公務,因此更別提聲援者有何妨害公務之處!同時,國家各部聯手,甚至不惜動用司法資源以妨害公務的罪名追殺表達訴求的聲援者,這一點讓關心社會各處不平等的大眾十分心寒。近幾年,在集會遊行法被大法官宣布違憲後,政府轉而透過刑法來箝制人民,一方面警方以暴力驅離抗議民眾,另一方面司法系統以獨占法律詮釋的權力扼殺人民的言論自由。

面對此種多邊齊下的國家暴力,我們能選擇的依然只有更堅定地站出來;國家暴力同時給我們力量,讓我們深切體認權利與正義是人民自己掙來的,如同任何歷史上發生的事件一般。

(作者為台大大新社成員)

▍延伸閱讀
胡慕情:看不見的城市
林靖豪:華光終審──對政府的最終陳述
邱彥瑜:我們一定會再回來──一位華光社區抗爭被驅離學生的現場觀察

瀏覽次數:413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