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JD Hancock, CC BY 2.0

近年,公民運動風起雲湧,隨著政治效能感提升,厭惡傳統藍綠對立且渴望新局改變的底氣醞釀著,將標榜「改變成真」的柯文哲送入北市府;北市之南,以臉書粉絲團「我是中壢人」起家的王浩宇,透過新型態組織方式與選民連結,亦成功代表綠黨進入桃園市議會。

「我是中壢人」在政治觀察上絕對有指標性的意義,首先,該團以地方社群團體之姿累積能量,將團長(王浩宇)成功送入市議會,其成分僅屬於在地居民且完全超脫藍綠;其二,該團以虛擬網路為運作空間,從雲端上新科技的組織連結取代了傳統勤跑基層搏感情的組織形式。新戰場(網路)與新武器(在地社群)在台灣的政治參與裡尚為藍海一片,大環境的改變氛圍結合新參與型態的運作,成為「我是中壢人」異軍突起的原因。

「我是中壢人」宛若哈伯瑪斯(Jurgen Habermas)所言,一個介於國家與社會之間,由私人集合而成的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位處公共領域的使用者能平等對話且自由參與公眾事務的討論,彼此交流訊息與觀點,最後形成公共判斷且促成政治行動。哈伯瑪斯因此認為公共領域的存在對於民主實踐有其重要功能。然而,在「我是中壢人」的案例中卻也能見一些問題。

觀察「我是中壢人」,可能因團長王浩宇爭議性的過去,是少數設有封鎖名單公告的地區性粉絲團,並且規範「不實、抹黑及針對團長群辱罵的言論」、「批評以店養團的作法」為頁面上的言論自由限制。「我是中壢人」經營者認為上述討論內容「因已干涉法律保障之私人選擇權,並不屬於言論自由範圍」因此不能在粉絲團內討論。

學理上常見的言論自由限制,除了暴力、誹謗、煽動顛覆等「傷害原則」與「犯罪原則」,依照美國法院的雙階理論(two level theory),將言論分為高價值(政治性、宗教性、文化及藝術性的言論)與低價值(商業性、猥褻性、誹謗性、挑釁或仇恨性言論),而有限制上的嚴謹與寬鬆之別。舉凡非為低價值而涉及思想與意見表達的言論便該予以保障。從此來看,對於粉絲團「以店養團」與市議員過去所為的質疑,只要不涉及暴力、仇恨與誹謗言語,本應為得到保障的公評。再者,「我是中壢人」團長既是「不實與抹黑」標準的受批評人亦為界定者,恐有球員兼裁判之嫌。

「我是中壢人」面對公眾質疑,常強調為私人性質的粉絲團,故經營者享有充分的決定權,宛若辯士派所言「生活在那個城邦,就遵守這個城邦的規則,因為這些規則是強者制定執行的。」弔詭的是此一「私人」粉絲團卻以「公共討論空間」(中壢)之名設立的,而在屬性上陷入公私不分的窘境,經營者挾著地區之名招攬公眾加入,既佔地區之名又以私人粉絲團「私人所有」為藉口,規避上述公眾監督的質疑,因此享有公共領域名聲又在裏頭對於言論控制有絕對權力,長遠來看,若個人持續將一己意志加諸於公共領域(依個人意志限制公共討論範圍與對象),公私不分的情境將有害於公共領域的言論發展與執行。

「我是中壢人」為台灣首個成功取得政治資源的網路公共空間,為經營人勞心勞力付出的成果,對於公民參與之民主貢獻舉目共睹。然而在實踐上,關於公共領域內的討論,言論自由並非排除不利於己的聲音,更不應把質疑封殺隔絕於城邦之外,地區性粉絲團作為公共論述的生產空間,經營者對其管轄的公共性與私人性到底該如何拿捏,亦需審慎;若否,私人侵入公眾,挾著公共之名,依照經營者的標準行事,在城邦之內,他即是專制的王。而受揀選的、思想審查後的參與者還能稱作公民嗎?

(作者為台大政研所碩士,現從事政治工作)

瀏覽次數:722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