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看到了一則令人難過的消息 The government invites you to be wary of those who do not eat baguettes 內容大抵上是在說法國政府為了防範查理週報事件再度發生,竟然公眾的設計文宣教導大家如何分辨周圍的聖戰分子(或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包括教你如何從飲食習慣、交友圈、從事的活動、運動來區分身旁的人是否為基本教義派,其中最離譜的竟然是由吃不吃法國麵包來判斷。

但事實上,這樣恐懼伊斯蘭的作法,一是只會形成社會分裂和人際疏離,二是助長了恐怖主義的目的,換言之,這樣的作法無形中只是散佈著恐怖主義的種子到大眾心中,藉由分類、貼標籤把自己界定在一個安全的保護區內,於是我們驕傲的自由,其實被恐怖主義所限制了。我們一點一點的退回再退回,以確保自己是在安全的範圍中。

而這段人人自危的期間,亦發起了一個聲援穆斯林小孩的運動 #Ahmed8ans ,這是一個穆斯林的八歲小孩被老師當眾在課堂上逼問Are you Charlie?(在聲援查理週報事件中,每個人都以「我是查理」來表示支持言論自由)因為這個小孩反對查理週報嘲諷先知,所以最後被警察逮捕了。這令我想到之前《紐約時報》的一則評論「I Am Not Charlie Hebdo」,內容提及關於言論自由,實際上的狀況其實是當我們的觀點一樣,我就支持你的言論自由;當我們的觀點相異,我就不尊重你自由表意的權利,從這個八歲穆斯林小孩的例子就可以看到。

你有可以嘲諷他人宗教的言論自由、有可以聲援查理週報的言論自由,但同時他人也有反對嘲諷他人的言論自由、反對聲援的言論自由。我們都可以公開地批判某些事,但我們的言論也可以被他人再批判,這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能選擇想說什麼,能選擇對誰說,能選擇不聽,這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而不是有條件的,當我們的立場一樣,就對你大力支持。

如果以為藉由區分就可以保護社會的安全,如果以為嘴巴上喊「我是查理」就能夠確保人人都是查理,那麼這樣的社會,這樣的民主社會,他所給予的自由是有限的,是只針對願意具有相同立場、相同文化、相同價值觀的人。當有人高喊法式幽默之死的同時,或許逝去的不是只有幽默。

(作者為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學生)

瀏覽次數:375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