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立法院於上個會期結束以前三讀通過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案,將「政黨補助門檻」從現行須達到 5% 的得票率調降至 3.5%,意味小黨未來得到補助的法定門檻將會降低。該修法提案出自台聯黨團,但據報導,最終順利三讀的關鍵,係立法院長王金平與國民黨新任主席朱立倫的一通熱線,此舉不僅讓多年來奔走於各界求取資源挹注、且於兩大黨無情夾殺下找尋殘喘空間的眾小黨,最終重拾生存希望、獲得社會尊重,對台灣政黨體制的改善和民主制度的健全,更實質邁進了一步。

但說到底,降低「政黨補助門檻」,充其量只是讓小黨在無法一時撼動的兩黨制的結構下,暫獲一席棲身之地,若為真正落實多元開放的民主精神、降低小黨進入國會體制的障礙,策略上,朱主席除了以黨主席之姿,與立法院持續建立良好對話機制,思維上,則必須檢視其認為應修憲改採的「內閣制」,與台灣目前「兩黨制」之間的憲政運作是否可以產生良好且有效能的互動關係;亦即,兩黨除了透過修憲來導正目前朱所批評的「權責不符」的權力運作之外,如何反思台灣現行「兩黨制」的政黨體制是否須與憲政體制一同隨之調整,使之成為推動內閣制的配套動力,這是目前檯面上政治人物高談憲改時常被忽視的重要面向。

憲政制度如總統制、內閣制或雙首長制,當然是討論政治制度的主要題材,但政黨體系(兩黨制或多黨制)與選舉制度(單一選區制、比例代表制、混合制的並立制或聯立制)更是實際影響權力分配和政府運作的關鍵因素。且選舉制度更直接決定並形塑台灣政黨體系,因此立委選制的改革,絕不可自外於修憲討論範疇。

我們可以想像,若台灣傾向總統制,即總統握有最高行政權,在兩黨制國家下,可能的政府型態有一致或分立政府(即行政與立法權係由同一政黨或不同政黨把持)兩種;然而,若在多黨制國家之下,因為小黨林立,此時分立政府的情況則是無可避免,行政與立法的政治僵局必然出現。但是假設台灣未來採行內閣制,如 2016 年兩黨聯手修憲成功,且屆時仍維持兩黨制,則有可能產出一黨過半內閣,政局或可維持穩定;但若在多黨制下,就勢必有聯合內閣或少數內閣的形成,此時政府效率不彰或政治動盪的出現機率即大增許多。

走筆到這,問題即在於此:當朱立倫提倡修憲改採內閣制,蔡英文加碼倡議立委選制從維持兩黨模式的「並立制」改成可增加小黨數目的「聯立制」,此時憲政體制與選舉制度搭配下可能產生的政府型態,則是「兩大黨消失但小黨林立的內閣制」,因此聯合內閣甚至少數內閣就必然形成,唯其中一項疑慮便油然而生:內閣制縱然可權責相符,聯立制造成的多黨體系能否維繫台灣政局的穩定?

在台灣民主仍屬脆弱且待進一步鞏固的階段、公民與社會運動越發強勢與主動的世代,加上「時代力量」、「公民組合」已跨入體制之內組織政黨並從事體制內改革,台灣多元意識形態不斷在思辨、集結、催化、迸發、重組、再生的循環下,可預見小黨將如雨後春筍般一一成立。未來內閣制即使上路,是否能在多黨制之下順利推行,可能存在諸多待釋疑的空間。當然,上述情形並非無解方,恢復國會的閣揆同意權或能提高聯合內閣產生的機率,關鍵在於朝野未來憲改的議程內必須列入此一配套加以思考。

總而言之,既然國民黨在朱立倫領導下開始重視公民社會的多元聲音,並具體對小黨釋出善意,未來支持立委選制走向聯立制也將是順水推舟,也可與蔡英文在此一議題攜手合作,在憲改時刻開啟之際,一同將權責不符、兩黨壟斷的政治沉痾送入歷史的灰燼。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曾任國安研究人員)

瀏覽次數:447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