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去年在九合一選舉的慘敗,原因之一是青年選票壓倒性的轉向,許多年輕人心底的投票公式寫著:「柯文哲 vs 連勝文 = 平民 vs 權貴」。青年平民的數目自然多過富人,兩極對立的憤慨也外溢出北市,造成全臺政治版圖一夕變天。所見到的,不健康資本主義中平民反抗權貴的符號,經過早先1985、太陽花學運以來高舉著公民覺醒積極參政的旌旗,脈絡順流而下,各個階段形成刺激再催生下一個進程,敗選之果似乎也不是那麼的意外。

敗選該當反省,國民黨政府的反省聚焦於年輕世代的重新經營,過去體制內曾設有青年顧問團,新任黨主席朱立倫宣布借重青年專才,行政院長毛治國則請來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團隊的網路軍師講習,指示施政應加強與青年的網路溝通。然而國民黨「重新見到青年」的操作或有不同方式的解讀,自然迎向不同的結果。

青年世代即是網路世代,「重見青年」可能的負面解讀是透過「煽動」年輕網路族群達成政治目的,經由資源挹注,布建網軍,操作網路言論風向,形塑出特定意向的民意;較為正面的解讀為「說服」,將黨的理念與政策、投黨之好處何在,宣傳於網路,廣納志同道合者。上兩者皆運用資訊自由且快速便捷的網路,無論網軍的發揮、理念派的聚集,仍須議題能站穩於道德或論理高位,若否,自由開放的言論市場內真理將越辯越明,經過公眾集思廣益而揭曉真相的打臉,謊言與口水經不起淬鍊,只是引來更劇烈的反擊。

「重見青年」最為深刻的反省,應為與年輕世代的懇切「溝通」。溝通包含傾聽與回應,若是「傾聽」,便要理解青年人面對資源分配不均與世代不正義的苦果,這股切身而深刻的無力感引發的憤怒往往能消解原生家庭意識形態的灌輸,成為對現況不滿的賭爛票,發洩對象不僅直指任何顏色的執政團隊亦指向心目認定的權貴集團;若是「回應」,不只是解決問題,尚包含執政者理應向人民解釋以及延伸而來各種可能的討論。

外國學人常以「民主品質」作為評鑑政府民主的指標,簡言之,將民主類比政府產出的產品,分別從產品的製造程序、實質內容與顧客滿意度評鑑之,所謂民主的顧客滿意度便是政府面對人民質疑與需求的回應與解釋能力。國民黨內多為高學歷知識分子,過去的威權習性延續至今,常在行動上帶有某種家父長式菁英思維,「你知道我這麼做是為你好就夠了」,此類高姿態面對一次次的政策失能,加上缺乏溝通,往往加劇了既有的政治不信任。經濟不佳的情境下強行推動缺乏溝通的服貿協議便是一例。

我們不清楚宣布改革的國民黨將走上哪一條路子,年輕世代的經營並非毫無成本,世代交替後釋出的資源與空間,除了觀察黨與受讓者的關係,政黨內「安插」的政治文化裡頭人的資格與所佔據的位置,往往也是年輕族群觀察改革誠意的重點。

(作者為台大政研所碩士,現從事政治工作)

photo credit:Pabak Sarkar (CC BY 2.0)

瀏覽次數:560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