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八年級生,我們如何認識時代悲劇?

許多備具意義的節慶青年節、二二八都成為我們為應付大考所背誦,複雜的真實的記憶糾葛被簡化成概略的知識,特別被訂定為國家傷痛的和平紀念日因為時間久了,好像不再被媒體大眾我們那麼重視背後的意義,變成眾多放假休閒讀書日子的其中一個理由。人,總要向前、向著光明看嘛,不是嗎?然而踏到現在的位置之前的時代悲劇,邁向比更光明之前的黑暗坎坷,難道就不被認為具有被記憶的價值嗎? 我想不是的。只是時代還在學習怎麼面對時代的傷痛,受傷的家屬在學習、加害的體制在學習、而出生和平時代八年級生的我們也在學習,學習怎麼去理解,怎麼去認識、去認識這段時代的痛。

葉虹靈在一段段林宅血案追查歷史與各界面對觀點的資料後,評下這樣的註解:「記得這件事,還能讓我們學到,人的堅毅與可能性,看林家人在克服重大的創傷後,既不逃離、也不遺忘,追求生命的美好與理想生活,並持續為之努力。」我想不只是端看林家人的克服歷程,從民間成立基金會調查、政府的道歉重查,也看見時代正在學習如何追求世代生命的美好,而這樣的美好不是去忽略過去的傷痛,而是面對。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陳文茜的〈他也是個爸爸〉,講述她是如何在脫離考試束縛後,重新認識關於青年節背後的故事。閱讀當下很被她的視野與看見震撼,我想那就是我們這一輩的需要。因為知識和言論自由膨脹爆炸,以至於好多的歷史意義都被量化,反而不再拋開年代名字的繁瑣,好好去感悟那個事件中,受害者的無助,那些和我們一樣大或是比我們小的生命就這樣被奪走,如果,他們就在我們身邊,如果就是我們的親人,這樣的歷史好像就不再是原本的文字,而更多了些重量。

所以我想,某方面來說,這樣的時代悲劇,讓人們學習怎麼去面對,去彌補,並在埋沒之後又是如何去挖開來認識。就像文章中提及的詩人作家們,因為看見這樣的事情,而有了不再沉默的學習。媒體時代下的我們沒有忘記或是不再重視這樣的時代悲劇,而是在埋沒許久重新挖開來檢視這個傷口後,有了更多的學習。

(作者為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一年級學生)

【延伸閱讀】

葉虹靈:記憶另一起二二八的責任

管中祥:我的二二八小記憶

楊索:我的二二八

瀏覽次數:611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