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內閣改組幅度之小幾近「微調」,在一片噓聲中上任;而執政黨內在馬總統辭去主席後,天王各懷鬼胎,一言一行都引人猜測。說穿了,這一切都由於選後朝野對未來的共同預期:2016總統大選勝負已定,接下來這一年多的日子已成為體育術語中的「垃圾時間」,落後方鬥志喪盡,只求趕快捱到比賽結束。

有人把本次九合一選舉比喻成美國的期中選舉,但美國期中選舉時間恰好在兩次總統大選中間,九合一選舉卻位於上屆總統大選後的兩年十個月,距離下屆總統大選只有一年兩個月,也難怪馬政府及執政黨會如此意氣消沉,近乎自暴自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欲振衰起敝,實屬不可能的任務。因此,馬政府當前的政治殘局,除其自身責任外,選制設計不當實在也是一大主因。這樣的結果固然懲罰了執政黨,卻也使未來一年多的日子可能出現政務空轉,等同浪費全民的時間。我們不能期待執政者有足夠度量和智慧能提早釋放權力,而該從制度面上檢討如何避免「垃圾時間」於未來重現。

目前的直轄市長任期及選舉始於1994年,是在李登輝總統時期確定的。由於本屆之前從未出現執政黨在直轄市長選舉中慘敗到危及政權的情況,故還很少人注意到「市長任期只比總統早一年多」這種制度下隱藏的問題;但現行選制的設計不當,其實早已用不同的形式反映了出來——「惜敗」。

候選人競選各種職務,本該以當選為民服務為初衷,力不足當選,則屬缺憾;但自從陳水扁於1998年底市長連任失敗後卻於2000年一舉當選總統,台灣政壇便出現了這樣的怪象:天王級政客紛紛參與勝算不大的直轄市長選戰,追求「惜敗」的聲勢,並以此獲得黨內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提名;而成功當選市長者,反被輿論視為「被綁住」,難以參加下屆總統大選。這樣的畸形情況已有三屆,卻乏人反省,反被視為某種政客精明操作的美談。而參與選舉該懷抱的初衷則被遺忘了。

這個問題技術上極好解決,只要修法縮短下屆直轄市長任期一年,使之與縣市長平齊即可。如此,則政績卓越的地方首長可理所當然進取下屆總統大位,政客不須再精算如何「惜敗」;且就算執政黨在地方選舉中失敗,也還有兩年多時間能痛定思痛,謀求改進,不至於徹底跛腳。然而馬政府不但無法認識到此問題,反而倒行逆施把所有縣市長任期都延長一年與直轄市長平齊,如今淪落至此,在台上浪費大家時間,也算是某種「作法自斃」。

我們不須在乎個別政客、政黨的成敗,但接下來一年多,我們該考慮:該讓這樣的「垃圾時間」每四年就可能重來一次嗎?難道不該從選制上杜絕「垃圾時間」嗎?

(作者任職於公部門)

瀏覽次數:350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