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美國及台灣分別在月初及月底進行了大型「期中選舉」。在美國,眾議院兩年一度的全面改選,參議院的36席,及38州的州長選舉皆同時進行。選前媒體皆預估共和黨佔小幅的上風,並有可能奪得參議院的多數席次。結果是,共和黨以優於預期的表現取得53席的過半優勢,並在路易西安納州的第二階段選舉獲勝後再添一席,從45席一次增加9個席次終結民主黨8年 (從小布希2007年的期中選舉)在參議院的多數優勢。同時共和黨也擴大了在眾議院,及州政府,州議院的優勢,所以這次選舉的結果美國許多媒體用了「痛扁」( Shellacking) 來形容對歐巴馬政府的打擊。同樣的在月底,台灣也舉行了期中選舉,而馬英九政府也遭受到「輸到脫褲」的挫敗,反對勢力取得了比擬1997年的「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

歐巴馬及馬英九皆挾著高民意入主總統府,六年後此種結果表示選民對兩位的政績及領導風格的否定,也令人對當年的政治明星淪落至票房毒藥感到唏噓。美國與台灣政府紛紛在第二任期的一半進入了跛鴨階段,肇因不外乎是兩位領導人皆無法充分利用總統的平台,縱使空有理想,有抱負,但卻不重視人和,領導無方造成行政體系的崩壞。另外,一昧剛愎自用的政策推動而缺乏溝通也樹立了敵人,導致黨內同志也形成了阻力,自我孤立了行政部門,令府會關係緊張,而使政策無法有效地推動令政府癱瘓。

歐巴馬是以黑馬之姿竄起在2008年的黨內初選擊敗希拉蕊,再藉由反布希,金融海嘯等民怨順利拿下白宮。但是歐巴馬在民主黨內的輩分是低的,他在入選參議員後立即宣布參選總統所以在民主黨內其實沒有人脈。因此,在第一任他也願意與民主黨內派系配合,黨內資深人士也因尚畏忌歐的高人氣而讓他三分。歐巴馬敦請初選時較被看好的希拉蕊柯林頓擔任國務卿,由她處理歐不熟悉的外交事務,同時彌補歐與柯林頓家族的緊張關係,也讓比爾柯林頓願意幫歐助選。與國會山莊的溝通則授予資深參議員出身的副總統拜登。在這四年也算安穩的藉由量化寬鬆帶領美國經濟緩慢復甦,外交也兌現他的承諾由伊拉克及阿富汗撤軍,更重要的是擊斃賓拉登,為美國人報了911恐怖攻擊的血海深仇。因此,在競選連任時雖然政績乏善可陳可是選民仍願意選擇歐巴馬,在出生金融界的羅姆尼一次嚴重失言後,歐便把羅打成不食人間煙火的金融禿鷹權貴,最後歐即使在選前發生利比亞大使恐怖攻擊,仍獲得多數中下階層選民的支持。

從歐巴馬就任第二任總統開始,他便致力於推動醫療及移民法的改革。醫療改革是強制美國公民皆須購買醫療保險,雖然法案已在歐的第一任通過但是相關財源的確認是在第二任時才開始研議,在此議題歐採取了強硬姿態對抗共和黨的鷹派的焦土戰,導致2013年的政府關閉事件。移民法改革則是將部分非法移民延遲遣返並讓其享有居住及工作權。這兩項法案皆造成美國社會的對立,移民法因推動時已接近選舉,歐巴馬甚至被迫延後推動的時間至選後,直到近期才重新討論。歐巴馬醫改在政策推動後,也因事前諸多後續效應的準備不周,而使得醫改成為一場政治風暴。負責推動政策,曾是歐巴馬副手搭檔的黑馬人選政治明星西貝利厄斯,在面對質詢時完全狀況外又讓人感到汗顏,以至她在今年六月也被迫辭職負責。同時,歐巴馬政府也在外交政策上進退失據,敘利亞的「紅線自打嘴巴失言,以敘利亞為基地的伊斯蘭國的興起,烏克蘭/克里米亞政爭皆讓美國人民對政府外交能力造成莫大的質疑。此外,退伍軍人事務部長新關因醫療紀錄作假弊案辭職,情治單位首長皮爾森也為白宮保安漏洞,特勤人員緋聞下台。而新關皮爾森在面對指責時又以輕佻及堅決下台的態度面對質詢,讓許多民眾氣憤。離譜的是皮爾森被選認為情治首長的原因,就是為了整頓風氣敗壞的特情人員。上述的紕漏造成了11月期中選舉的潰敗,許多共和黨議員更打擊對手是歐巴馬同路人,更有民主黨候選人在辯論上拒絕回答她是否投給歐巴馬,讓歐巴馬成為票房毒藥並使得許多候選人拒絕歐巴馬輔選。 

同時,民主黨黨內紛爭一一檯面化,這也可能是因為歐的任期即將結束,黨內派系也必須為自己的出路做打算。最明顯的是柯林頓家族及家臣率先開始與歐巴馬的政策切割。希拉蕊在國務卿任內發生了利比亞使館被攻擊事件,造成大使與情治人員喪生,她在近期出書時為自己辯護,並批判歐巴馬的外交政策沒有原則 。被視為柯林頓派老臣的前中情局長帕內塔辭職後接著加碼出書,指出歐與國會針對政策的溝通不夠透明,決策搖擺不定。期中選舉敗選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 Debbie Wasserman Schultz也與白宮互相指責誰需為敗選負責。歐在黨內其實欠缺人和,再加上他也是個事必躬親的領導人導致政務官無法有足過的決定權卻又要支持歐的政策。近期歐欽點的國防部長海格爾的辭職,就是因為他的意見無法獲得歐與幕僚的支持,以致他有了不如歸去的想法。海格爾的前任國防部長,擁有人望,任期橫跨布希及歐的蓋茲也是在辭職數年後出書,也同樣抨擊歐巴馬決策圈太小,不聽專業的意見倉促由中東撤兵,導致今日伊斯蘭國坐大。

許多政論家將敗因歸咎於民主黨的「基本盤」投票意願低,而民主黨參議院領導人瑞德的助理甚至批評歐為敗選頭號戰犯。選後,歐雖然釋放出善意稱願意邀請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喝肯塔基威士忌(麥康諾維肯塔基人,趙小蘭的先生),但在隔天又繼續宣示透過行政命令推動移民法,使得共和黨跳腳,多數政治觀察家認為美國政黨惡鬥無解。其實近期在美國,共和黨雖然大勝,但是其實兩黨的支持度都非常低,而國會的滿意度更只有13% ,也27%的人認為國家在正確的方向發展 。所以選舉的結果並不是完全是共和黨的勝利,因為共和黨其實在這幾年除了不斷的杯葛議事議程外,並沒有任何有實質性的作為,而且黨內也是陷入由克魯茲及保羅所代表的右翼茶黨與國會大老們的鷹鴿派路線之爭,所以說選舉是他們撿到的其實也不為過。

綜觀上述的案例,歐巴馬與我國領導人進入第二任後出現了諸多質疑及挑戰,領導風格也開始被嚴格檢視。這或許是因為在兩位領導人攀上政治的高峰的過程當中,周遭同志默許或配合他們的運作以便取得政權,但在他們進入政治生涯的尾聲時,之前依附在他們身邊的家族及派系便必須為存活做考量而不需看領導人的臉色,尤其是在施政出問題時,切割以自保又變為外部派系的生存法則。但是領導人領導風格出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在政治現實下,政策無法推動導致民怨,同黨同志切割棄守,黨機器變成一盤散沙也是必然的。

老羅斯福曾說總統的位子是個絕佳的溝通平台(Bully Pulpit),杜魯門認為總統是個最後決定者 (The Buck Stops Here), 而雷根則說偉大的領導人並不是做最偉大的事,而是有辦法讓人去完成那偉大的事 (The greatest leader is not necessarily the one who does the greatest things. He is the one that gets the people to do the greatest things.)台美兩國的領導人都應該對他們的政績感到汗顏,不是因為他們的理想是錯的,而是他們錯用了總統的位子所賦予的權利。筆者也身處企業經營團隊,所以不會批評說「在鏡子裡找人」是錯的,因為筆者深深的理解核心決策圈仍需找與自己的理念相同的人,來在相同的理想及目標下鋪陳施政目標。但是這不代表就要忽略不同的聲音或是否決不同的意見,畢竟政治就如團隊運動,造就一個偉大的領導人終究是他幕後的團隊及如何由上到下的執行決策。在政策推動受阻時,總統須展現領導能力,說服不同意見的人,斟酌如何有效地達成共識俾利立法及執行,簡單來說就是溝通再溝通。雷根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在他任內眾議院是由民主黨所控制,但他卻有辦法與眾議院議長 Tip O’neill 保持友好的關係,還開玩笑說「在國會山莊大家晚上六點後都是朋友」,換取O’neill在重要冷戰政策上的默許支持。

當領導人孤軍奮鬥時,政策推廣便會受到阻礙,若同黨都無法說服,自己人便是最大的敵人。在兩黨政治的國家,那怕是50.1%的得票率,勝選便是擁有過半民意的支持。執政者有絕對的責任義無反顧的以有效的方式推動政務。當遭遇任何質疑,疑惑都需想辦法處理,聆聽,就算有在野惡意的混淆也要化解而非推諉。為了贏得選舉,政黨對立是必然的,但是不代表政策就要因此無法推動,國家機器停擺,社會充滿不安及肅殺之氣。從期中改選來看,金融海嘯後全球大環境不論是景氣或是政治情勢都混沌不明,選民似乎願意給領導人一任的時間調整,但是在第二任若仍無改善期中選舉就會成為民意重新洗牌的時候。

任何政權提早在八年任滿前提前跛腳實在非國民之福,只可惜現在期待兩位領導人能做什麼改變已經是太晚了。美國的選舉有其學問,反觀台灣的民主在這十幾年發展下來成為東亞最活潑的民主的國家之一,鮮少有國家的公民能充分透過選票如此的強烈的表達民意,且希望台灣在民主這條路上能少一點民粹,謾罵,造神,及假議題的操作,而多一些謹慎,理信,還有尊重。

(作者為環球水泥副總經理,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

瀏覽次數:332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