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到2011年之間,我在香港中文大學。大約是2008年底,金溥聰來中大當訪問學者。我們住在同一棟大樓內,偶爾電梯裡會遇到,說幾句話。他也來過經濟系訪問,探詢研究計畫的可能。我在飯桌上聽他跟同事解說台灣的政治與藍綠對立的歷史緣由。當時覺得這個人還不錯,腦袋很清楚。

然而,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對馬英九與國民黨「全面執政」的雀躍與抱負。聽得出來,他覺得這是國民黨得到人民八年的授權,可以大展宏圖的時候。也聽得出來他真心覺得兩岸交流是台灣經濟的解藥。更聽得出來,他那種總統是我麻吉的自信。意思是說,有什麼好主意,趕快告訴我,大家一起來努力。

國民黨執政至今,兩岸交流確實大幅開展。但是因為說好的六三三泡湯,於是大家會有疑問,難道真的兩岸交流能幫助經濟成長、改善庶民生活。坦白說,我自己學經濟學的,東想西想,覺得兩種可能性都有, 所以我一直不敢說,兩岸交流會或不會使得經濟好轉。給了國民黨六年多的時間,情況沒有好轉。那麼真的是國民黨的錯嗎?是不是因為民進黨的阻撓,交流的還不夠?還是說阿共只准我們跟他交流,不准我們跟別人交流才是主因,而這個主因,是任何一黨執政都無法改變的,所以也無關兩黨對錯?還是,畢竟是國民黨裙帶資本主義大復活的問題?

在那短暫的與金溥聰的一些交集之後,我經常想起他那個國會與總統全拿的八年授權的說法。他雖然假設了馬英九會連任,但也不是太爛的假設,後來也成真。但我總思索,這種八年授權的想法跟太陽花運動之間的矛盾。太陽花的意思是說,體制上你是得到了八年授權,但是我心裡不高興你,你背離民意很多的時候,我卻無法奈你何,只好上街頭抗議、衝撞體制。直接民主尚未全面可行,而台灣現行體制的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是,國會沒有實質監督的功能、也無法即時反應民意的轉向。而這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由於總統兼任黨主席掌握提名權力,使得同黨立委淪為投票部隊。

經過這次選舉的大驚奇,可能使人覺得民進黨選上2016總統的機率大增。但是如果民進黨重返執政是靠國民黨很爛的話,那並非國家之福。所以,國民黨真的要振作、要改革。而改革的方法,就是馬英九辭黨主席,因而能把國會的控制釋放出來,讓行政院長好好幹,使國民黨施政更貼近民意。跟民進黨適當妥協,或許能在其任期內對FTA的推展更順利些。不然的話,他的命運就會像陳水扁最後兩年一樣。而國家又虛耗了許多精力與時間。

(作者為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瀏覽次數:553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