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台北市長選舉中,連勝文與柯文哲兩位候選人皆提出了居住政策的相關政見。其中,興建社會住宅(或稱公共住宅)不約而同地在兩人的政見中成為一項達致「居住正義」的手段。兩位候選人都強調社會住宅將採取只租不售模式,由政府出資興建、管理,提供給社經地位弱勢或青年等特殊對象承租。

10月初「巢運」過後,人民「給我住得起」的呼聲暫且成為政治人物和候選人耳中不能置若罔聞的聲音。從中央政府宣示認同巢運訴求、表示與政府改革方向一致;到首都市長選舉,多位候選人都將興建社會住宅納入居住政策,表示興建社會住宅,是邁向居住正義的第一步,似乎企圖呼應巢運「廣建社宅達5%」之訴求。加以年初遠雄集團的合宜住宅弊案,相對於合宜住宅貧弱的公共性與淪為投機的可能性,興建社會住宅成為居住政策的新顯學,並在臨近選舉時刻儼然躍升為政治正確的話語。

然而,從都市更新政策作為居住政策的另一面向來檢視,卻可以顯而易見地發現兩位候選人在居住政策上的價值混亂與矛盾之處。從柯文哲的「公辦都更」、「公文流程從簡、加快都更審查流程」到連勝文的「室內一坪換一坪、降低都更門檻避免釘子戶困擾」在在顯示兩人所謂居住正義之弔詭。

柯文哲所謂的公辦都更,其實早在現有的都市更新條例即有公部門劃定都更地區、擬定都更計畫的法源依據。問題的癥結不在公權力是否介入,在於現今都更過程中金流不透明以及容積獎勵缺乏公共性,導致都市更新成為地主和建商獲利的工具,而無法真正符應都更地區及居民的社會經濟、文化與環境條件與居住需求。而講求加快流程,則忽視都更條例部分條文違憲,中央母法仍未修法通過之事實,以及在現行法制不全的狀況下,透過都更投機炒作藉以牟取超額利潤與可能造成之迫遷爭議等情事;連勝文一坪換一坪的政策利多,則可說是籠絡人心的政策買票,而其益處僅限定於在台北市擁有產權的中產階級居民。一坪換一坪的甜美誘惑,說到底就是要轉移市民對於潛藏在都市更新中的金權黑箱結構的關注,在更為利益導向的政策中,房產炒作與迫遷爭議將會更進一步地侵蝕人民基本的居住人權。

於是,若要說上述兩位候選人的都市更新政策能夠與社會住宅政策能夠毫無違和感而和諧地並置,並且能夠落實他們口中的「居住正義」,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社會住宅作為落實居住人權的一項政策,便是要所有生活在台灣的人民都能享有和平、安全而有尊嚴地居住在某處的權利。而長期以來,社會普遍認知的高房價問題,其實並非居住權的核心和首要課題。

首先,「住不起」不等於「買不起」,而「人人有得住」也不等同於「人人有房子」。

在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將土地與房產視為生產工具的脈絡中,所有權獲得至高無上的地位,無論在社會文化或司法層面皆然,而作為居住自用的面向則遭到漠視。如此根深蒂固的觀念,導致了諸如「買得起房子才是完滿人生」、「非買房不可」等價值觀,以及把極大比例收入花費於購屋、房貸視為理所當然的結果。而居住權在更大程度上,是以自用、實際居住,也就是使用權為核心與主要訴求,而非所有權。

其次,社會住宅正是以嘗試鬆動所有權在法律和社會文化脈絡中的首要地位的姿態而產生,因此,所有社會住宅的共通點便是在考量承租者的負擔能力下,訂定合理租金金額為前提,採取只租不售的模式。社會住宅要以使用權的居住模式,建立與所有權截然不同的居住樣態,讓人民即使沒有產權也能在合理負擔下安居,不用終日為了居住問題而勞心傷神。

或許無法天真期待社會大眾總有一天能夠超脫於所有權的價值觀,而使用權成為一種主流的價值,但關乎人民共同福祉的政策與制度,至少必須避免成為培養投機逐利慾望的器皿,鼓勵促進公共性的社會行為和社會實踐。上述兩位台北市市長候選人的都市更新政策,能夠促進使用權的居住模式的提升嗎?如果將政策關鍵放在都更效率及利多,沒有去思考都市更新後新建房屋應具有更大公共性的用途,例如規定一定比例成屋數作為社會住宅使用,並兼及考量原居民的安置權利,這些看似「居住正義」的政見實際上反而鞏固了既有的所有權價值觀。

此外,在兩位候選人看似相容實則矛盾的居住政策中,皆不知是否有意而迴避了都市更新或者興建社會住宅過程中,可能遭遇到的爭議與迫遷情事。而巢運的第一項訴求:終結強拆迫遷,在此也不知是否有意而被巧妙地隱藏。以新北市目前以三處公有地BOT推動的青年社會住宅為例,將入住資格限於「青年」,無視原居民的安置需求,在三重大同南段案中,甚至放任建商提起訴訟要求居民拆遷。兩位候選人皆未說明,興建社會住宅過程中,是否能夠顧及當地原居民的居住權,正視不同居民的社經地位及其居住需求,調整開發事業計畫。如果缺乏上述種種考量,只會讓原本具美意的居住政策淪為迫遷慘案。

綜上所述,本次台北市長選舉中的兩位候選人所提出的居住政策,乍看之下為市民編織了安居的美好想像,實際上卻是價值錯亂、相互背反的政見,無法辨識出一個促進居住公共性的核心價值和理念。提出社會住宅的政見,卻未闡釋居住權與使用權的內涵與關聯,也看不出讓使用權的思維和居住模式更為普遍的企圖,更未提及興建過程中的正當程序問題。至於都更政策,則完全未脫現今所有權佔統制地位的價值觀及非要買房、換新房的迷思,更可能使政策成為投機獲利的溫床。

我們似乎可以找出千百個理由為自己偏愛的候選人建立相對的正當性,不過真正具公共性和理想的政見卻少之又少,即使有也僅能以現今選舉與投票的形式民主架構下化約成投票欄的選項而可能被實現。我們看似有著多元選擇,但可供選擇的卻大多內容雷同而貧乏。這是形式民主的弔詭。公共性之艱難。

(作者為反迫遷連線、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成員)

【九合一選舉 精彩評論】

楊志良:國民黨選舉慘敗,孰令致之?

劉克襄:春初時,柯P的小旅行

吳崑玉:「藍綠政治版圖」破產了──這次選民們教會我們的事

黃哲斌/臭嘴七先生 縣市長選舉七看點

瀏覽次數:395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