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出生於解嚴後時代(1990之後),打從有記憶以來就有民選總統選舉,對一黨獨大不太有印象,中小學的學習階段經過兩次政黨輪替,今年遇上而且積極參與『318學運』、聲援『雨傘革命』的首投族,今年第一次獲得縣市長選舉的投票權──這個世代的我們不再信任政黨會無私地替人民把守權利,身為公民的我們要睜大雙眼監視掌權者,用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

我1993年出生,今年20歲,第一次取得投票權,也就是人稱的「首投族」。2012年的總統大選,全台灣的首投族達120萬,約占總投票人口的6.6%。而首投族在這次年底選舉中,同樣被許多候選人視為兵家必爭之族群。各政黨紛紛推出「青年軍」,或者打著「青年參政」等口號,試圖爭取年輕族群的票源。今年就讀大學三年級的我,身邊的多數的朋友在今年年底,大多也是第一次擁有投下決定縣市長的投票機會。正值20歲的這個世代鮮少坐下來看電視,新聞報導對我們來說不算熟悉,而閱讀紙本雜誌或報紙,許多人只挑選影劇版或體育版進行瀏覽。隨著對於資訊的吸收逐漸淺碟化,20歲世代的我們對於最新消息的攫取,依賴的是社群網站的訊息傳遞,收看的節目和影片是來自Youtube、Vimeo等網路平台,而分享心情也同樣是依賴社群網路或部落格平台。除此之外,人手一台手機已經不稀奇,多數的20歲世代還會隨身攜帶平板或者筆電,以確保自己隨時沒有「過時」,能夠分分秒秒得知朋友在想什麼,回應朋友的動態或分享,讓自己保持跟上周遭的腳步。

在1990-1994年出生的年輕族群,在今年年底將是第一次進行縣市長的投票。

以下先列出臺灣政治幾個重要的時間點:1987年正式解嚴,1991年廢除動員勘亂,1996年首次總統民選,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2004阿扁連任,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也就是說,這次的首投族比民進黨更年輕,而這群人無論在報章或電視上幾乎沒有見過蔣經國,從未曾經歷過戒嚴時期,也幾乎沒有經歷過動員勘亂,在有記憶之始(約四、五歲)即是民主自治的選舉,甚至在稍微懂事的小學時就見證了象徵成熟民主政體的臺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在中學時期見證了第二次的政黨輪替。而在大學這段逐漸開始重視社會,關心政治,甚至形塑思想最關鍵的時期,這個世代的部分人口在2012年第一次行使總統投票權,而在今年2014年經歷臺灣學生運動史上最具規模的「318學運」,許多這次學運的關鍵人物也正好都是這個年齡層的人們,他們在這次學運前就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在學運過後也未曾停止關心社會議題,「割闌尾運動」、「沃草!Watchout!」、「市長給問嗎?」等平台也時常能見到20-24歲青年的身影,在每一次走上街頭的現場,我們也都能明顯見到這個年齡層對於社會的關注力是極高的。而在今年九月底,臺灣海峽彼端的香港爆發佔領中環的學運,我們更可以看見這個世代的人們,紛紛在臉書等社群網站上換上「黃絲帶」或「黃雨傘」的大頭照,以示全力聲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革命」。

雖然如上述所說,許多這個世代的青年開始參與政治,但卻也有極高比例的青年對於政治感到冷感,甚至有負面的反感。誠如上述所說,這個世代並未接觸過戒嚴時期,對於臺灣民主開放的社會其實相較於上一代較覺得理所當然。當民主與自由被視為理所當然,許多人僅是顧著把自己的生活過得精采充實,卻對於社會不聞不問,對於政治議題感到無感。這些人們多數仍是按照原生家庭對於政黨的傾向,而在選舉當下和家人選擇相同的政黨,而沒有自身的判斷與選擇,對於候選人的瞭解甚至都只停留在政黨這一步。然而,對於這個年紀的世代來說,其實不去關心政治,對於社會感到疏離,要付出的代價是何其龐巨啊。我們活在一個由政客把持人民福祉、食安問題頻傳、薪資停滯十幾年、高房價快速飆漲、臺灣中國交流爭議化、全球化浪潮將臺灣推向代工邊緣,充滿著關鍵性決定的年代之中,不去關心政治的代價,除了被糟糕的統治者統治之外,政治權力腐化(政府失能)、轉型正義難以落實、國家認同混淆、臺灣貿易邊陲化等等,這些最基礎根本,卻無比關鍵議題才會是我們對政治袖手旁觀的最大代價。臺灣的政治發展從早年黑道以及金錢的涉入導致社會觀感不佳,關說、賄選事件頻傳也讓許多人對政治望之卻步,近年貪腐等醜聞更沒有在年度頭條缺席過。兩大政黨逐漸忘卻組黨的初衷,從政治光譜的兩端皆向朝著中間看齊,不像許多歐美國家左右派政黨之明確區別,而是為了爭取選票而在政策主張上越來越相似。

這樣的結果反映在這次的臺北市市長選舉上,縱使執政的國民黨在今年的支持度屢創新低,民進黨仍然沒辦法拔舉出一個能夠受臺北市民信賴的候選人,而選擇讓步於無黨籍的柯文哲。這現象多少說明了民進黨的危機,就算執政黨如此不得民心,身為在野的民進黨卻同樣難以獲得選民信賴。但這樣的情況更說明了另一點,民眾(尤其是年輕族群)漸漸拋開上一輩對於政黨的成見與藍綠廝殺的包袱。

首投的我們比起政黨更在意候選人本身的特質形象、政策提供、社會福利等城市願景的提出與落實,厭惡候選人開空頭支票、痛恨抹黑造謠等惡質選舉文化。此外,這樣的風氣在年輕族群也是有「正回饋」的效果,同儕、同事的影響在年輕族群顯得格外明顯,在社群網站發達的情況下,和同儕共同支持特定候選人的情感,也是首投族的一大特色。拋下上一代的政治成見,自由討論的政治風氣,讓「政治素人」台大醫師柯文哲乘著風潮而起。這個年齡層的公民主動參與,也形成北市長選舉重要的一部分。

這次的臺北市長選舉,有七位候選人參選,而最受大家注目的柯文哲與連勝文,在年輕族群的支持度呈現極大的落差,這點時常躍上報紙版面,也時常被媒體拿來大作文章,在許多知名的選戰預測平台(如未來事件交易所),也大多加入了FB粉絲團的人氣作為加權指標。而除了臺北市之外,此次2014年底的縣市長選舉選情也都極度緊繃,也不免讓人聯想到近年來爆發的學生運動及社會運動,是否真的讓選民們對於政治有更積極的參與與思考。當人民對政治的參與越顯熱中,監督政府的力量就越為龐大。在大學校園內,談論政治相關的議題,已經不再是茶餘飯後鮮少出現的話題,對於這個世代的我們,政治已經不再如此遙遠,也不再代表著負面的形象與價值,參與政治是這個世代對於改變社會的理想的投射,更是年少時代的嚮往與憧憬。我們會注意「多元成家」法案對臺灣社會帶來的利與弊、關心「都更條例」對於居民(大埔、紹興、華光…)產生的影響、思考「死刑存廢(如:鄭性澤案)」和人權的關聯、理解「國道收費員、華隆關廠工人」受到的對待是否合乎正義、在乎「核電存廢」對於環境與國家的影響、厭惡「媒體亂象」的負面效應,以及關注許許多多社會上發生的議題,都是這一代青年對於政治以及社會參與最直截了當的證據。

但是,如果你也身處這個「首投世代」,卻對政治毫無興趣,甚至感到討厭與反感,不如藉由這一次從原生家庭「宣告獨立」,好好篩選媒體平台後,藉由多元了解與資料蒐集去認識你選區的候選人,再藉由獨立思考的判斷能力,投下你這輩子由自己決定,最神聖而且「唯一一次」的「第一票」。

我們投票去吧!自己的未來,我們自己決定!但願未來,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20歲,那個玫瑰色卻堅定的自己。

(作者為臺灣大學三年級學生,國際企業學系雙主修中國文學系,現任臺灣大學學生會文化部長。嘉義市人,現居臺北市。)

【編輯推薦延伸】

李雪莉:迎接新一代的抗爭者 

楊翠:開花放火──「太陽花革命」的幾個觀察 

郭力昕:聆聽與對話──年輕世代重啟民主教育 

photo credit:disparkys (CC BY-ND 2.0)

瀏覽次數:880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