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了14小時的巴士從倫敦來到蘇格蘭第二大城格拉斯哥,一路上看著聽著BBC和《經濟學人》關於獨立公投的新聞和評論,留下了「經濟是關鍵」的印象,石油和貨幣總是辯論焦點。多數報導對於公投本身高度肯定、對於獨立則較有保留,而最新民調顯示YES-NO的支持度各半。

格拉斯哥是個以支持蘇格蘭獨立為主流的城市,走在主要街道上,幾乎所有定點宣傳都來自YES陣營,貼紙、文宣、樂團、遇到嬰兒車時為他綁上氣球。市中心的市政廣場也滿是揮著蘇格蘭旗的YES陣營支持者,而每當蘇格蘭風笛一奏起,身邊立刻圍上一群人拍手合唱民謠,氣氛歡快。支持獨立的一位爺爺告訴我,這是恐懼與希望之間的戰役(it's a battle between fear and hope.)。他認為支持聯合的NO陣營提出連串恫嚇與警告,不斷列舉獨立後的蘇格蘭將有什麼負面後果,想激發人們對改變的不安和懼怕而退卻;但YES陣營提出的卻是希望,蘇格蘭人想要打造一個更平等的社會。

拿到的傳單上寫著五項支持獨立的理由(5 reasons to vote YES),前兩項倒是令我感到意外:

1. Scrap Trident 廢止核武

從蘇格蘭、乃至英國、全球,全面放棄核武。蘇格蘭國家黨(SNP)已經承諾獨立後五年內廢止核武。

2.Stop illegal wars 終結非法戰爭

蘇格蘭脫離帝國主義英國,將使英國更難以支持美國的軍事侵略與非法戰爭。

3.Defend our NHS 捍衛國保健服務

避免受到英國醫療私有化的連鎖效應;建立免費、公有的醫療服務體系。 

4.Stuff David Cameron 擺脫英國保守黨政府

從此不再受到英國保守黨政府的統治;雖然蘇格蘭仍必須對抗內部的右派、找尋資本主義以外的選擇。

5.Stop the bosses 制止資本家

反對英國保守黨政府的反工會法、種族主義移民政策;產業國有化以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與更平等的薪資。

蘇格蘭人作出選擇時心中重視的是什麼?就支持獨立的YES陣營而言,社會主義精神似乎是背後重要的動能。另一本文宣從經濟、教育、醫療、乃至鄰國關係,為獨立後的蘇格蘭勾勒出理想藍圖。我沒有細看內容,不確定這些願景是否可達成、或是否只可能透過獨立達成,卻被他們那份笑著追逐美好未來的活力感染。

好不容易遇到一小群支持聯合的NO陣營遊行,但在格拉斯哥街頭發傳單的他們相較之下備受冷落,聽說若去到愛丁堡就不是這般情景。發傳單的大叔回答我,這確實是左右之爭,但他批評支持社會主義的人們想要得到福利卻不願努力付出。而問到經濟是否是他支持聯合的關鍵,他說這也是一個原因、蘇格蘭的經濟能力不足以自主,但同樣重要的是,他一輩子住在蘇格蘭,但認為自己是蘇格蘭人也是英國人(Scottish AND British),他敬愛英國王室、以身為英國人為榮。相較於YES陣營人們散發出的自信與高昂,他顯得穩重而真摯。

我突然解開了之前的困惑:在支持獨立的YES陣營,我始終沒有感受到國族主義式的情緒和號召;反倒是前幾天在倫敦參加公園逍遙音樂節,壓軸時刻交響樂團指揮將英國國旗和蘇格蘭旗裝飾在襯衫的正反面以象徵聯合,台下全場英國國旗海飄揚、合唱讚頌英國和女王的歌曲,全場洋溢著偉大的大英帝國的氛圍。YES陣營總強調這無關身分認同或民族主義,而原來這關乎的是對英國的認同,畢竟沒有人不認同蘇格蘭。

再度回到市政廣場,YES陣營集會更熱鬧了,並且來了一輛顯眼的加泰隆尼亞車,於是廣場上的人們手上除了藍底白叉的蘇格蘭旗、還多了紅黃相間的Catalonia is NOT Spain. 許多人上前和他們愉快地交談,而他們也總在聊天結束時說明天好運(Good luck for tomorrow!),互動頗溫馨。各地的獨立運動或許有各自難解的問題、也難以真正帶給彼此太多實質幫助,但蘇格蘭公投的意義對這些人們而言已經足夠振奮人心。「西班牙政府大力施壓,加泰隆尼亞原訂今年11月的公投是不可能了。但蘇格蘭為我們打開了一扇大門!」加泰隆尼亞大叔這麼說。

身在格拉斯哥,所見所聞與英國報章雜誌上的分析評論有許多出入,無怪乎YES陣營要抗議BBC報導有失偏頗,在集會時高喊著"BBC, shame on you!" 原來到了蘇格蘭,聯合或獨立可以不是關於民族、歷史,而是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想要一起建造什麼樣的社會。在這兩天對話、聆聽的過程中,始終感覺經濟能力是蘇格蘭能否獨立的本錢、卻不是擁有堅定立場的人們投下YES或NO的原因;更重要的分歧是對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所代表的內涵(帝國主義vs普世人權)、對於左派右派的價值判斷、以及體現在NO陣營的英國認同。

公投前最後一夜,電視上播著公民實況辯論Live debate,「尚未決定Undecided」的比例依然很高,YES-NO的比率在幾段發言之內不斷浮動。「YES陣營的發言很吸引人,可是...」彷彿能看到那些猶豫不決的人們心裡這麼想。如果沒有堅定的理念,面對不斷被強調為「沒有後路no way back」的抉擇,避免風險也許是人之常情吧。不過經過這連串辯論,明天過後的蘇格蘭無論如何都已經不一樣了。

(作者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現為倫敦政經學院LSE全球政治碩士生)

瀏覽次數:1074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