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稍早赴中國大陸並與習近平會晤,為今年11月APEC的歐(巴馬)習會鋪路,中美雙方邁向新型大國關係的路上可望有新進展;對照兩岸關係近日顛簸,起伏多大,高層心知肚明,但馬總統心心念念的馬習會,很清楚的,在基礎已脆弱到經不起他口中的一絲「小波瀾」之下,加上大陸身為APEC主辦方,遞送會議邀請函的層級與方式皆不如過往,筆者以為,馬習會恐怕已胎死腹中。

馬習會卡關,不在於沒有撐起會談架構的實質議題、也並非缺乏客觀、中立且無害的氛圍、太陽花學運或張顯耀事件更不是最後一根稻草。關鍵在於,馬從08年上任始即埋頭強化雙邊經貿關係、爭取兩岸紅利,但從中卻忘了回頭徵詢台灣內部另一半對大陸始終存有疑慮的群眾:是否兩岸在進步的同時民主卻退了步;而當太陽花最終以「反中」樣態綻放全台,這不免讓當初讚賞馬政府兩岸政績的人陷入思索:六年來,到底是兩岸關係惡化了台灣民主,還是台灣民主提升了兩岸關係?

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曾說:台灣民主化是貫穿當時1990年代的最新因素,台灣方面有民主化作為後盾,因此與大陸開始有接觸的機會與動力,而大陸方面則開始對帶有感性成分的台灣式民主產生疑慮,遂慢慢將台灣的民主化與「本土化」、甚至是「去中國化」畫上等號。換句話說,在李登輝時期展開的民主鞏固進程中,從廢止動員戡亂、兩個對等的政治實體到提出「兩國論」,這些動作看在大陸眼裡,台灣當局無異是汲汲營營脫離「祖國」的懷抱,「台獨」勢力更在追求言論自由意識高漲的年代中不斷被渲染培育,此盛況至陳水扁執政時來到最高潮。而在此時期,民主化確實為台灣增添自信,但夾雜了領導人因素的實踐民主道路,也不幸地成為兩岸關係倒退的主要變數。

到了馬總統執政後,大刀闊斧地展開兩岸新路,第一任期民調普遍也給予馬在兩岸施政上極高評價,我們其實可以將成功和緩後的兩岸關係,視為馬政府欲降低北京對台灣民主化的誤解,甚至可說馬英九企圖利用兩岸新局勢來控制民主化對兩岸關係的影響,以提高兩岸政策預測程度、降低高層誤判風險因子。

然而,兩岸關係與台灣民主本質上存在的互為因果性,這點都被陳水扁與馬英九給徹底忽略,且台灣社會對民主鞏固的要求,從來不會被其他需求被滿足後而遭阻卻。馬扁二人的誤判,導致民進黨主政時中美台三方關係降至歷史冰點,現階段步入深水區的兩岸關係更觸了暗礁,即使是深具歷史意涵的馬習會,也只能看著一再上演的歐習會佔據國際舞台,致使台灣政治慢慢走向如同經濟處境般的邊緣化。

過度在乎兩岸關係發展的後果、高度期盼兩岸因素會為台灣民主、人權、平等、自由等價值帶來正面影響的這種單向思維,是馬政府無法用政績說服人民「開放帶來興旺」、同時也是無法突破兩岸政治交流瓶頸的關鍵原因。而馬習會在台灣缺乏共識,正也是一味對外「發展兩岸」卻忽略對內「民主發展」而造成的。面臨年底選舉困境以及未來接班人梯隊的逼迫如排山倒海而來,馬總統可能沒有多餘精力對兩岸歷史新局再下一成;而如何平衡民主價值和兩岸發展,使之相輔相成,將是台灣2016年未來領導人開展海峽新局的重大考驗。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曾任國安研究人員)

【編輯推薦延伸】

讀者投書/凱文:「王張會」的歷史意義與洐生問題 

讀者投書/陳建瑜:中日從區域到國際外交戰,美國隔岸觀火? 

林中斌:習近平目前對台作法─深耕經濟、淺探政治、人事整合、少說多做

瀏覽次數:461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