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朋友邀約,或跟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重新思考零核電巡迴講座,出去分享非核見聞,我常依邀請人的特性量身訂作,最近,到同志諮詢熱線與致力於愛滋平權的小YG行動聯盟宣講時,我特別把題目定名為「核電是歧視的象徵」,早已有人指出,核電,是從燃料開採、廠址選擇、運轉,到善後等過程中,都充滿歧視與迫害的電力來源。

在燃料開採階段,便有多起犧牲礦區原住民的案例,如在印度的Jadogoda地方,因開採鈾礦又被棄置核廢料的關係,多人罹癌、流產,或產下畸形兒等,有醫生統計,400名孩童有12名先天異常,又,從長期追蹤核輻射污染的記者森住卓所拍攝的照片可見,一名13歲的青少年蒙托唇嘴巴與右鼻孔沒有隔閡,上齒列與嘴唇因此歪斜亂長,整個成為不規則的朵形,遠超出一般唇顎裂的程度,或者有少年腳大姆指長成大大的L型等等,讓人觸目驚心。本地距核廢料棄置場5公里內有15個村莊,人口約3萬人。

在廠址選擇階段,因為貢寮抗爭運動的關係,是台灣人比較熟悉的部份,前面說「核電是歧視的象徵」,是日本核工學者小出裕章早年參加偏鄉抗爭核電後的感觸;日本祝島反核運動者富田貴史來台演講時,不但告訴我們綠色心形般的祝島遭受核電威脅,還指出許多鄉鎮在接受核電後,農漁產品信譽喪失,在地產業崩潰,形成難以脫離的共生關係,一個機組回饋金用完了再蓋一個,如惡性腫瘤不斷增生。

進入運轉後,需要大量底層核電工做維護工作。攝影師樋口健二追蹤日本底層核電工快40年的時間,留下許多紀錄,職業訓練闕如,無風險告知,因此極度倦怠(輻射疾病「怠惰症」)、罹癌甚至死亡的工人比比皆是,這樣危險的工作一般人不會去做,在樋口健二與BBC合作的紀錄片「被隱藏的被曝勞動~日本的核電底層工~」裡,可以看見農漁民,還有正睡在路邊報紙堆裡的遊民作證。2011年樋口健二在演講中說,像這樣過度被曝的核電工多達40萬人,還有被歧視的部落民,未成年人等弱勢牽涉其中。

核電工人缺乏工安的狀況,在台灣也可以見到,去年爆出蘭嶼核廢料處理不當的照片裡,有未著防護衣的工人正為桶子刷漆,也有工人應佩帶在身上輻射偵測器被掛在門後,以規避被曝標準;另外,研究過台灣底層核電工的法國學者彭保羅,在蘋果日報的專訪中曾指出類似的糟糕狀況。

而最後的善後工作,目前全世界矚目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人的勞動條件屢遭指控,日本公民記者奧村岳志訪問一位到第一線工作的工運人士,指出核電底層工大包商ATOX,旗下工人幾無防護,且多是在非典型就業環境下的20多歲年輕人;而即便由外包公司片面紀錄工人被曝狀況,人力消耗仍然快速,如果未來日本54座機組要進行長時間的廢爐工作,可能要動員到數百萬人力,等於吞噬新貧階層,形成世代不正義與貧富差距問題交集下的沉痾。

自行政院長江宜樺拋出核電公投後,各方非議紛起,有論者以為安全不能公投,而我相信以核電犧牲弱勢的程度與規模而言,誠如貢寮居民多年來拒絕全國性公投,若藉此獲取正當性,恐造成人權一大爭議。

日本歌手中島美雪有一首以核電為主題的歌曲「暴風雪」,和一般反核歌曲控訴政府欺騙愚弄人民的內容不同,借江戶時代殺嬰控制人口的風俗為比喻,寫著:「被眾人決定犧牲的孩子的標誌,不會在人們能看到的地方。」若想到Jadogoda村往年不許外國記者接近、樋口健二紀錄片被NHK封殺等核電集團封口手段,更覺得歌詞把核電的歧視本質寫得淋漓盡致。 

或許有人覺得,就像血汗工廠等議題,我們總是不斷造著犧牲他人的共業,是非善惡損益利害難分高下,但姑且不論區別,社會在遇到類似爭議時,有的人積極作為,有的人頂多──像日本經產省對底層核電工紀錄片的態度一樣──拒絕評論,但若在意識到對弱者的深重危害之後,仍認為集體投票有這樣的權力,我想,未來「加害者們」大可不必保持緘默,而能在輕薄的審議與票票等值的決定裡,將共業化整為零,消歧視於無形之中。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瀏覽次數:1189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