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些年以前,為了消除島上人心中的族群偏見,在身份證只登記出身地,每隔數年便有的選舉公報也如此。但假如現在一所大學,因學生要投入學生正副會長選舉,校方便把他的國籍用國旗大剌剌登上海報宣傳,這有沒有失衡?是否牴觸了大學之道呢。

位在新北淡水的淡江大學,從中國大陸來台就讀大傳系的蔡博藝女同學,和也是來自對岸的姚遠鳴,以及台灣島上的張國軒三人,共組一個團隊準備投入九月十七到二十四日的學生會選舉。結果在以往都不見的候選人國籍欄竟冒出來,蔡博藝和姚遠鳴在這個欄位上是五星旗。蔡博藝很不解問:「這是那一招啊?」更轟動武林的是這事情鬧上BBC中文網,台灣年底九合一選舉的候選人還沒如此紅遍海外。

首先該問的是該不該,若以往沒有,那便該延續慣例,今日莫名其妙冒出個國籍欄,這是存心讓人好看,亦或忠誠考核還是要強化非我族類的敵我觀念?特別是在台灣這個泛政治濃厚又對立嚴重的社會,一所大學把學生會長選舉上綱到國家認同的表態層次,這難道是在選總統和副總統嗎,真是夠了。

我們既然在教育政策上開放兩岸學生交流,那便當知曉和維護陸生在校園內外發聲和參與社會的權利。要選學生會長或參加社運,這些都是民主參與。而選一所大學的學生會長,也只要是符合是該校學生便可,那請問淡江大學這下硬扯到國籍對嗎,有丁點兒學者和成人對下一代當有的氣度嗎。還有現在傷害已經造成,連台灣一所大學都如此展現意識型態和民粹手段,那不單丟淡大的臉,民主價值和人與人尊重都蒙羞。

這些年來,國內人口的組成早就多元,要參與這個社會中的團體,重的是理念和有無這顆心,絕非他來自哪裡。若要得到人民透過選票授權,那也只存在法定上的資格,和一張國民身分證。那兩位來自中國大陸來台讀書的學生,他們有學生證便是合格。若合格後,還要登出來自那國,那不是陸籍學生不滿,而是整個外籍學生都惹惱。試想,若台灣留學生到海外讀書,也如此相待會好受嗎。記得已經因車禍過世的創作人張雨生,五、六年級生都很喜歡他的作品,但你會因為他父親來自大陸,母親是原住民,而去評論他參與歌壇的作品嗎。聽歌就聽歌,學生就是學生,就這麼簡單。同樣的,學生要參與學校社團和選舉,也只論他是不是學生,是學生就有權利,其他都是多餘和畫蛇添足。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瀏覽次數:445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