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晚間,麥德姆颱風前腳剛走,雷雨交加的夜裡,就聽到了不幸的復興航空迫降澎湖湖西鄉西溪村的噩耗。當聽聞新聞剎那,實在難以置信。好半晌,關懷慰問的電話及簡訊此起彼落,以及各類媒體集中篇幅的即時訊息湧現,這才回過神來,大口喘氣。是冷汗涔涔,也是感謝親友平安,但揮之不去的,是更加深沉的驚恐與哀輓。

身為澎湖子弟的我,當年紀漸長之後,飛來飛去已成了生命中的一部份。每次搭機,從機艙門關閉的那一秒開始,便已將性命全然交託給機組人員,和那在上庇佑看顧的神。不管時間是晝是夜、天候是雨是晴、在雲端上是如何的晴空萬里,都要等到機輪再次碰觸地面、機艙門再次開啟,我的性命才算是真正的平安回到自己手中。物悲同類、人又何異?看著新聞報導中,個人就讀國小低年級時的導師也赫然在列,目前還在狀況不明的旅客名單中。老師昔日慈祥的容顏與教誨,猶在眼前。想來怎不令人悵然?

在這樣一個分不清雨水、淚水和血水的黑夜裡,眾人的心情是沉重的。有些話,此時說了,也許不是時候。可是有些事情、亂象與想法,還是令人由衷的嘆息,不吐不快。

首先,自然還是媒體的自律。眾所周知:聳動的名詞與形容詞、強而有力的動詞、曖昧的語氣虛詞,造成了許多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災難新聞標題。我們可以諒解,當重大新聞發生時,媒體工作者必須盡快餵養閱聽大眾足夠、甚至過量的新聞。我們也知道,新聞市場,是競爭激烈的戰場;為了刺激點閱率以便吸引廣告主,各式各樣誇大的標題可能出籠。然而在面對重大災難事故時,類似這些毫無經過馬賽克處理的影片、照片,還有「屍塊卡牆上」、「機上四十餘人恐已/疑似/可能全數罹難」、「意外全為ATR機隊/是否機齡老舊」,甚至「臺版百慕達?」之類的新聞,真的可取嗎?

前述四者案例,第一則毫不保留傳達怵目驚心的畫面,完全不顧罹難者家屬的感受;第二則是尚未查證清楚就急於發布,而非選擇「尚待釐清」、「亟待救援」等較中性的詞彙,立即散播恐慌心理,恐怕未盡到應有的社會責任;第三則應屬缺乏專業,因為只要查查歷史紀錄,就可知意外不能全部推給機齡,而氣候因素、人為疏失都可能是原因。例如2013年10月16日寮國航空301班機失事事件中,發生事故的正是ATR-72最新改良型-600,機齡僅達半年,只因為當時中度颱風百合剛過,影響能見度,並帶來強烈的風切,使班機被吹離航道。飛行員執意降落,中途試圖重飛卻還是失敗,才導致最終衝入附近的湄公河,機組成員與乘客全數罹難。至於第四則,則為電子媒體每當臺灣海峽發生空難或海難時必備的怪力亂神新聞,不僅不查證霾害、亂流、雷雨……等有跡可循的資訊,還利用「……接二連三的巧合,不禁讓人疑惑其中是否有神秘力量牽引,也為澎湖蒙上一層神祕的百慕達色彩……」之類曖昧的語言,煞有介事地引導觀眾往非科學、靈學角度思考,將好端端的新聞製作成靈異娛樂節目,順便在罹難者家屬的傷口上灑鹽,堪稱反智媚俗、卑劣殘忍的代表!這樣的報導,雖然能吸引閱聽大眾的目光,但對於閱聽大眾、罹難者家屬、發生意外的業者三方,都是傷害、誤導與打擊,甚至有消費他人危難之嫌。試問:如此報導,究竟是閱聽大眾低俗的品味慣出來的惡果,還是媒體業者長官一意孤行的決策結果?

其次,事件發生之後,也有部分聲音指責航空公司怎敢冒著惡劣天候飛行。而這也是令人疑惑之處。根據某些資料指出,此次失事的ATR-72-500系列客機,起落架設計在機腹的兩側,而如此的設計,將使得飛機在面臨強勁側風又須降落時,比起起落架在機翼下的設計(例如加拿大龐巴迪公司製造的Dash-8系列客機)來得難以操控。依據截至目前為止的新聞報導,此次失事的客機第一次落地不成功,塔臺要求重飛,而在第二次進場時因故墜毀在跑道前方的村落內。或許也反映了飛機原始設計的特性,本就不適合在強勁側風下硬是要進場著陸。

既知如此,為何小港機場的塔臺在颱風過境的惡劣天候下,依然放飛?是因為臺灣人長期以來要求無論安全係數如何,交通工具一定要提供服務的文化,造成航空公司不得不飛嗎 (例如此次颱風過境之後,臺鐵花東線、南迴線多處鐵軌路基流失,造成臺鐵必須封路搶修,還是引來部分民眾大罵)?還是因為塔臺的氣象觀測資料有誤,抑或是氣象觀測人員判讀時過分樂觀?這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問題。固然在檢討報告出爐前,相關人員確實有必要檢查氣象資料測繪、判讀的作業程序,但身為旅客的我們也該好好想想:平時假若交通業者因為氣候不佳,無法準時飛行、航行、發車時,我們的反應是諒解還是拍桌抗議,甚至索性找來民代施加壓力?這樣的反應長久以來,對業者的作風必有影響。然而屈從民眾的結果,沒事時自然沒事,一旦有事時誰又能將時空倒流回事發之前?

第三點,也是我們可以做的,便是冷靜、配合與查證。此次災難發生後,我們看到許多熱心的民眾,紛紛在相關臉書社團上發布血庫存量低、急需捐血的小道消息,「三總說的」、「強者我朋友某記者從院方那裏聽來的」,一時間惶惶然如世界末日、熱血如面對巨人進擊。但在這過程中,也陸續有人打電話查證,否定小道消息,雙方聲浪分庭抗禮,直到相關單位在數小時後對此澄清「空難傷者並不需要大量輸血」、「馬公輸血站已經做好應變措施,血量足夠」,這才慢慢平息。看到許多人願意立即挺身而出,固然是美事一件,但如果在消息尚未明朗前就湧進醫院和捐血站捐血,或是打爆院方的電話,這對於已經忙於救護傷者、人力捉襟見肘、動線正在力圖掌握秩序的院方而言,究竟是幫忙還是幫倒忙?

我們不希望生在冷血的環境裡,但也不願意在面對災難時袖手旁觀。我們也知道當重大事故發生時,現場總是一片混亂,充滿驚慌、恐懼與哭聲,因此總想著做一點事情,來幫助、拯救受難者。這確實是高貴的情操。然而沒有編組過的人力、物力,無論單打獨鬥時再怎麼厲害,也難以在混亂的現場發揮效果。因此配合現場指揮單位的作為,或許是更佳的方式。

話說回頭,民間的自發力量,往往比公部門來得更快、更有效、更溫暖。固然,各級政府組織的緊急應變小組,在事發後逐級到位、逐級開設,這是遵循行政體制的原則,無可厚非。但如此造成的結果便是:愈是高層,掌握的資源愈是豐厚,卻也愈是在第一現場的基層人力已經累得人仰馬翻、好不容易穩定狀況、人也死得差不多了之後,才姍姍來遲。這時的眼淚或遺憾,對於罹難者的親友早已無感。民眾對於公部門的不信任,其來有自。各界民代或政務官能在此時爭取黃金時間砲轟相關單位、努力做秀,也非一日之寒。

因此,相關救災、醫療單位,若能在第一時間盡早取得人、事、時、地、物、如何、為何的資訊,並建立新聞媒體和閒雜人封鎖線,確實防杜各類不實流言的出現、與媒體溝通採訪的尺度,並建立單一資訊窗口,相信將能大幅提升危機處理的效能,也挽回民眾對於公部門的信心。這除了制定標準作業流程之外,更重要的是平時就確實演練,才能臨危不亂,讓一切及早恢復秩序與安定。

GE222班機的事故,讓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卻也發掘了危機發生時的亂象和潛在原因。人人都不願發生災難,但災難時卻總是有一些併發的事件,加速恐慌(死了這麼多人喔真恐怖)、焦慮(是不是跟馬航一樣傳染機瘟啊)、八卦(我跟你說一定是怎麼樣怎麼樣飛機才會掉下來)和沾沾自喜(還好我沒事)......等等話題的傳播。這些不僅是苛薄的行為,也是反智的表現,絲毫無助於事件的處理。希望我們的社會更成熟,讓逝者得以安息、生者獲得安慰、受損者得以重建家園、社會的傷痛早日平復,如此方為眾人之福。

天祐臺灣!

【備註資料】

[註1] Proud to fly a Turboprop: Q400 vs ATR72

本文是從印度的航空客運角度,探討龐巴迪Dash-8-Q400和ATR公司ATR-72-600這兩型區間客機的性能諸元。在底下的讀者回應部分,可看出某些飛行員實際操作後的評價認為,ATR系列面對側風時的降落比較顛簸,駕駛艙的人機介面也讓飛行員的工作負荷頗大。我想ATR-72-600改用數位化儀表座艙來取代500上的傳統類比儀表,應該就是為了減少飛行員負荷所做的改進。

[註2] Why The ATR-72 Is Outselling The Bombardier Q400

本文提到ATR-72在飛行性能上並不及Dash-8-Q400,但因為新機價格、操作成本都相對低廉,而且所需跑道較短,使得世界各國的航空業者還是多半比較愛用ATR-72-600。

[註3][舊文] 驪歌響起—復興ATR72-200家族

本文作者很清楚的指出:ATR-72的起落架設在機腹,使得飛行員在側風環境降落時的難度較大。

[註4] 寮國航空301號班機空難

本文提到,該機受風切影響偏離航道,最終衝入湄公河中。

(作者為離島國小教師)

photo credit:Jimmy Yao(CC BY-SA 2.0)

瀏覽次數:55221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