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回鍋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女士認為:在許多待解的憲政問題中,以解決當前國會與民意脫節的問題最為重要,「提升」國會「民意代表性」,是憲政改革的重要目標,包含:要「讓政黨席次比例符合選票比例」、「減少票票不等值」及「讓小黨有生存空間」。但事實上,現在國會運作問題,不在於民意代表性不足而是在於代議政治失能。

也就是:中華民國在經過第七次修憲取消立院對閣揆的同意權之後,讓應該偏向內閣制而處於權責不對稱的中華民國雙首長制,背離權責區分原理的體制失常,行政院長只是代行政府執政卻無須向國會負責的虛擬擺設,以致立法委員們的質詢與問政根本無法發揮實質且有效的監督。

倘若,未來在野民進黨贏得政權再次執政,但只要不恢復立院對閣揆的同意權,只要不讓行政院長能夠權責相符,那麼不論在那一位總統的領導下,行政院長這個行政首長角色依然只是總統的執行長,依然在不正常失衡關係下運作原本行政執行權力,依舊無法縮小政策與民意的落差。

其次,公投法問題不在於門檻高低,而是在於參與議題的政策層次與範圍。與國際相較,我國公投法設計顯然較為直接、進步而且更具廣度。在全國層次的範圍議題上,包含:法律複決、立法創制、重大政策的複決與創制,以及憲法修正案的複決,即使門檻不低,台灣人民都能享有直接參與的權利;反之,國際許多先進國家在全國或聯邦層次的議題上,即使門檻較低卻僅享有毫無拘束力之諮詢性公投。

再者,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女士提醒,對於主權爭議的問題,可能因為採行公投方式而導致國內政治激烈衝突,則是過度擔心了。我國公投法門檻之所以要雙二一的設計,就是在於防範不負責政黨的利用與操弄。

現在民眾憂心與不滿的不是國會不能代表民意,而是五權憲政架構設計過於向行政權傾斜,造成行政權的「一權獨大」,對於政府各項重大法案與政策,立法部門幾乎成為橡皮圖章,形同行政院底下的立法局,根本無法發揮憲法所賦予的立法制衡行政的權力。

經由憲政改造提升國會的多元代表性,不能也不會是解決目前政策與民意的落差的民主運作問題的正確方向,讓立法院恢復能夠體現民意的閣揆同意權,使行政院長能夠回應民意肩負起應有且該有的對內施政責任,並扮演與發揮起「實責治政」的專業角色及作用,才是健全台灣責任政治的當務之急。

(作者為國會辦公室法案政策研究員)

瀏覽次數:566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