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在太陽花學運進入一個「逗號」後,本以為將會暫時獲得喘息的社會大眾卻又回歸政治鬥爭的氛圍。恢復運作的立法院又重新走回程序杯葛,爭吵謾罵的老路線。學生、學者、傳統媒體及網路媒體則又將焦點轉至集會遊行的適法性。這次的群眾運動出現了明顯的癥結點。在不否定自由貿易的精神卻又對自由貿易的內涵認識不深。反對ECFA的程序正義導致論述無法強而有力的延續,而到後面的階段逐漸失焦成了「路過」跟「公民服不服從」的糾紛。彷彿對多數人來說,自由貿易過籠統,想認真去思考的人不多,導致媒體本身也失焦了。

但是,政府當局目前仍在推動的市場開放協議如TPP地前期談判仍持續進行,而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公聽會也正在立法院如火如荼的進行。這些相關政策一旦推動完成,將為台灣社會帶來根本的改變。全球貿易的自由開放化不會等待台灣,但我們是否了解自由貿易化的世界嗎?如果國人夠了解自由貿易的精神及其所帶來的效應,則相關後續協議的談判也無須將其視為洪水猛獸,反而更能冷靜的面對。筆者感嘆這次的服貿爭議到後來,「路過」的是自由貿易,留下的還是政治鬥爭及謾罵。

筆者希望輿論能夠重新回歸到如何找尋台灣在國際政經情勢的地位,以更宏觀的觀點來迎接接下來的挑戰。ECFA是我方與中國雙邊的自貿協議,其實摒除中國因素 ( The China Factor)後,ECFA較 TPP及RCEP簡單的多,也提供給我國思考在國際貿易定位及自我檢視的良好機會。降低關稅後的世界將形成一個綿密的產業鏈及生活圈,我們要思考當世界走進台灣時,我們到底會面臨什麼改變?我們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要重新擁抱重工業?再次的工業化會帶來什麼後果?還是要歡迎多元文化,與外來的人分享國家資源?本文將針對這問題做粗淺的概論,先提供FTA的基本解釋,再簡述台灣為何需要FTA,最後以一個假設並連結至近幾年的抗爭給讀者建立初步的思考脈絡。

從這次ECFA下的服貿所造成的紛爭來看,社會大眾對台灣的未來,小至對中國的政策,大至全球化的定位皆沒有一個共識,還無法自「政」與「經」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在佔據立法院時,貨貿公聽會及TPP談判也同時在進行著。政府雖有發表相關的訊息,但卻是在事件發生後才獲得重視,但是被發現的原因卻是為了爭執是否公聽會被「偷渡」了還是要「打臉」哪一位政務官。ECFA傘下的服貿及貨貿只是自由化的開端且也僅止於兩個貿易體的協議。後續的TPP及RCEP也皆為框架協議,同時也是更複雜的先進巨大經濟體間之FTA (Mega FTA)。此次的ECFA已經消耗許多的社會成本,身為公民的我們實在需要好好的思考我們要的台灣,我們要的「家」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呢?台灣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若三項自貿協議都談成了,台灣不但可以走進世界的舞台,世界也會走向台灣,這「世界」可以是中國,也可是與台灣競爭激烈的韓國、陌生的祕魯,或是熟悉的美日。這一波波的開放除了檯面上的議題,若吸引到外資活水來台投資,更深一層的涵義也是我們會需要再次檢討細膩的土地,環保,電力及勞工等政策。

從台灣的立場來看,ECFA,及加入TPP及RCEP,皆是以提升國內的經濟自由度所推動的政策。政府官員的論述為,台灣的製造業及服務業皆面對嚴峻的挑戰,而為了加強競爭力,有必要推動自由開放的政策改善國內產業的體質,創造更好的就業機會及引進外資等等。尤其台灣自有的市場很小,如果能爭取到與鄰近互相開放彼此的市場,國內產業便可有較大的發揮空間,外資也會較有興趣至台灣投資,間接引進活水促進台灣產業的再造。反之若不開放,則在其他國家互相開放,降低關稅的同時,本土企業喪失了相對的競爭優勢而處於劣勢。政府同時指出,由於目前社會大眾對於市場開放有很大的疑慮所以擬先推動小規模的自由化與國際化以示範市場開放,產業自由化的效果,漸進式的讓台灣成為「自由經貿島」所以才會先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來作為緩衝。

固然經貿的開放有其所帶來的正面影響,但政府之所以畏懼全面的開放,也是因為這幾年來國內對於許多政策所帶來的負面效果有極大的疑慮。服貿的爭議有極大部分源於對中國的畏懼,反而使群眾對自由貿易產生了許多錯誤的認知,喪失對經貿自由化的學習機會。自貿協議的最核心目的為互相降低關稅及鬆綁外資投資限制,不論是對哪一個國家,面對的課題皆是如何融入區域的經貿關係及對國內所帶來的改變。外資來台的確是可為台灣注入新的能量,但是這外資,不論是中資或是來自其他國家的資金,皆將不可諱言的給你我的生活帶來根本的改變,而我們有仔細想過嗎? 對此,筆者建議國人皆須將自由貿易的衍伸涵義脈絡化,架構化,以便有基礎的認知。

在宏觀一點的討論範疇下,國人需認知到,ECFA,RCEP及TPP成立後對國內產業的機會及衝擊在哪?以ECFA來說,汽車業因有整車輸出的可能性有意來台投資,那是否陸資車廠也可來台?台灣市場雖小,但是否會有吉利,比亞迪等品牌進入台灣市場插旗?為何需加入TPP及RCEP有其時間上的迫切性是因所謂的原產地規定,所以若我國被排除在外,則留在台灣僅存的製造業將喪失競爭力而被迫考慮外移。任何貨品貿易的協議其實可以為蕭條的台灣製造業帶來很大的想像空間。以產業外移嚴重百廢待舉的南台灣來說,目前有競爭力,發展較完善且具規模的產業鏈為汽車零件業。東陽,大億等廠商及他們的相關同業在國際市場具有良好的口碑且工廠均分布在台南週邊地區。因此,若有汽車組裝廠想來台投資,是否考慮將設廠地點優先考慮於南台灣或是進駐率不高的大浦美或彰濱?

假設德國車廠真的要來台灣投資,這個決定會帶來什麼漣漪效應呢?當多國貨品貿易協議確立時,整車輸出至中國及東南亞時,台灣的地理位置的確會吸引廠商前來投資或是與現有的組裝廠擴大合作。若非使用現有閒置工業區,該外資申請來台灣設廠時應設在哪裡?在土地取得的過程中,如何確保當地居民的財產權,生存權,及工作權?簡單來說,跨國廠商不可能無限期等待土地取得,因此如何在有效期限內完成程序同時兼顧程序正義將會是一大挑戰。其實從近期的大埔爭議及桃園航空城的徵收流程就可以知道,目前社會對土地取得的相關法規還有很大的疑慮。工廠地址確定後,如何進行環境評估,該廠所產生的水汙及空汙是否會危害到附近的環境? 這類的爭議又將與中科二林園區,國光石化等環評爭議雷同。

因此為防範於未然,台灣社會應思考歡迎哪一類的產業進駐,及到底如何平衡產業發展與環境保護,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但總是要有一個務實的想法。上述評估皆通過後,該廠的員工招募是否會進行順利,不順利的話,是否需要招募外籍藍領勞工? 雖然在自由經濟示範區條文裡有提到將不涉及藍領外勞,但是本國籍的勞工是否願意進入工廠? 日前鮭魚返鄉的典範,行李箱大廠萬國通路在台南已經開始建設新的生產基地,但是該企業負責人也不斷指出面臨招聘不到員工的困境。因此若藍領勞工的需求持續增加,政府及社會遲早需要討論外籍勞工的政策如薪資是否與本勞脫等議題,不然就是要重新修正現行的教育體制。筆者相信相關議題即將在五一勞動節再次被討論,但近期能否有個解決方案筆者則抱持悲觀的態度。

另一個面向則是外籍白領經理人員來台的法規如簽證,健保待遇等議題,政府是否與民間的期望一致?而陸籍是否也視同外籍一定也會是重點,畢竟自由貿易的前提之一是放下不公平待遇但是台灣人心裡是否有做準備?。若上述的課題都能克服而工廠也正式投產後,該廠的用電量是否充足? 電價是否符合他們的期待?當今反核運動的一個主要論述是台灣的用電需求其實已經足夠,備載容量過高等等。但是,若台灣的工業有從谷底翻身的機會時,台灣的用電量必然會往上修正,屆時,台灣的用電政策又將如何呢? 這最後一個問題可能也是最重的關鍵,若選擇高電價,可能再度工業化

相對於貨貿,服務貿易的影響其實較難估算,且近期也已被理性地與非理性地充分討論,筆者就簡單帶過。以GATS的四種供應模式(跨境供應,境外消費,商業存在,自然人存在)。在這次ECFA傘下的服貿協議產生了許多建立在一個兩岸處於敵對關係下無限上綱的推算產生的爭議。由於對中關係非常複雜,筆者在此先行跳過國安方面的問題。在後續TPP與RCEP的服貿協議下,如國安外洩,房價上漲等議題其實都還是會存在。其實這也凸顯了台灣民眾對於外來資金湧入台灣所懷的恐懼。這幾年因開放陸客而培養出的觀光產業屬於服貿規範的第二項境外消費,若隨台灣市場的開放外國遊客人數應理當也會上升,隨著中國及外國觀光客日益增加時,台灣人的感受會如何呢? 會擔心有落跑旅客所造成的國安問題嗎? 若我方選擇不開放市場時,近期因產業鏈外移的紡織或塑化廠舊廠房改建成住商會展飯店大樓時,又要如何去尋找租賃對象,甚至是高雄要如何爭取成為遊輪母港? 這些問題其實都非單獨的項目,最大公因數都與自由貿易化拖不了關係。針對這些難以由數字去推算的效應,國人往往會有許多恐懼感。簡單來說,不論是陸資或是廣義的外資其實早已進入台灣,政府要如何有效控管,以治水的方式有效引導,疏濬這些金流會是個重要的課題。同時,台灣人民需要思考如何保有自己的文化,並容忍外籍人士分享共同的空間還有國家資源也是需要面對的。

筆者認為,為何這次服貿協議讓這麼多人感到畏懼的根本,是國人對自由貿易的了解不夠。在開放所造成的不安加上了面對中國的恐懼及政治操作的因素加持下,種種負面的想法被無限放大成一個劇烈的群眾運動,但在無法宏觀的思考自由貿易的根本使得議題迅速失焦。

撇開兩岸關係來說,自由貿易已是潮流,我方不能選擇不參加,只能選擇參加的幅度,且屆時洽簽 Mega FTA 時會面對的不只是中國而已。在自由貿易的框架下,中國是一個不可忽略的競合對象,但也只是其中一個,固然可能是最重要的對象之一。在思考兩岸的複雜關係時應也更需要充分了解自由貿易協議的含意畢竟我們不是一直說,我們要走向全世界嗎?同時,互相開放時,國內有很多細節需要我們去深思。外資的進駐固然是好也值得期待,但是這也牽涉到近期所議論的供電,勞工,環保及土地政策是否允當。如何面對變台灣命運改變的這幾年國人作通盤的思考,不可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在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後才能理性的判斷未來的走向,如果無法趁這次ECFA弄清楚自由貿易的內涵,可能他國還來不及打敗我國,我國早已自己打敗自己了。

【參考文獻】

1.洪財隆 (2011)。TPP擴大與台灣的加入問題。新世紀智庫論壇第56期。2011.12.30

2.譚瑾瑜 (2013)。RCEP對台灣產業之影響與因應。經濟部產業發展諮詢委員會綜合審議會第一次委員會。2013.4.18

3.管中閔 (2014)。自由經濟示範區:悶經濟逆轉勝的序曲。加入 TPP/RCEP 策略規劃研習會。2014.2.18

(作者為7年級初段班,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政治系學士,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現任職於環球水泥公司副總經理)

瀏覽次數:899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