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318學運至今,我也早已從學運爆發之際的興奮激動,漸漸冷靜下來,試著用理性去透析這場學運的來龍去脈。經過幾天的抽絲剝繭後,我終於發現當初的那一絲絲不安與迷惘是從何而來,也可以解釋為何那天不跟隨學校包的9輛專車前往立法院聲援了。這背後的原因即是:我們的戰場不能在立法院。

● 當立法院偏離民意的時候,人民來實踐剛好而已?

首先,我們要有一個基本共識:也就是在現今社會中,「民主精神」主要仍是以代議民主的方式來實踐,因為至今,沒有一個現代大型國家可以負荷直接民主所帶來的巨量成本。可是代議民主本身有許多缺陷,最令人詬病的即是代議士服膺政黨、關心下次選舉,而不能真正以民意為依歸。

難道在代議民主的體制下,全民都必須承擔選出那些代議士之後的風險?

答案可以是對,也可以是不對。

因為我們將我們對國家的治權,經正當程序後(即選舉)明確「授權」給了代議士,因此代議士必須對人民負責,而我們也有責任承擔選擇後的風險。

然而在二十世紀後期,歐美等國早已發覺代議制的弊病,因此才逐漸在代議民主中加入參與民主、審議民主的元素(包括公聽會、公投、公民運動等)。之所以參與民主及審議民主無法完全取代代議民主,是因為代議民主終究還是一個低成本、高效率、容易運行的民主實踐模式,也因此,它成了強調人民主權國家中的一種必要之惡。

所以當國會的某些代議士無法代表真正的民意時(尤其在這國家「存亡」之秋),公民運動與街頭抗爭遂成了一個快、狠、準的手段,因為公民運動本身即是參與民主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對於實踐民主精神有其正當性。

然而,這不代表你們有權佔領立法院。

因為今天你們縱然代表民意,並不代表你們的所作所為符合民主。這道理古今中外皆然。

● 為什麼不能佔領立法院?

在討論這問題之前,我想先談談國會在政府組織中所代表的意義。

國會所象徵的是:實踐與代表民主的最高殿堂,一個由全民所授權的集合體。它是國家權力運作的核心機關,代表人民發揮監督制衡與實踐憲法精神的部門。縱然你可能覺得立法委員不分藍綠、違法亂紀,他們說穿了只是一群尸位素餐、好吃懶做的暴力有機體等等。然而,仔細思考我們國家為何會產出那些「暴力的有機體」,因為那終究是出於人民的抉擇,其一切權力來自人民的合法授權。

這場學運的爆發即因藍委張慶忠不顧民意,甘冒大不韙而將服貿協議直送立法院院會,因此之後的抗爭與公民運動具備實踐民主的正當性。但這不代表你們有權佔領國會。

從某一個角度而言,學運的學生們因為張慶忠的毀憲亂政,加上平時積累了太多對那些委員們的怨氣,而因此概括化了所有國會中的立法委員都如此目無王法(嗯!這看來情有可原)。然而,當你們攻佔立法院、癱瘓立法院所有院會,甚至認為立法院沒有存在的必要時,此刻,你們正將這股怒氣概括化了整個國會。

然後你們站在主席台前,大談捍衛民主。

之所以不能佔領立法院,是因為你們終究沒有得到全民的「授權」。就我剛上述所言,當代議民主仍是現今憲政制度中,實踐民主的必要之惡時,當要談及民主,就要符合這個遊戲規則,而代議制度中最重要的權力依歸便是來自「授權」。

因此就算背後有99%的民意支持,在沒有經過人民合法的「授權」之前,你們充其量也僅僅是代表絕對多數的「公益團體」或「公民團體」而已。

或許你認為我自相矛盾,或許你認為這次學運有符合參與民主的價值,或許你認為這次的抗爭是在實踐民主真正的精神。

是的,這次學運的確符合參與民主,也的確實踐民主真正的精神,而補足了代議民主本身的缺憾。但容我再重申一遍:這不代表你們有權佔領立法院。因為參與民主只有在代議民主的存在下,才有辦法有效運行,它只是用來補充代議民主的漏洞。因此,當你們一衝進立法院會場時即宣告了這場學運已喪失了你們本身所追求的初衷:捍衛民主並以此來要求服貿協議重審。更有甚者,佔領國會這件事本身即藐視了民主。

不管如何,你們都不能代表全民,因為你們沒得到全民的「授權」。只要有其中一個公民要求你們退出立法院時,你們即喪失了民主的正當性基礎。

因為國會的整體所代表的是2300萬中的公民,而代為執行來自那些公民所授予的治權。

我想問,佔領立法院的那些學生們,你們有信心你行為的背後是來自2300萬中所有具有投票資格公民的支持嗎?

如果沒有,那麼當你們佔領立法院後又再大談民主,豈不是兩相矛盾。

因為真正的民主必須透過正當的程序才得以實踐。今天你們所缺乏的便是這一道正當程序:「授權」。

● 對於這次的抗爭宜哀矜勿喜

前陣子,The News Lens上傳了一篇文章:「報告長官『佔領立法院』已經傳到冰島、波士尼亞、秘魯,有許多你我都沒去過的地方」。或許,這件事本應回歸其本質,而不該以如此欣喜、炫耀性口吻來形容它。

學生要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抗爭,表示整個國家運作體系已出了嚴重問題,而今天,我們卻以一種樂見其成的心態去看待這件抗爭,彷如久旱逢甘霖似的。我們現在的處境,事實上是某種制度壓抑下的難民。

但我不得不承認,我仍對這場抗爭抱持著正向的評價,即使我不認同你們佔領了立法院。因為這場抗爭,而使得我們國家的癆疾提早被揭穿。然而揭開了國家的弊病後,我們難道又要回歸激情式地面對這一切?

最後,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反對佔領立法院的觀點,學運從3/18走至今日,正在佔領立法院的你們或許心中比誰都更明白:真正的戰場絕不是在立法院。

野白合學運之所以經典,是因為它所改變的不只是增改幾條規章而已。

它所改變的是整個國家的體制與民主的進程。

(作者為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學生)

瀏覽次數:1358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