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三十一日,台北東區一處老舊公寓,幾十名男男女女年紀殊異,熱切地交談,飲食著各自帶來的菜餚及飲料,憑著胸前手寫紙條上的名字相互辨識,他們是「不要核四,五六運動」的志工,平日是小學主任、體育老師、工程師、上班族、學生,以及一群電影工作者,他們多半結識於三月九日,反核大遊行的電影人帳篷。

八月三日,凱道上二十五萬名白衫軍,震驚了政壇與新聞媒體,據商業週刊報導,發起這場運動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有菜鳥醫師、喜餅師傅、高三學生、前國會助理,「最小的19歲、最老的39歲。T恤、運動鞋,再怎麼看,都跟門外逛街的年輕臉龐,沒有兩樣」。

八月十八日,又有兩萬人現身凱道,抗議大埔強拆事件,事後更佔領內政部。這場拆政府運動雖有台灣農村陣線作為運動主軸,但幕後動員,參與成員都跨越以往模式,例如,現場到處可見的「拆政府」貼紙,是由台中一家咖啡店老闆所設計,透過網友贊助大量印製。

當政治人物或政治學者仍以「高挫折者」或「台式嬉皮」定義這些運動,甚至在對岸的政論節目,宣稱有政黨幕後操縱。其實,他們還沒搞清楚,他們正被捲進一個新時代;未來,他們將不斷看見這些迥異以往的街頭運動者,或是,公民。

美國科技作家Clay Shirky曾在《鄉民都來了》一書,討論這些網路世代的抗議行動,混搭,業餘化,去中心化,無組織的組織,積極尋求資訊,積極連結分享,是這波鄉民運動的共同特徵。

例如,傳統社運現場的重要特徵之一,就是有一名「總指揮」,站在總指揮車上,一支麥克風,幾具放送頭,引領全場群眾。但在網路時代,無論線上或線下,指揮中心或總部的功能相形減弱,宗旨、目標、行動、步驟,相對自發而隨興。

以白衫軍為例,雖然有六十幾名核心幹部,但他們大多靠著BBS與臉書發聲、串連群眾、延伸論述,而非依賴實體人脈。網路上,也不斷有自發創意冒出來,諸如膾炙人口的「國防布」,被製作成漫畫,廣為分享。

更別提吳易澄改編《悲慘世界》的「你甘有聽到咱唱歌」,YouTube MV從一開始的陽春配唱版本,迅速被網友配上大埔議題、近年社會抗爭現場等等各種畫面,四處傳唱,進而延伸出客語版本。即使唱片公司對著作權有意見,YouTube 上仍有數十種版本的影片,甚至還有仿KTV的跟唱版本,這些各式各樣的創意行動,正是網路改作混搭的典型例證。

大埔事件亦然,行動主體「台灣農村陣線」發揮了極大的動員能量;然而,諸如台中「默契咖啡」老闆自主製作的臉書大頭貼、貼紙、T恤,成為活動鮮明的視覺主軸,也是重要的聚合符號。佔領內政部之後,政府擬追究責任,網友也自動發起「萬人自首活動」,進而號召萬人一人六元銅板繳罰款,引發熱烈回響,自首活動甚至鬧雙胞,也是主辦單位始料未及。

混搭現象最多元,最豐富的,自屬反核行動。除了一路走來的反核團體,以及後來成立的「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此外,柯一正、吳乙峰、小野等人發起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陳藹玲等人的「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跨界動員的「爸爸非核陣線」,他們雖有部分重疊、少量協調,幾乎透過各自的人際及網路連結,各自發展脈絡,再互為奧援。

《鄉民都來了》一書,提及社會資本概念中,「團結型資本」與「橋接型資本」的差異,前者指同質性高,凝聚力強,理念高度認同的人際團體,缺點是不易向外擴散;後者則指異質性高,凝聚力較弱,理念認同較分歧的團體。網路行動時代的優勢,就是運動者得以藉由網路的低成本與擴散性,強化橋接型資本,從白衫軍、拆政府到反核運動,都能看到不同運動者各自發揮專長,在運動目標的最大公約數下,從不同角度出發補位,相互連結的現象。

這類混搭行動的缺點是,理念不盡然緊密,目標不盡然相同。以反核運動而言,有些團體反核四,但不反核電;有些團體希望推動廢核,反對核一核二核三延役,但只要找到一致的大目標大方向,不同團體仍能彼此尊重,相互合作。

甚至,有些運動團體之外的組織或個人,也能各自發揮影響力,例如宣示反核的方儉、劉黎兒、彭明輝、楊斯棓,透過演講或出書或媒體專欄或臉書或部落格,各自從不同場域切入反核議題。

或如環保工作者陳玉峯等人,發起「廢核四百萬人環島接力行腳」,原住民歌手巴奈、那布與小孟,九月起也將開車巡迴環島,在各地開唱五十場宣示反核。作家伊格言則出版小說《零地點GroundZero》,從文學角度提出核災的警示與反思。

這些看似鬆散、目標及訴求不一的反核行動,當然並不完美,甚至腳步雜沓,但他們也像是網路串流節點,各自運作,沒有中心,互不統屬,因此很難找到控制閥,很難被封鎖打擊;對比政府與台電的擁核宣傳,後者雖然資源及組織強大,微妙地,卻很難跨出擁核團體動員所及的「團結型資本」,形成民意風向一面倒的奇景。

這幾波公民運動,同時檢證網路時代的優缺點,不可諱言,網路型行動降低傳統的組織門檻與成本,讓一個六十幾人的業餘組織,可以發動數十萬人的街頭行動。這類「眾包式的行動模式」,也讓現時公民行動充滿開放原始碼的精神,自發奉獻,容許失敗,相互培力,相互除錯,自由引用傳布,平等包容尊重。

這也是政府或企業等傳統機構的挑戰,因為,他們還不理解這股民氣的來源與模式;或者,他們還在自我安慰,以為一覺醒來,街頭散去,這些抗議者就不存在。

不,這些人一直都在,只是,他們原本散落四處,有些在大樹下的泡茶桌旁,有些在晚餐後的電視機前,有些在PTT的兩萬多個看板裡;如今,因為社群網路,他們有了一個異時異地的協同平台,只要民怨的根源不除,下一次,他們又會憑空湧現在街頭。

瀏覽次數:2296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