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拒絕使用Line、不上網打卡、減少臉書依賴、盡可能關閉App定位功能、限制讀小學兒子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不玩任何臉書測驗遊戲,我偶爾忍不住自問:「我是一個保守的反科技主義者嗎?」

這注定是一個複雜的申論題,或許,還能換一種問法:「我是否相信,科技總是為人類帶來幸福?」

這也是一個不容易回答的問題。作為一名黏網族,一方面,我無法忍受回到沒有網路的時代,連想像都不能;即使出國旅遊,短短幾天,我必定租購分享器或電話晶片卡,查地圖,查天氣,查交通路線,查覓食選擇,或藉此與失散的老婆大人異國重逢。

網路解放了人類獲取資訊的能力,同時打破時間與空間的物理限制,這絕對是科技帶來的文明突破。曾有一則笑話:這時代的人類基本需求是「陽光、空氣、水,與wi-fi」,我格格笑著同意。

另一方面,隨著日常依賴越來越深,網路帶來的威脅也越來越清晰,例如,科技作家尼可拉斯.卡爾(Nicholas Carr)入圍普立茲獎的爭議之作《網路讓我們變笨?》,試圖論證網路讓人類心智變得不易專注、傾向接收零碎無系統的資訊、深度閱讀與思辨能力隨之衰退;或是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的《在一起孤獨》,論述日益熱鬧頻繁的數位溝通,究竟增進人與人的親密感?或讓我們更加孤獨?

或者,如雪莉.特克在TED演講的描述:「我們把我們自己,從悲傷或白日夢中抽離,投入我們的手機裡?」

當人類日益浸潤在連線生活中,這些好奇張望與擔慮質疑,目前仍難拍板定論;但是,很難不讓人在心底埋下一點問號的芽苗。

在此同時,這時代的科技應用,至少牽涉其他四個面向的陰影,四個美好科技年代的恐怖床邊故事。

恐怖故事一:人造世界

首先是社會衝擊。2月間,比爾蓋茲談到「機器人稅」,這位科技富豪主張,未來,使用機器人取代人力的企業,應該為此納稅,至於這筆新課稅金,可專款用於教育及老年照護上。

這項主張,積極研發自動車的「特斯拉」老闆馬斯克(Elon Musk)也發言附和。馬斯克認為,未來,無法由機器人替代的工作越來越少,人類社會必須因應此一巨變,應該思考實施「基本收入制」,以減少失業衝擊。

反諷的是,川普政府雖主打提升就業機會,他的財政部長穆欽(Steve Mnuchin)最近宣稱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估計,人工智慧取代人類工作,「至少50年或100年後才會發生」。

他的話引發軒然大波,《連線 Wired》雜誌就大字指出,「人工智慧早就開始取代人類」,麻省理工學院研究數位經濟的部門,最近召開一項研討會,與會140位人工智慧專家都認為,人工智慧或機器人應用勢必嚴重衝擊就業人口。

根據他們的估算,2026年前後,機器人將擔負多數醫療診斷工作;2028年,95%的航管工作會交給機器人;2034年,大多數美國工廠的人類僱員會少於20人,財星500大企業的機器人產能將超過人力;2036年,多數醫療手術可能由機器自動開刀。

去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EF)也估計,2020年左右,也就是3年後,人工智慧與自動化帶來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將創造210萬個工作機會,也迫使710萬個職位消失,兩相抵銷,約有500萬個工作職位蒸發。

日本政府的評估更悲觀,他們認為,若不採取任何措施,2030年,也就是13年後,日本的就業人數將減少 735 萬人,加上老齡化的人口趨勢,對社會及經濟的衝擊難以想像。

雖然有一派主張,機器人投入大量生產後,物價將會非常便宜。向為科技樂觀主義者的《連線》創刊主編凱文.凱利(Kevin Kelly)也認為,網路與人工智慧早就逐漸取代人類工作,或與人類協作,飛機自動駕駛就是最好例證,重點在於,人類如何學習與機器共處,才能提升自己的工作價值。

問題是,未來20年的中低階層失業潮,尤其大量收銀、清潔、警衛等基層工作消失,若無轉職準備或社會安全網承接,對於貧窮線邊緣的家庭將是殘酷考驗。前述麻省理工學院的專家研討會估算,光是卡車司機,2032年將有半數被自動駕駛取代,屆時預計有175萬名司機失去工作。

面對這股大失業潮,人類真能無痛過渡到一個更富足、更平等、更自由的社會嗎?即使是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從比爾蓋茲、馬斯克,到《時間簡史》的史蒂芬.霍金,他們的疑問遠多於答案,這是第一個令人擔憂的恐怖故事。

恐怖故事二:地球不是平的

第二個恐怖故事,不能不談到,「數位時代加速分配不公」。

去年9月,《經濟學人》揭露一項數據,數位浪潮造就Google、臉書、蘋果等科技巨頭,一方面提供許多受歡迎的服務,光是歐美,一年就創造2,800億的「免費」經濟;另一方面,藉由數位化、全球化與併購風潮,財富集中的趨勢快速加劇。

1994年,美國前百大企業營收佔全國GDP的33%,2013年升高為46%;2000年,全美前五大銀行資產占比為25%,2013年快速增為45% 。

相對而言,美國新創公司的數量,創1970年代以來新低,大者恆大的法則,讓新創者生存不易,於是,矽谷創業者的夢想,轉為博取科技巨頭的青睞,出售公司獲利了結。網路無國界的便利性,也助長了跨國逃稅,據統計,全球30%的外國直接投資(FDI),都進入百慕達、開曼群島、巴拿馬等避稅港 。

科技業崛起的另一現象,是高市值、低聘雇,1990年代,美國底特律的三大車廠市值總和約360億美元,聘用了120萬名員工;2014年,矽谷前三大公司的市值已超過一兆美元,員工合計只有137,000人。

科技新聞網站「The Information」更直接點名,指稱若有一項「高市值、低聘雇」競賽,臉書無疑會勇奪冠軍,截至去年11月,這個社群帝國的市值超過3,300億美元,卻只有12,000名員工。

換言之,科技業這種「員工超高產值」的現象背後,是資金的磁吸效應,以及就業市場的空洞化。近年,無論是歐陸右翼勢力抬頭、英國脫歐或川普當選,科技業全球化推升的財富集中與貧富不均,都扮演部分角色。美國前勞工部長羅勃.萊奇(Robert Reich),或《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桑德爾,均認為科技獨角獸與外包文化,讓藍領與中產階級快速萎縮,對於社會、政治、經濟造成深遠的負面衝擊,甚至危及整個資本主義體系。

諷刺的是,網際網路興起之初,多數人對於數位科技的想像,是一個更民主、更公平、更少障礙、更多互助的美麗新世界。不過30年,科技在某些領域卻加深不公平的鴻溝,形成另一種難以跨越的階級,也推高一些障礙與壁壘,不只在總體經濟上、就業上,也反映在資訊自由及隱私操控上。

恐怖故事三:怪獸科技公司

第三個恐怖故事,關於資訊自由的隱憂,以下幾段有點艱澀乏味,但與每一個上網者息息相關,我試著大白話解釋。

科技巨頭變成金錢怪獸的另一例證,就是筋肉粗壯的電信公司或有線電視商,像是美國的康卡斯特(Comcast)與威訊(Verizon),他們也是近年媒體市場的大買家,前者併購了NBC、環球影業、夢工廠,後者更砸錢買下擁有赫芬頓郵報、Engadget、TechCrunch等網路媒體的美國線上(AOL),以及曾是網路霸主的Yahoo。

這些橫跨網路、電訊、有線電視、新聞娛樂的寡頭集團,同時也是華盛頓特區的超級說客,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打破「網路中立性」的法規限制。

「網路中立性」概念有幾個面向,核心是「網路服務供應商(ISP)不得對特定內容減緩速度,或限制流量」,原因在於,這些貪婪的科技巨頭一直希望效法有線電視系統,針對上網瀏覽內容推出不同方案的套餐,例如,消費者若進入線上遊戲網站或YouTube、NetFlix等視訊網站,就可能繳付更高費用,網速才不會受限。

2015年至今,這些宛若印鈔機的科技老大哥一直努力遊說,廢除關於「網路中立性」的限制。果然,川普一上台,就否定「網路中立性」概念,就像他否定溫室效應一樣。他任命的FCC(聯邦傳播通訊委員會)主委Ajit Pai,曾是威訊的律師,此舉引發網路人權團體如「電子前鋒基金會EFF」的批評,認為將摧毀網路的開放性,進一步淪為巨型企業的獲利工具。

毫不意外,康卡斯特、AT&T及威訊一致讚揚這項人事命令,這三家企業去年的稅後盈餘分別是80億、130億、160億美元,但他們希望賺得更多。

Ajit Pai一上任,就表明將尋求廢除「網路中立性」相關法規,「拆除投資、創新與工作機會的障礙」,隨後撤回FCC對上述寡頭科技公司的四項訴訟。

此事為何重要?川普政府若持續否定「網路中立性」原則,未來,除了消費者被迫繳付更高費用,取得順暢瀏覽網站的權利;擁有大筆現金的網路公司諸如Google、臉書,也能藉由付出高額「保護費」給網路服務商,加快他們的傳輸速度。相對地,沒有資源的小型網站、個人網站、非營利團體官網,網友連線速度將會拖慢,讓網路世界「大者恆大,強者更強」的法則益形嚴重。

這也提醒我們,「開放、平等、自由、去中心化」一向被視為網路文化的基因,然而,我們的自由何等脆弱,何等容易淪為商業機制的俎上肉、買路財。如果「網路中立性」原則被推翻,未來,台灣的網路服務商也可能比照辦理,除了原本依上傳/下載速度訂出的費率,另推出各種「上網套餐」;新聞媒體或小型網站可能被迫付費給ISP,就像購買臉書廣告,以求更快、更順暢的接觸網友。

恐怖故事四:可恥但有用

第四個恐怖故事,是「個人隱私的商業濫用」。

3月28日,在法律學者及民間團體抗議下,美國眾議院以215對205票,廢除「寬頻及電信服務消費者隱私保護」條款,簡言之,網路服務商可以不經消費者同意,將用戶的網路瀏覽紀錄,賣給第三方作商業使用。

若以台灣舉例,此事意味著,無論你使用台灣大哥大、中華電信的固網或無線上網,你的瀏覽行為、每一個造訪網頁的紀錄、上網地點與App使用習慣,都可能成為電信商與廣告公司的收銀機。

或許你會問,「瀏覽紀錄」可以吃嗎?有多值錢?這事,問臉書最知道。

2006年,一名臉書產品經理Leah Pearlman不斷建議高層,在每一則貼文加上「讚(Like)」按鈕,當時她認為,若有一種表達肯定支持的簡便方法,就能提升臉書留言的討論品質,讓虛擬人際關係更緊密。

三年後,臉書終於推出「讚」功能,隨即席捲網路世界,YouTube、Twitter、Instagram紛紛加入「一指傳情」的社群旋風。更重要的發展是,「讚」成為臉書收集用戶喜好、瀏覽紀錄、政治及消費立場的拇指金礦。

前年元月,美國國家科學院的線上期刊《PNAS》刊出一篇論文,由英國劍橋大學心理系、美國史丹佛大學資訊科學系的研究者合力完成,根據量化實驗,臉書光是收集你的按讚行為,就能預測你的性格。他們估算,只要蒐羅你臉書的150個讚,就可能爸媽一樣了解你;只要分析300個讚,就會與你的另一半同樣理解你的內心戲。

就在不知不覺間,臉書不斷紀錄你的按讚內容,連同你的個人資料、家庭成員、政治偏好、點閱紀錄、不動產類型及價值、信用卡類型及消費額度等98項指標,分析組成你的「廣告偏好」,再藉此媒合廣告主掏錢投放。

這種追蹤網路瀏覽及按讚行為的數據科學,造就了「重定向廣告(Retargeting Ads)」。舉一例,當你在臉書或Google點擊了日本京都的遊記文章,接下來,你會不斷在臉書塗鴉牆或嵌入Google廣告聯播的網頁上,看見關於京都的飯店廣告或旅行社行程,不斷不斷向你招手推銷。

這是一項「可恥但有用」的廣告技術,因為,它植基於你的瀏覽行為與Cookie紀錄,而且不必經過你同意,當你使用這些網站服務,就已默許它們收集你的網路隱私。換言之,臉書這家不生產內容的社群巨人,與其說是一個不完美的資訊傳播平台,不如說是一家完美的大數據廣告公司,它的營運模式一言以蔽之,就是「吸引媒體機構與個人無償奉獻內容,再蒐集所有用戶的個資、人脈及網路足跡,販售給全世界的廣告商」。

正如英國學者克里斯蒂安‧福克斯(Christian Fuchs)在《社群媒體批判理論》一書的評論:

在它的隱私政策裡,臉書避免說它在販賣用戶生成資料、人口學和用戶行為的相關資料。它用的是與第三方「分享資訊」,而這不過是將用戶資料商品化的委婉表達。臉書2012年12月的隱私政策宣告文件裡,分享一詞出現的次數多達85次,銷售/販賣/買賣等詞則是一次都沒有出現。

這正是當代科技公司如何濫用「分享」一詞,作為獲取暴利、抬高市值、增加股東EPS的隱身話術。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催生「讚文化」的Leah Pearlman,後因工作壓力太大,先是請假半年去印度旅行,成為一名佛教徒,隨即辭職離開臉書,試圖轉型為插畫家。她一度利用臉書推廣她的作品,後來發現,自己會不斷回去看按讚人數,幾乎染上一種數位強迫症。

於是,她安裝一個瀏覽器外掛程式「News Feed Eradicator(塗鴉牆消滅者)」,每當她打開臉書首頁,塗鴉牆上的影片、廣告等訊息流會全部空白,只被一句隨機格言取代,例如,「如果我們不能掌控自己,世界就會掌控我們。——William Feather」。

今年二月,Leah Pearlman接受網路媒體「The Ringer」訪問時說,她當初建議加上「讚」,單純基於良善動機,完全沒想到演變至此。她反問記者:

「你看過《黑鏡》嗎?(Netflix的熱門影集,探討科技時代的監控、操縱、人性扭曲)」,她說自己感到驚嚇,因為現實世界已經離劇情不遠了。

Pearlman的故事,提醒了一句網路時代的箴言,值得燙金裱框:「如果某個產品是免費的,那麼,你就是那項產品。」

以臉書為例,每一天,它像一艘超大型的流刺網漁船,來回拖過19億用戶的照片、貼文、影片、個人資料、瀏覽紀錄、人際互動、從小到大的人脈連結,連同用戶創造的流量與注意力,一併轉賣給各種廣告主,這正是這家公司去年第四季廣告成長53%,單季營收88.1億美元的奇門密技。

而今,那些肥滋滋的電信網路服務商,也聞香撲上來,垂涎想分一杯羹。

熱愛網路的盧德主義者

花了5,000字碎念,我的四個恐怖床邊故事講完了。或許你又問,難道,我們要放棄科技進步帶來的強大連結?難道,不正是網路、自動化、社群串連、人工智慧等技術突破,為文明創造無數美好可能?

關於這件事,我們可以倒帶200年。1811年,歐洲曾興起一股「盧德運動」,一群反對紡織工業化造成工人失業的抗議者,不斷闖入工廠,砸毀織布機,這股怒火持續了4年,直到紡織廠老闆雇用警衛射殺抗爭者、政府也以軍隊及司法手段鎮壓,「盧德運動」才被撲熄。

然而,盧德主義(Luddism)成為反省科技負面影響的重要思潮。回到今天,當然,少有人期待人類社會退回工業時代之前,以人力紡紗織布、以信鴿取代手機、以羊皮紙取代電子閱讀器。不過,後世科學家發現,盧德主義有時正是促進創新的推手,一種不盲信科技、反對過度消費、省思創新必要性與公平性、阻止科技趨勢戕害人性與環境的辯證力量

毫無疑問,科技作為一種手段,絕對有推進文明、改善人類生活的莫大潛能;但此同時,科技正以難以想像的速度,重新形塑我們的世界。作為一名熱愛網路生活的數位公民,或許,此刻我們可以問:

我們可能擺脫科技的高度制約嗎?我們能夠驅使科技為弱勢者帶來幸福嗎?就像這個試圖以3D列印與開源分享,製造低廉但先進義肢的本土案例

我們可能透過網路抹除更多不平等嗎?我們能否抗拒科技公司的貪婪,抗拒他們無止盡從網路平民身上榨出汁液,將世界推向資訊與所得的雙重貧富鴻溝?

若放進本地脈絡,我們能否推動自己的「網路中立性」法規?延宕中的「反媒體壟斷專法」與「新匯流五法」,能否促成一個自由與公平的傳播環境?近年風波不斷的中嘉集團、東森電視、台灣寬頻購併案,如何可能影響未來的媒體版圖?

最後,我們能否邁向一個更透明的資訊社會?擁有更多網路近用的知情權,擁有更多數位政治的發言權,抵抗來自公私部門的網路監控、隱私侵犯與自由限制?

1984年,喬治歐威爾的預言並未降臨,那年,好萊塢對科技的浪漫想像,幻化為一部愛情喜劇《神通情人夢》(Electric Dream),一台意外產生人工智慧的個人電腦Edgar,會作曲、彈奏音樂、講幽默笑話、墮入情網、爭風吃醋、為主人追求女友,最後自我毀滅,成人之美,簡直是插電版本的大鼻子西哈諾。

那年,我高中剛畢業,正在南陽街重考;一考上大學,就迫不及待選修了「資訊科學概論」,以為會遇見Edgar,不久後,我在Basic語言與打孔卡之間後悔莫及。

如今,我們對於電腦與人工智慧的想像,早已遠超過那部少年維特式的單機電腦,除了更早的《銀翼殺手》,後來的《駭客任務》、《雲端情人》、《人造意識》、《關鍵報告》、《獵殺代理人》、《遺落戰境》、《成人世界》、《攻殼機動隊》,成為這時代賽伯格(Cyborg)的映像投射。

30幾年後,我們赫然發現,科技既不浪漫也不邪惡。那些邪惡與浪漫,都來自於人性的不饜足,以及種種寂寞,渴求,野心,濫用。

附錄、下一步

有些人不在乎數位隱私,沒問題,這是個人自由。然而,如果你在意隱私、網路監控、資訊自由、科技對人類未來的衝擊,如果你想知道我們身處的數位環境,如何正在實現影集《黑鏡》般的科幻劇情,以下是一些你可以關注的網站與書籍。

延伸連結:

電子前鋒基金會

資訊人權貴ㄓ疑(朝陽科技大學資管系副教授洪朝貴個人網站)

推動網路中立性立法臉書專頁

g0v NEWS(零時政府新聞頻道)

The future of the open internet — and our way of life — is in your hands(剖析電信巨頭如何破壞「網路中立性」的單篇文章,文長,但值得一讀。)

Ten simple rules for responsible big data research(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召集二十位專家,討論出「大數據研究的十項倫理原則」。)

A FAQ on tech, jobs, and wages(麻省理工學院數位經濟專家Andrew McAfee,針對科技衝擊就業與薪資的研究簡報。)

98 personal data points that Facebook uses to target ads to you(華盛頓郵報分析,臉書如何暗地蒐集你的資料,即使你未開啟臉書頁面,只要你瀏覽任何有臉書分享或按讚鈕的網頁,它都能追蹤並記錄你的數位足跡。)

別再玩「你最神似哪一位電影明星」,以免個資洩光光!(關於臉書測驗遊戲的個資風險。)

Data Selfie Analyzes Your Facebook Usage to Show What Companies Can Learn About You(一款名為「Data Selfie」的Chrome外掛程式,側錄你的臉書使用狀況,分析臉書官方可能取得哪些資料。)

Google won't be able to resist listening in on your conversations(「Google Home」等語音機器人如何可能變成家庭監聽的黑暗兵器。)

延伸書籍:

社群媒體批判理論》五南圖書

在一起孤獨》時報出版

被科技威脅的未來》天下雜誌出版

誰控制了總開關?》行人文化

第二次機器時代》天下文化

隱形帝國:誰控制大數據,誰就控制你的世界》如果出版

搜尋引擎沒告訴你的事》左岸文化

分享經濟的華麗騙局》大寫出版

數位併發症》時報出版

別讓科技統治你》天下文化

網路讓我們變笨?》貓頭鷹出版

瀏覽次數:83770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