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新舊任尚未交接,台灣已有新功課。這場選舉下來,再次浮突憲政改革議題;口口聲聲全力改革的執政黨,推出一名毫無新意的閣揆,也再度顯現體制的荒謬。現在到2016之間,何以是修憲的重要窗口?為何修?如何修?或許是選後最值得關注的議題。

除了選後的種種效應,此外,巴勒斯坦、香港、亞馬遜書店的警示,還有,台灣渴水中。以下是七先生的一周大事。

學者籲修憲:2016前是最好時機

(註釋)修憲的歷史窗口。

(引述內文)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表示,國民黨潰敗後馬總統辭去黨主席,退出黨務,卻又任命毛治國擔任行政院長,連藍委的支持度都不高,只是更凸顯現行憲政體制的荒謬,意即剛剛才在大選中被民意拋棄的總統,竟可繼續任命民意基礎更差的行政院長,未來的決策機制恐將更「黑箱化」。

 顏說,現行憲政體制下總統擁有決策權,但都丟給行政院執行,由政院向立法院負責,是標準的「有權無責」。若總統與國會多數是同一黨則狀況更糟,因為行政體系可以不理會國會所代表的民意,一意孤行。

【相關連結】

北市向美河市建商討77億

(註釋)政黨輪替的好處,即使是地方政府。

(引述內文)驚爆貪瀆弊端的美河市聯合開發案,因權益分配不均,致北市府遭監察院糾正,前天台北市長郝龍斌與準市長柯文哲會面前指會透明處理該案,昨北市捷運局終於公布做了一年的重新鑑價結果,合作建商日勝生至少須再支付近七十七億元給北市府。捷運局說,若日勝生不付,此案要進入仲裁或民事訴訟,將由新任市長決定。

北市捷運局長蔡輝昇昨指,依監察院糾正意見,重新委託五家不動產估價廠商與兩家營建廠商,對土地及建物重新鑑價,確認美河市二○○六年鑑價土地成本偏低,將向日勝生追討最少七十六億九千八百餘萬元。捷運局聯開處長李政安指,日勝生已提供兆豐銀行連帶保證書三十五點三億元,需再補逾四十一億元,已發函通知建商,待回函再研議付款最後期限。 

新南投縣長保清境 遭嗆「祈禱房子不會滑下」

(註釋)新任縣長現形記。

(引述內文)林明溱說,清境早年都是種高麗菜,影響到水質、導致地質鬆軟,因此改為經營民宿,國人才會想要去清境,這是既成事實,縣府要把它合法管制及防致補救,才能有效管制,什不要去打壓拆,不要讓人覺得政府在找麻煩,希望環評委員等幫忙解決問題。

環委陳尊賢說,林縣長要祈禱未來4年不會有房子滑下來,若有兩千人因此滑下去,要怎麼負責?現況若是違法就是違法,且違法就地合法有很多先決條件,積非成是那就不用法律,未來四年可能不會發生事,但以後幾任何時會出事,只能問上帝。

法國國會通過議案 承認巴勒斯坦為國家

(註釋)歷史悲劇的微妙轉折。

(引述內文)法國國會2日投票通過決議文,要求法國政府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這也是繼英國、愛爾蘭、西班牙議會以及瑞典外交部後,又一個承認巴勒斯坦的歐洲國家,並且在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已有135國認可巴勒斯坦。

【相關連結】

內有洋蔥 港學生絕食宣言全文

(註釋)因為抗議警察施暴、要求政府對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進行絕食,港人發動幾項連署,希望國際社會注目聲援。

(引述內文)心靈上,我們都感到疲乏無力 - 面對高牆般的政府,我們是脆弱易碎的雞蛋;面對警察揮動的警棍,我們是手無寸鐵的年輕人;面對沉默的人群,我們是不顧聲嘶力竭也在吶喊的學生。我們猶如再也看不見以往年輕人所憧憬的美好未來,在這六十多天以來,香港像是變了樣的城市,眼看香港市民向來珍而重之的價值 - 平等、自由、公義,被蠶食、被摧毀。我們疲憊,但信念仍然堅不可摧。面對崩壞的政權,如今我們已別無他法。我們只能放下肉體上的渴求,以絕食來告訴政權,我們要一個真正的普選,我們要政府撤回人大決定。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今天,我們甘願付上代價,負上這個責任。

我們的未來,我們會奪回來。

【相關連結】

台灣十年來最嚴重枯旱,七成地區缺水

(註釋)台灣的身體缺水中。

(引述內文)選戰結束了,關心一下這個。七成地區缺水了 !!! 新上任的縣市長注意一下,如何保持區域不缺水,這應該是最重要的政績項目之一。

第一階段限水區域(水情燈號為黃燈):新北市板新地區、桃園縣(含新北市林口區)、新竹縣市、苗栗縣、台中市(含北彰化)、台南市、高雄市。水情稍緊區域(綠燈):澎湖、彰化南部、雲林、南投、嘉義縣市。

保羅•克魯曼:警惕亞馬遜的壟斷力量

(註釋)警惕亞馬遜,以及所有寡占企業的力量。

(引述內文)目前亞馬遜還沒有嘗試壓榨消費者。實際上,它為了強化主導地位,一直在系統性地保持低價。它所做的實際上是利用市場地位擠壓出版商,即壓低自己為買書付出的價錢,於是就有了與阿歇特的衝突。用經濟學術語說,亞馬遜並沒有,至少現在還沒有,像典型的壟斷企業那樣運作,即賣家利用市場控制力來提高價格。但它的確是一個壟斷買方——有能力壓低價格的佔據主導地位的買家。

而在這一方面,它的力量的確強大,實際上比其市場份額數字所顯示的還要強大。圖書銷售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公眾的關注和談論,正因為如此,出版方才會讓作者疲於奔命地參加活動推介新書。你買書是因為聽說過這本書,因為其他人在讀,因為它成了議論的話題,因為它登上了暢銷榜。而亞馬遜所擁有的,就是扼殺公眾關注效應的實力。多花一些精力,肯定可以買到你聽說過,但亞馬遜不賣的書。但如果亞馬遜不賣那本書,你聽說那本書的可能性本身就會小很多。

那麼,我們能信任亞馬遜不會濫用這種影響力嗎?阿歇特出版社的糾紛已經解答了這個問題:不,我們不能。

瀏覽次數:4635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