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才剛開始,兩岸傳媒圈的新春第一炮就讓人驚心動魄,高潮迭起!

過去幾年中國各地因土地開發、工資拖欠與環境污染等事件抗議不斷,但這次聲援《南方周末》行動,有別於過去為「私利」而爭,而是為「公益」而戰,並且是繼聲援劉曉波「零八憲章」後,另一次為爭取言論自由的重大集結,不僅罕見,也別具意義。

南周事件仍在延燒,中國的憲政體制與新聞自由會如何發展值得關注,而令人期待的是,當越來越多的中國公民敢為言論自由公開批評政府,中國的民主化也越有希望。事實上,有幾次機會和中國的傳播學者及博客聊起媒體與民主,這些年他們早已利用各種方式試圖擺脫國家控制,爭取言論自由,對於台灣媒體自由與民主化的發展也有著濃厚的興趣,但有趣是,他們竟同時擔憂,如果有一天中國媒體真的開放,是否也會向台灣一樣走向財團壟斷的危機。

台灣媒體的改革比中國多走了幾步,新聞自由也曾有過幾年的美好光景,但這幾年財團逐步掌控媒體後,前方的路卻是步步驚心。雖然年初立法院有機會修訂廣電三法,限制財團擴張版圖,但最終卻因「過於草率」而功虧一簣。

去年9月1日萬人上街,要求NCC制定「反跨媒體壟斷法」,但主委石世豪卻表示制訂專法需要兩年時間,不過,在民間壓力下,隨即改口表示今年三月就可以提出草案。

而原本對於反媒體壟斷冷嘲熱諷、沒在關切的國民黨,卻在立法院院會快結束前,突然變臉,國民黨團書記長吳育昇表示,雖然民進黨提出的廣電三法修正案有瑕疵且不完備,但仍願意支持,迅速加入媒體改革行列。

不料,就在法案三讀前夕,許多人認為改革有望之際,NCC卻表態反對修法,府院黨也順勢急踩煞車。荒謬的是,信誓旦旦表示支持反壟斷的吳育昇隨即改口辯稱,先前支持修法是議事策略靈活運用,要凸顯民進黨版本的盲點;而立院副院長洪秀柱也表示,並不希望媒體被壟斷,但修法須周延考量,而不是以民粹方式來達到目的。

的確,立法不該搞民粹,朝野協商的版本也有諸多需要商榷之處,但如果推說過程草率而阻擋修法,那麼,國民黨和NCC不只是自打嘴巴,還是自取其辱。

其實,這次廣電三法修法並非急就章,早在去年5月,多位民進黨委員已提修法版本,反對媒體壟斷。5月21日,交通委員會進行討論,當時國民黨百般阻擾,民進黨卻未能奮力推動,一直到民間要求修法的聲浪越來越大,才再度將其納入議程。

換句話說,立法院至少從去年5月開始,就有機會針對反壟斷法認真討論,提出完善、有效的規範,但忙於為己鬥爭的立法院,根本不想理會人民的要求,關心影響台灣民主與言論自由甚鉅的反壟斷法,這種漠視就是縱容財團持續坐大。

然而,更大的問題在NCC。事實上,NCC成立沒多久,民間社會就已提醒要注意媒體壟斷問題。NCC其實也很清楚財團控制媒體對台灣民主與言論自由的危害,但卻無法有效使用既有的法律解決窘態,更從未認真制定反壟斷法規,改善媒體環境。因此,包括「二中案」、「旺中案」、「大富案」等重大爭議案件,NCC總是以「附款」的方式有條件通過審查,這也讓財團只要變更股權、調整人事,或隱忍幾年等到「大限」一過,就可以輕輕鬆鬆擁有媒體,而獨立機關卻在無形中放水,成了財團壟斷媒體的幫凶。

相較於中國,台灣享有更多的言論與新聞自由,但人民用生命換來的自由,這些年卻日漸深陷於國家與財團共謀的威脅之中,雖然,台灣政府不會像中國政府直接控制媒體,但放任財團操控媒體結果,一樣會讓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受到嚴重傷害,也難怪中國的媒體工作者及傳播學者雖然羨慕台灣的傳播自由,但對於台灣媒體的未來,卻和我們同樣憂心。

瀏覽次數:10901

延伸閱讀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