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三月很熱鬧,3月9日,「全台廢核大遊行」在北中南東同步展開,22萬名群眾強烈表達反核立場;3月10日,「雪域在燃燒 圖博要自由」─西藏抗暴54週年大遊行,抗議人士為了悼念自焚的百餘位圖博僧俗上街,雪山獅子旗飄揚台北街頭;3月16日,1000多名群眾從台北14、15號公園出發前往總統府,百名學生「六步一跪」,以身體苦行,要求「重建樂生  追討正義」。

這些遊行只是三月諸多抗議事件的一小部分,其實還有反對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揭露屏東高屏大湖不當開發案、移工團體及跨黨派立委聯合召開的國籍法修法記者會、拒絕公平會黑箱審查壹傳媒併購案、法務部強制拆遷華光社區、抗議集集攔河堰供水給六輕導致「湖山水庫」面臨安全危機的抗議行動等。這些遍及屏東、台南、台東、高雄、雲林、台北,涵蓋勞工、移民、環境、社區、人權各式各樣與公共政策、大眾生活有關的抗議或陳情,每個月都在台灣各地不斷發生。

不過,大部分的事件都不會成為「新聞」,因為在主流媒體大多看不見,有些幸運地登上媒體版面,但通常只有一天的壽命,甚至在某節新聞播出後,就消失無影。

例如,3月9日的「全台廢核大遊行」,雖然引起不少不少媒體的關注,但沒多久就被馬總統家的「低調」婚宴給打敗。22萬人同步上街卻抵不過謎樣的「人魚線」,蔡沛然搶盡了版面,幾乎所有的媒體瘋狂地繞著駙馬爺的長相、財富、身世打轉,新聞媒體著迷於一位初登場的閃亮明星,卻忘了告訴大家第一家庭的婚姻會牽扯到什麼樣公共利益、背後有那些可能的政商關係。

不過更精彩的還在後頭,「媽媽嘴雙屍命案」和「醃頭案」稍稍趕走了駙馬爺的「人魚線」,也稀釋了媒體及民眾對第一家庭婚姻的關切,而核電或六輕等公共議題早從許多媒體消失不見。

驚悚的故事、撲朔迷離的案情,本來就會是媒體和大眾關心的焦點,究竟是財殺?情殺?還是有不可告人秘密?大家都想繼續看下去。只是媒體記者取代了警察,扮起了柯南,為大家模擬現場,剖析案件,個個彷彿都像是台灣變色龍及藍色蜘蛛網的盛主播,熱切地為大家抽絲剝繭,帶觀眾一探究竟,完全不在乎是不是會誤導觀眾,或者會不會造成媒體審判,傷及無辜。

不僅新聞報導為之瘋狂,談話性節目的名嘴也不甘寂寞,親自下場為大家示範案情發展。其中最經典的當然是中天電視台《新聞龍捲風》主持人戴立綱與來賓彭華幹,在「媽媽嘴雙屍命案」的八里現場為大家作的實況分析。

不過,主持人加來賓的誇張肢體動作與激動豐富神情,以及臆測性的現場重建,卻引起社會的不滿,不但遭到觀眾投訴:「死了兩個人還開香檳慶功...談話性新聞節目墮落到這個地步,真的感到非常羞恥」,還受到同業的批評,質疑《新聞龍捲風》不顧新聞道德,破壞案發現場。

但即使如此,《新聞龍捲風》卻創下1.24的收視率新高,還以0.02之差,首度超越東森《關鍵時刻》,是當日有線收視率排行第9名,並居同類型節目第1名。而主持人戴立綱也十分開心地在臉書上感謝粉絲們的熱情支持。

事實上,除非被NCC重重的罰款或民眾大大的抗議,否則即使被網友酸到死、被觀眾罵到爆,《新聞龍捲風》大概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電視台也不會太在意外界批評聲浪,媒體老闆就算不鼓勵,恐怕也是默許。畢竟在商言商,1.24的收視率可以為電視台帶來短期的小小利益。

只是,1.24的收視率有什好高興的呢? 如果這樣都可以切蛋榚、開香檳,那轉播經典賽一度飆到收視率21.54的緯來體育台,不就該包下台北101,大放煙火?就算不和全民瘋狂的棒球熱相比,1.24的收視率有什麼好高興的呢?1.24的收視率不就意味著,同一段時有98.76的觀眾不看這個節目嗎?

如果在商人的眼裡新聞只是商品,那麼收視率1.24其實只是個超小眾的市場,還有很大的「藍海」值得這些媒體大亨拼命追逐。只是我們的媒體大亨及新聞從業者似乎不太關心觀眾需要什麼樣的內容,只是習慣性的用過去經驗,以及飽受批評的收視調查法,想像觀眾想看什麼,但卻又經常猜錯。讓人不禁想問,到底是什麼樣新聞專業? 什麼樣的媒體大亨?什麼樣的媒體環境?什麼樣的傳播政策?讓我們的新聞工作者有了1.24的收視率就大大滿足、大大開懷,開開心心地開香檳、切蛋榚,歡歡喜喜地大大慶祝呢?

1.24的收視率有什麼好高興?當然,高興的也許是極少部分的媒體工作者跟他的老闆,畢竟也是得用心努力,才能打敗的同行。但長期來看,新聞頻道若不跳脫這蠅頭小利思維,走入社會了解觀眾的需要,用易懂的方式報導與觀眾有關的公共議題,不僅整體收視率逐漸下滑,更會失去了社會的信任。可怕的是,當新聞不再受到社會信任,不但這個「產業」會大幅衰退,也可能讓整個社會陷入公共事務無能的冏境。

還記得李泰安嗎?當年高潮迭起的「搞軌案」不僅受到全民矚目,李泰安的「泰山休息站」更是全國著名的旅遊景點,他的父親李聚寶還成了商管書籍的封面人物。但這個案子究竟是財殺?情殺? 還是有不可告人秘密?瘋狂的媒體與觀眾終究沒有搞懂。「搞軌案」畢竟是關乎社會大眾公共安全的議題,到底有沒有政府官員為此負責?鐵路安全是否因此改善?自己搭火車時會不會巧遇「搞軌」,不幸翻車?對許多人來說,至今仍是一個謎!當然,我們也想繼續看下去!

瀏覽次數:20762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