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政府的治理通常有兩個重要的機制,一個是官僚,一個是專家。官僚是必要的行政體制,透過科層組織方便國家機器運作;而專家是擁有專業知識的專業者,透過專業知識與技能提供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法,或者規劃國家發展方向。

官僚和專家在國家治理上經常是結盟合作,或者早已融為一體,不僅是技術官僚,專家也可能是政務的領導者,台灣的中央政府就是這種典型。

這樣的結合是當代社會的正常現象,因為即使是民主政治仍需要專家治理,只是兩者水乳交融及權力相交,繁衍出來傲慢與利益,有時反而為社會帶來各式各樣的悲劇。3月9日在北中南東同步上街的「全台廢核大遊行」,以及3月16日舉行「追討正義  重建樂生 樂生316遊行」,就是要敬告傲慢的「專家-官僚複合體」,人民不是蠢蛋,不是好欺負的!

20年前,台電及原能會就以專家之姿告訴大眾核四一定要建,他們堅定的意志,早就決定不理會人民反核的聲音,要一意孤行。即使上街抗議群眾中,有不少是來自民間的專業人士,但在專家的眼界,一樣是無知的鄉民,他們的意見根本不被看在眼裡。

專家-官僚複合體不只傲慢,還滿口謊言與威脅。台電一下子告訴我們,不蓋核電,電費就漲;但沒多久卻又說:漲不漲價和核電無關!20年前,台電還告訴我們:沒有核電就會沒電。但,20年後,台電說法沒變,卻一樣有電!

專家-官僚複合體也會把他認為最好的方案強迫推給大家,但這些方案卻不一定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也未必是對社會最有利的長遠之道。就像政府解決能源問題的作法永遠只是核電優先,但卻從來不同時正確且清楚的告訴大眾其它能源的好處,也不提供替代方案讓我們比較、選擇,除非有其它管道,人民只能接觸台電選擇性給予的專業評估。

對台電而言,興建核四或許是條難以回頭的路,不過,江院長也說:要先確保核四安全,公投才會進行。但政府若是想硬上,台電也會想盡各種辦法告訴我們核四是百分百安全。然而,世界上沒有人可以保証核電不會出事,也沒有人敢說核廢料對人類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即使是有天台電保証工程施作、監督管理安全無虞,但也請大家務必留意,台電是否將台灣所處的斷層、地震風險一併評估,否則又將是用專業包裝的選擇性謊言。

「樂生保留運動」也是同樣的問題。位於新莊的樂生療養院是台灣重要的歷史記憶,當年日本政府因對漢生(麻瘋)病的無知與誤知,將從台灣各地抓來的「院民」強制關進樂生療養院,從此揹負「麻瘋」的污名。

這些當時被「囚禁」在樂生院的青年們,如今不但老去,甚至死去,但身上的污名卻從未離去。只是,被污名的不只是身上「苔疙」,他們還被認為是阻礙新莊捷運興建與都市發展的破壞者。

事實上,2007年4月,在6000人參與的「全台鬥陣挺樂生」大遊行就提出「樂生  捷運可雙贏」的訴求,社會運動團體及民間專業人士很明白的告訴政府,可以透過「分段通車」先減緩新莊交通問題,尋找其他機廠位址,讓捷運通車與樂生保留可以雙贏。王偉民工程師甚至多次警告樂生所在地質複雜,強挖將會造成走山、崩塌,後果不堪設想。然而,政府卻不願採納,反而以專業與官僚的姿態表示樂生一定要拆,否則捷運無法通車,新莊市民權益會大受影響。專家-官僚複合體不但不聽民間的意見,反而散佈著恐嚇式的語言,將議題簡化成為非黑即白的選擇,並製造「捷運通車」及「樂生保留」二元對立。

令人遺憾的是,因為官僚體系的一意孤行,一座具有重要歷史與文化意義的樂生療養院遭到強制拆除,新莊機廠工程也因為地質問題面臨走山危機。更荒謬的是,當時被視為無用的「分段通車」主張,6年後郝龍斌卻在區段線環狀通知典禮上表示:考量新莊地區交通不便,因應廣大居民需求,在確保營運安全的條件下,新莊線分段通車可再延駛到迴龍站。

問題是,這段時間對新莊居民及樂生院民造成的傷害,由誰負責?

專家有專業知識,官僚有國家權力,兩者結合本的確有機會將社會發展帶往良善之地,只是專家與官僚結盟後的「專家-官僚複合體」,往往讓專業成了暴力,不但從未,也不會揭露背後複雜的政商利益關係,專家甚至成了官僚的背書者、社會的恐嚇者。

瀏覽次數:7143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