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鴨子,黃色小鴨讓人開心歡笑,「鴨子王朝」卻令人心生恐懼。

「鴨子王朝」(Duck Dynasty)是美國當紅的電視實境秀,每周收視人數高達一千兩百多萬,今年前九個月節目廣告收入約八千萬美元,相關商品收入更高達四億美元,被A&E電視頻道視為金雞母。

參與演出「鴨子王朝」的成員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羅伯森(Robertson)家族,他們以販賣獵鴨者引誘鴨群的鴨鳴器工具「鴨子司令」而致富。家族成員都是虔誠教徒,個個聖經不離口。其中男性都蓄長鬚,穿著打扮頗有六0年代嬉皮遺風;今年已六十多歲的菲爾是家族老大。

這次替家族惹禍的也是菲爾。他在接受GQ雜誌訪問時,不但把同性戀形容為有罪的獸行,並且毫不保留地以性器官來表達他的觀點:「對男人來說,女人的陰道比男人的肛門更能激發慾望」。

菲爾不但反同性戀,在同篇訪問中對種族問題,他也流露出白人至上心態的論調:「我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任何黑人受過虐待,一次都沒有…我也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一個黑人咒罵說『那些該死的白人!』,一個字也沒聽過。你說,他們快樂嗎?他們很虔誠,他們唱歌,他們很快樂,沒有人唱悲傷的藍調」。

菲爾這兩段談話可以想見當然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同性戀與種族問題一向是敏感議題,電視節目誤踩地雷者,例如ABC的Jimmy Kimmel Live,在今年十月的「兒童論壇」單元中,因為一位童言無忌的兒童建議「殺光所有中國人」,以解決美國所欠中國龐大外債問題後,即已引發全美華裔族群的群起抗議,白宮與中國外交部也發表聲明譴責,遑論像菲爾羅伯森這樣的成年人以及這麼高人氣的名流?

而且,菲爾這些充滿惡意的談話,更觸碰到民權運動至今尚未癒合的歷史傷痕。路易斯安那州跟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市一樣,都曾是民權運動的發源地;在蒙哥馬利發起大規模、長時間罷乘公車運動前,路易斯安那即已發動過罷乘運動,抗議白人黑白分座的種族歧視。如今事隔六十多年後,出身路易斯安那的「鴨子王朝」成員,竟然說他從未看過黑人受虐,並且描述黑人每天唱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顯然是在扭曲歷史、顛倒是非。

從一八五二年《黑奴籲天錄》出版至今,美國民權運動走的始終是一條迂迴坎坷又前進後退的道路。南北戰爭雖然解放了黑奴,但直到一九六0年代,在長達將近百年期間,黑人仍未獲得平權地位。所謂「隔離但平等」原則,更成為南方各州制定歧視黑人單行法令的依據;「祇限白人」(white only)的告示招牌,在南方各州的餐廳、圖書館與大眾運輸等公共場所更隨處可見。即使一九五四年最高法院的「布朗案」,判決黑白分校違憲;一九五五年蒙哥馬利市發動罷乘公車運動;六0年,北卡羅萊納州發起「進佔餐廳」運動;六三年,金恩博士領導二十萬人進軍華府,讓民權運動形成風起雲湧之勢,但黑人的平權仍然未獲保障。

一九六四年詹森總統簽署的「民權法案」,以及六五年的「投票權法案」,雖然讓民權運動在法律層面取得了形式上的勝利,但種族歧視的歷史病根卻仍未徹底根除,否則又何來一九六八年金恩被殺?九0年代因白人警察毆打黑人而引發的洛杉磯大暴動?以及即使黑人已入主白宮六年後,「鴨子王朝」成員仍然公開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等等?

「鴨子王朝」惹禍後,A&E雖然道歉並且暫停菲爾羅伯森的演出,但讓人心生恐懼與憂慮的是,極右翼的保守派政治人物(當然都是白人,例如裴琳)竟然公開聲援菲爾,甚至有人把他比擬為蒙哥馬利罷乘運動中的「民權之母」帕克斯(Rosa Parks)。「鴨子王朝」的粉絲觀眾不但抗議A&E讓菲爾停演的決定,有些人更瘋狂到向A&E主管發出死亡威脅。羅伯森家族雖然發表聲明表示遺憾,但仍然堅持菲爾所言完全依據聖經,毫無後悔之意。更離譜的是,A&E最初雖決定菲爾無限期停演,但短短一周後即解除對他的禁令;一個證據確鑿有反同性戀與種族歧視紀錄的「白色鴨子」,在千萬「白色粉絲」的擁戴下,又重回「王朝」。

「鴨子王朝」是個警訊,它的第一個教訓是:包括種族與同性戀議題在內的民權運動,雖然走過了那麼漫長的坎坷岐嶇路,但仇恨言論仍然像未曾熄滅的星星之火,隨時可能形成燎原之勢。另一個教訓是:存在於美國社會各階層的「菲爾羅伯森們」,仍然多得不計其數,這些充滿仇恨的鴨子,在「鴨子司令」的一聲哨音下,隨時隨地都會傾巢而出,並且露出他們的真面目。

這樣的教訓,怎能不令人心生恐懼?

瀏覽次數:103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訪問研究。曾任新新聞周刊總編輯、社長,中國時報總編輯、社長。現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並在聯合報定期撰寫專欄。出版有《我不愛凱撒》、《凱撒不愛我》、《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叫他,爺爺》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