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說案憲政風暴引發了一連串案外案,其中最不該出現的一個案外案,就是金溥聰決定控告南方朔。

南方朔在他寫的一篇專欄中,指稱馬英九的「滅王計畫」早在他今年八月過境紐約時,就已與金溥聰密商決定;他並以「四人幫」形容江宜樺、羅智強、黃世銘與金溥聰在「滅王計畫」中的角色。

金溥聰看了這篇專欄後,決定提出告訴。他的理由是:南方朔「捏造事實」、「懷有惡意」、「濫用言論自由」,以及「為了保護自我名譽」與「遏止這種惡質風氣」。

任何人對其他人涉有誹謗自己或妨害名譽的言論,都可訴諸司法。政治人物提告更通常是為了「立此存證」,好像不告即代表默認。但即使如此,金溥聰仍然不應控告南方朔。

理由之一是:他在美國多年,何曾聽聞像他這樣層級的政治人物有過控告專欄作家的前例?

以歐巴馬為例。他從競選總統至今,右派媒體的名嘴與專欄作家,就不曾中斷過對他的各種惡意指控,其中包括他的出生證明造假;他並非美國本土出生;他是「臥底」的穆斯林;他身邊有個「死亡小組」,想透過歐巴馬健保謀殺美國老年人等等。這些指控無一不是誹謗,既「捏造事實」,又「懷有惡意」,但歐巴馬卻從未控告過這些「濫用言論自由」的人。

理由之二是:金溥聰不但是公眾人物,而且是有高知名度與高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再加上他又有駐美代表身分,任何人誹謗他,他都可以立即召開記者會,或駁斥或澄清,何須,事實上也根本不須,以訴訟方式去「維護自我名譽」。

一般民眾若名譽受損,因為訴冤無門,祇得告進法院。但金溥聰若被誹謗,卻有機會在報紙上澄清,也有管道在鏡頭前駁斥,並且足以達到「遏止惡質風氣」的目的,何須非進法庭不可?

理由之三是:專欄作家之所言所述,屬於「意見表達」,與「事實陳述」之新聞報導,性質上大不相同,法律上也受到「合理評論原則」的保障。

金溥聰是政治傳播學博士,在大學又任教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南方朔寫的是「專欄」而非「新聞」,作的是「評論」而非「報導」。

既知南方朔寫的是評論性專欄文章,金溥聰就該瞭解:「合理評論原則所保護者為意見或評論的陳述,不論意見或評論是多麼的荒謬或粗暴,不論其是好是壞或是不好不壞,不論其是不成熟的、輕率的或是不嚴謹的評論,都在保障的範圍之內」。這段話出自曾任大法官的林子儀教授所寫的一篇文章〈言論自由與名譽權保障之新發展〉。

在同篇文章中,林子儀還引述了美國已故大法官鮑爾(Lewis F. Powell, Jr.)的一段話,來說明「意見表達」何以應受憲法保障:「在言論自由之下,並無所謂的虛偽或不實的意見。任何一個意見不論其是多麼的惡毒,我們並不依賴法官或陪審團的良心來匡正它,而是藉由其它的意見與該意見的競爭來匡正它」。鮑爾這段話其實正是提醒那些面對惡毒或不實意見的人,不必也不應靠司法去處理這些加諸於己的意見。

更何況,台灣司法處理有關言論自由的案件,這幾年已顯有進步,法官在判決時即使不引用「合理評論原則」,但馬團隊如何處理關說案,屬於可受公評之事,而且大法官五0九號解釋文的精神,也足以保障南方朔的意見表達權利,金溥聰又何必非替法院增加訟累不可?

在這三項理由之外,即使基於政治考慮,金溥聰也不宜提出告訴。

所謂的政治考慮是:關說案風暴引發的各項案外案,每一案都對馬團隊不利,馬英九連打縮小戰術的有限戰爭,都已左支右絀,遑論去打擴大戰線(例如控告南方朔)的無限戰爭?

這麼簡單的道理,以策士聞名的金溥聰豈有不知之理?非告南方朔不可,祇證明他頭殼壞去。

瀏覽次數:11716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訪問研究。曾任新新聞周刊總編輯、社長,中國時報總編輯、社長。現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並在聯合報定期撰寫專欄。出版有《我不愛凱撒》、《凱撒不愛我》、《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叫他,爺爺》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