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最近看到一篇親子天下的文章說,睡眠不足是親密關係殺手。沒睡好,大腦就會只想著趕快把這天過完,沒精神和伴侶對話、社交、顧及情緒(所以會覺得伴侶很煩、講話沒重點),也會厭倦(比如看到伴侶生病躺著就會無名火起)和造成關係問題(比如一個想吃飯聊天一個卻睡了)。

我看這篇文章真是心有戚戚焉。我就是常和老公吵架的那種人。以前我總以為原因都在於他經常躺著,還有作息不固定,沒想到部分原因也是我睡眠不足啊(謎之音:可是我睡眠不足部份原因也是他啊……)。

文章雖然在說伴侶,但講小孩也說得通。我睡不夠,就沒心情和小孩互動、唸故事給他們聽、好聲好氣對他們講話(我的口頭禪是:「我累死了。」「我沒時間。」),所以大家天天吵架。

但是啊,這篇文章沒提到一件我認為很重要(但不知有無科學根據)的事:女人沒有自己的空間時間,也是親密關係和家庭生活的殺手。

只要女人在家裡、手上還掛著小孩,就不會有自己的空間

這裡的「沒有自己的空間時間」,不是什麼高高在上、充滿粉紅泡泡的「女人要做自己/女人要自我實現」,而是很貼地、很卑微的「我只想好好吃個飯不用一邊餵食小孩,好好大個便而不是有小孩在外面叫媽咪,好好洗個澡而不是一直擔心小孩會不會把家拆了」。

這種事,沒小孩的人無法理解。老實說,就算有了小孩,不是女人也很難理解。看看我老公吧,我們早上起床,他第一件事是走到餐桌前打開電腦,關心國內外大事,完全就像30年前我的小學課本寫的:「爸爸起床看早報。」(原來課本拿來描述波蘭人也通呢)而我呢?並沒有像課本寫的:「媽媽起床做早操。」而是:「媽媽起床做早餐。」

可不可以叫他把電腦關掉?可以呀,只是接下來要面對他的爆氣:「我只是看一下!」「XXX(有不雅文字,自動消音),我受夠了!」(他的意思是他看個新聞也不行喔?)天地良心,我真的有試過溫柔同理,也理性溝通過,他也真的承諾會少看點新聞、不在吃飯時看新聞、會和我一起照顧小孩吃早餐而不是看新聞。但早餐時刻一到,他還是反射性地打開了電腦看新聞。

我還能說什麼?只能幫小孩準備早餐,然後坐在他對面,心裡想著劉三蓮的台詞:「我也好想知道為什麼喔。」為什麼老公就是可以理直氣壯看新聞,而我卻要一直忙這忙那,給小孩拿果汁烤麵包,吼小孩:「不要動爸爸的電腦!」為什麼我明明一開始也是個獨立的新女性,現在卻步上小學課本的後塵了呢?

只能說,這是命。(我知道很老套、很不進步、一定馬上會被人批評)這和女人有沒有錢、是否獨立自主、嫁得好不好沒關係,只要女人身上還掛著、手上還牽著小孩,只要她還在家裡,她就沒有吳爾芙口中「自己的房間」和生存空間,甚至連自己都不是自己的,就像我在詩集《自己和不是自己的房間》中寫過的那樣。

反正既然每天要花這麼多時間在廚房,不如……

但是經年累月沒自己,實在會起痟。所以,我三不五時會出去趕個稿(也真的是有工作需要,但是,趕稿不是做自己啊!!!),送小孩上學時偶爾偷溜去吃個早餐,另外就是,晚上熬夜。

熬夜的時候幹嘛?當然還是趕稿啊(我不只有第一輪班第二輪班我還有第三輪班呢),有空或稿子寫不出來時就看看臉書,罵一下老公,看一下新聞(我也是很關心國家社會的!)……但是這樣,就睡眠不足了啊(可惜,睡眠和做自己就像魚與熊掌)。

長久熬夜也不是辦法,尤其精神不好稿子更難趕。所以從今年開始,我試著在我去年最討厭的地方,也就是廚房裡做自己。

這裡說的「做自己」並不是自我催眠:「我做個蛋炒飯是在自我實現。」而是真的在廚房做自己想做的事。反正既然要花這麼多時間在廚房,不如好好利用比較痛快。

所以,我在廚房吃飯,還在廚房看書。目前為止,我看了蔡慶樺的《美茵河畔思索德國:從法蘭克福看見德意志的文明與哀愁》、張惠菁的《比霧更深的地方》、楊小娜的《綠島》。雖然在廚房看書,通常很兵荒馬亂(有時候忙了一整餐一個字都沒看到),我也會懷疑:這樣做會不會不適合?囫圇吞棗還有把書弄髒會不會對不起作者?

但是如果不在廚房看,我要在哪看?當餐桌成了老公的新聞台,書桌成了孩子的電影院(成天上演《花園寶寶》、《天線寶寶》、《我是優優》和《粉紅豬小妹》),我也只能把廚房當我的書房了啊。

瀏覽次數:252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