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最近的生活,用兩個字形容,就是崩潰。

如果多加一點字,就是:心力交瘁,真心換絕情。

雖然知道小孩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個反抗期(就像每年更新感冒病毒碼),但每次遇到還是很崩潰。尤其,老大老二差6歲,老大在上學反抗期時,老二剛好進入2歲反抗期,更加崩潰。(再想下去,老二進入上學反抗期,老大就是青春期了啊啊啊啊永無寧日)

大孩子的反抗期長怎樣?簡單講,就是沒有規則和邏輯可言。即使一秒前風和日麗,一秒後也可立刻刮14級風。作業不會寫、衣服不好穿或拿錯、老二亂動他東西、自己不小心撞到跌倒、爸媽太囉唆、太累、太嗨、還想睡卻被叫起來上學、做錯事被罵/被提醒……都可以躺在地上暴怒爆哭十幾分鐘。

如果不暴怒爆哭,那就會唱反調、把大人的話當耳邊風、學大人說話(你對他吼他也會吼回來)、看到大人崩潰他就得意大笑。我們什麼方法都試過了:冷處理、好言相勸、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試圖同理(「你怎麼了?你是不是要……?我可以為你做什麼?」)……甚至走投無路,也威脅也利誘也暴走了,他還是不領情、不在意,任由你去崩潰,完全就像王浩威醫師在《好父母是後天學來的》中寫的:

「24小時的媽媽一定會疲累和失控,8小時的媽媽也一樣會失控──只要不能隨時離開,永遠要聽任一個永不在乎你而且永不可預測的小小可愛但野蠻的動物,任何人都是會疲憊而失控。」不同的只是,現在那個「小小可愛但野蠻的動物」變成了「大大可愛但野蠻的動物」。

當我家變成野蠻動物園

如果家裡只有一隻野蠻動物也就算了。糟糕的是,大動物(老大)暴走時,小動物(老二)也沒閒著。丟湯匙、丟杯子碗盤(曾經在24小時內打破4個)、玩電線(那些電器都還在運作啊)、爬桌子、開濾水器、拿吸塵器吸地……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而且動作快如閃電,你才剛制止一個危險動作他馬上就在做第二個。如果老動物(老公)也在大動物鬧情緒時參一腳,跳針問:「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你說話啊!」就更熱(ㄏㄨㄣˋ)鬧(ㄌㄨㄢˋ)了。

比較熟的媽媽們,小孩剛好都比我的小,所以求救也無門,我了解她們的辛苦但她們不了解我的。書上可以找到安慰和啟發嗎?好像找不太到,教養書都會叫你反求諸己,但沒什麼實質幫助。比較不象牙塔的教育家如柯札克和溫尼考特會告訴你小孩就是這樣(柯札克說小孩唱反調是因為身心在成長,成長很累),但明白理論和在現實中保持淡定,是兩回事。

最後,只有宅女小紅可以帶來安慰,在別人的痛苦中看到「還好那個階段我已過去」,令我快樂無比(好想知道羞昂的小孩像我小孩那麼大時,她會怎麼寫噢)。

如果反抗是月經,我需要40公里超大衛生棉!

最後,也只能接受:長大就是這樣,就是會有反抗期。就像月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一次。會造成什麼不適、不便,也是毫無常規可言的。月經最多需要40公分的衛生棉,但面對孩子的反抗期,爸媽的耐心大概需要40公里,超大流量,還要防漏蝶翼(好啦只是個比喻)。

月經來時不舒服,可以吃喝點暖的,多休息。反抗期呢?大概也差不多吧。在心力交瘁兩個月後,我終於在某一天早晨決定:今天我什麼都不要管,不提醒任何人刷牙洗澡睡覺寫功課,不做飯,放過自己和小孩一天。雖然這樣決定了,但真的做起來好難喔。看到不順眼的(比如哥哥欺負弟弟,或小孩一天都沒刷牙),還是會忍不住碎念。後來問老大:「這樣好不好?會不會比較輕鬆?」他聳了聳肩,說還是要有人提醒比較好。結果,第二天我提醒時,他又不爽了。

但是,值得安慰的是,好像崩潰久了,我們都比較知道要如何面對這風暴了。就像刮颱風時你不會隨便出門(雖然有些人比較猛,颱風天出門看電影),風暴來時,還是什麼都不要做,靜靜等它過去最好。很多時候,情緒過了,我問老大他剛才或幾個小時前到底在氣什麼,理由要不是很無聊就是他忘了。有時候,我真的累到一整個不行,那時候我們的相處反而最平和,因為我非常淡定(雖然這淡定只是沒力氣生氣……)。

好像某種程度上來說,崩潰也是放下的開始,而放下,是為了下一次的崩潰。

瀏覽次數:213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