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可能是同溫層效應吧,每天我打開臉書,都會看到許多文章叫女人要愛自己、不要犧牲自我成全別人,也可看到許多女性現身說法,說她們怎麼平衡工作與家庭、吃苦當補(或成長,或福報)、依然能自我實現。

即使如此,依然有千千萬萬包括我在內的女性同胞,結婚生子後每天就像個陀螺在家事小孩工作之間轉來轉去,「自己的房間」成了廁所,幸福感是有時出現的波光粼粼(通常是小孩睡覺時),而戀愛的感覺若不是過眼雲煙,就是在很奇怪的地方才會冒出來,比如家具賣場。

這和當女孩時對兩人生活的想像完全不同。少女漫畫中,不是說好了男主角會保護女主角,即使全世界(有時還包括神界魔界)都反對兩人的愛情,都義無反顧?就算戀情受阻,不能在一起,男主角也會默默關心女主角,像燈塔一樣守護她?就像《玻璃假面》(我那年代叫《千面女郎》)中速水真澄默默以紫玫瑰人的身份支持北島麻雅?

如果我還保有一顆少女心,應該會繼續相信這個神話。但是36歲回頭看這部16歲就開始看的漫畫,我發現:裡面的男人都好會、而且好愛撒嬌啊!

「普天之下我最可憐、最沒人了解……」

這些男人撒嬌的方式,正如醫師/作家王浩威在《台灣查甫人》中精闢指出的,就是耍悲情,覺得普天之下我最可憐、最沒人了解、因此我的痛苦懦弱有了正當性,我對別人的傷害也情有可原。他們以退為進,那些「我配不上妳、是我不好、我離開妳是為妳好」的犧牲,其實是扮豬吃老虎。表面上,他們看起來像是成熟的男人,甚至能在職場上呼風喚雨,其實內心還是害怕的小男孩,需要母親無私的愛和原諒。

一直在掙扎「我和麻雅差11歲我做了那麼多壞事她那麼恨我我能表明身份嗎」的速水真澄,看似在為麻雅著想,其實是在撒嬌。他以為只要自己不表明心意就可以皆大歡喜,卻沒想過,當麻雅不小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壓迫她、逼死她母親的冷血工作狂竟然是一直支持她的長腿叔叔?),會受到多大的衝擊、承受多大的痛苦。麻雅愛上真澄,表面上看起來是水到渠成,但或許也有一種可能是:麻雅必須愛上真澄,不然她就不知道要怎麼活,而故事也發展不下去。

那麻雅的青梅竹馬櫻小路優呢?他看起來是個溫柔體貼的好青年,但他也沒想過兩人分手多年後,他再次出現在麻雅面前,麻雅會有什麼感覺,他只想到「我要她再次接受我的愛」。他的自以為是和速水英介對月影千草那種恐怖情人式的「我愛的就要得到她不愛我我就要毀了她」完全不同,但依然是自以為是。

少女漫畫本來就是要滿足少女對戀愛的憧憬,如果把真相說出來,夢幻的戀愛馬上會變成伊藤潤二的恐怖漫畫。不過,身為前少女的歐巴桑如我,真的好想模擬看看哦。那,我們就拿北島麻雅和速水真澄來當這齣社會寫實同人誌的主角吧。

當漫畫女主角走入婚姻

在我的設定中,真澄排除萬難、面對自己的真心,終於和麻雅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他也為此和繼父速水英介決裂,從大都藝能的經理淪落為無業青年。麻雅在激烈的競爭後獲得演出紅天女的機會,眼看就要實現夢想、大紅大紫,但櫻小路優無法在現實中失戀又在劇中和麻雅談戀愛,一齣戲演得離離落落。在此同時,真澄也覺得太太竟然去和別人談戀愛(雖然是舞台劇)實在很不OK,又開始自我懷疑「我配不上妳」……總之結果是,麻雅沒有繼續演紅天女,把夢想拱手讓給競爭對手姬川亞弓。

為了維持生計,麻雅像年輕時一樣一邊打工、一邊演小劇場、一邊教真澄怎麼買菜打掃記帳和鄰居寒暄。真澄也慢慢走出失業的衝擊,開始幫劇團做宣傳行銷,賺點外快。兩人的生活雖然辛苦,但有簡單的、有如《深夜食堂》豬肉味噌湯的幸福(對了,因為下班時間很晚,麻雅常常光顧深夜食堂),還在規劃以後要不要回橫濱開間拉麵店。但是突然,麻雅懷孕了。

麻雅生子後,就像許多女人一樣,生活重心漸漸轉移到家庭和小孩。但,家裡的經濟狀況需要她出去打拚,蠟燭兩頭燒的結果,就是麻雅長期過勞。小孩越大越可愛,也越來越皮,麻雅多年的演員訓練讓她在哄小孩方面很有一套,但到了要吼小孩,叫他快點起床刷牙洗澡寫作業不要拖拖拉拉時,丹田的力量就有點不夠用,因此嗓子沙啞,只能演巫婆和老太婆……

編著編著,自己都覺得毛骨悚然。現實已經那麼難了,漫畫還是給人夢想和希望比較好。就讓麻雅和真澄永遠都是少女和(老)少男吧,這樣我們的青春才有人幫我們留下紀念啊。

瀏覽次數:215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