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因為有事要在波蘭處理,我們全家回去波蘭住了一陣子。這段時間和外國的月亮重聚,感覺很奇妙。用比喻的,以前看到的月亮是白白一個球,現在則像是透過望遠鏡,可以看到坑坑洞洞。

這次最令我驚訝的發現之一是:波蘭人也會摸別人的小孩。之前,不知是我運氣好,還是戴著玫瑰色眼鏡,總覺得波蘭人很尊重兒童,不會亂摸別人的小孩,每次回台灣因為小孩可愛被人捏臉或捏手,總會氣呼呼地想:「對啦,只有在台灣才會這樣!」

沒想到剛回去就被打臉了,而且不只一次。雖然對方不是完全的陌生人(比如見了一次的理髮師),但也沒熟到讓我覺得可以摸我的小孩呀!就算是熟人,也要尊重小孩吧!雖然有種玻璃心碎滿地的感覺,但好處是,對外國月亮的不實想像又少了一點。

「外國人」也一樣會摸小孩、會對媽媽指指點點

長住在波蘭時,我總覺得波蘭人對小孩好有耐心,也對帶小孩的媽媽很友善,但這次我注意到情況並非我想像中美好。有次帶孩子去買冰,好動的老二一直想從嬰兒車中爬出來,旁邊的老太太幫我把他抓住,我剛道完謝,就聽到她對別人說:「這小孩一定怎麼了。」雖然很想回:「他才沒有怎麼了,你才怎麼了。你全家都怎麼了。」但為了維持出門在外的形象還是默默地抓緊孩子,買完冰趕快離去。

不過,微笑的人還是很多,願意伸出援手的人也不少,雖然白眼的人也有,就像在台灣一樣。那以前為什麼會覺得不一樣?大概是那時候我離台灣太遠,又離波蘭太近,所以兩個都看不清吧。

有了距離後,再次看見,優點和缺點都比較清晰了。我依然很欣賞波蘭的車會禮讓行人(不過,週末夜大家就比較橫衝直撞啦),克拉科夫市有些路口甚至取消了紅綠燈,目的是為了讓交通更順暢,車子不用三不五時停下來等紅綠燈,但車看到人要通過都會自動停下來。這讓我覺得很棒,但在台灣不知可不可能實現……台灣汽機車那麼多,空間那麼小,應該很困難吧。

但是,說到騎腳踏車,我就覺得台北騎腳踏車的人比較有禮貌了(可能是宣導成功?或者我運氣好?)。克拉科夫腳踏車會和行人爭道,而且有些人騎得很快。就算「讓」了行人,也很不情願,有一次我還遇到腳踏車騎士嫌我帶小孩走太慢,在經過我身邊時罵了一句髒話呢。

令人嚮往的大草原

不過,克拉科夫因為有大量綠地,還是一個非常適合帶小孩出門的地方,這點台北確實比不上。那裡的公園綠地多到隨便走都會踩到,而且面積很大。更棒的是,公園也規劃得越來越好了。

以前我就很喜歡去的克拉科夫大草原(大約1.8個大安公園那麼大),現在種了許多花,變得更漂亮了。而在草原附近的國立博物館前面,本來有一片空曠的廣場,現在廣場上也種了許多樹,種樹的花盆和躺椅結合在一起(真是很棒的設計!),可以讓人躺在上面放空、滑手機、聽音樂,廣場上還有人在溜直排輪,讓嚴肅的博物館有了更親民、放鬆的氣氛。

博物館前廣場的樹和躺椅。圖片來源:Wyborcza.pl

在克拉科夫的綠地上玩耍,我想最主要的感覺就是「放鬆」吧。因為空間大,小孩可以隨便亂跑,不會有什麼危險,大人也不必一直在後面追著跑,說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許多公園的遊樂器材越來越有趣了,比如克拉科夫公園就有很高的吊橋可以走,還有很好玩的手壓幫浦(可以讓水透過階梯一層層往下流,還可以在旁邊用沙子堆堤防),另一個公園則有旋轉飛天蹺蹺板……

即使沒有那麼炫的器材,只要有草地、沙坑,小孩就可以踢球、堆沙,發揮想像力讓遊戲變得好玩。有一次,我帶孩子們去大草原散步,那天剛割完草,他們於是就玩起了「邊走把草塞進娃娃車」的遊戲,開心極了。

因為知道回到台北後,市區裡沒有那麼多綠地(雖然有特色公園,但我最想要的大片綠地還是很少啊!),在克拉科夫時,我幾乎天天帶小孩出去散步,這大概是這顆外國的月亮最令我懷念的一點。不過,地球上也有地球上的好處,比如便利商店和方便的外食,是我在克拉科夫時最懷念的(我真的很討厭煮飯啊)。

也許,不管月球或地球,對人的意義就是拿來嚮往吧。

瀏覽次數:337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