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自從成了媽媽,我就期待可以蹺家的那天到來。

為什麼?因為很辛苦啊。一直像地縛靈一樣被綁在家裡,被工作、家事和小孩壓得喘不過氣,沒有自己的空間時間,甚至沒有自己,任何人都會想要出去放風一下吧。尤其,在讀了瓊.安德森的《好女人,翹家去》後,看到翹家的各種好處(幫助女人抽離、修復、重組,尋回自我,而且只要一個週末),我更想蹺家了。

可是啊,媽媽蹺家沒有想像中容易。雖然許多網站、廣告、部落格都叫媽媽「要愛自己多一點,不要光為小孩犧牲」,更甚者還會恐嚇媽媽「一直犧牲會造成小孩的負擔」,但這就像「去自助旅行吧,可以找到人生意義」一樣,包裝得很美麗,但不會告訴你背後需要的資本和條件。

要去自助旅行,就算不需要金山銀山,也需要沒有後顧之憂。而媽媽要沒有後顧之憂地單獨走出家門,需要:

1.    伴侶和家人都是善心人士,可以體諒媽媽的辛苦,不會她一出去就酸她「真好命」(好個頭啦),或者罵她「太自私,只顧自己不顧小孩」。

2.    伴侶有時間有條件(比如可以請育嬰假,或也是接案工作者),可以和媽媽輪流帶小孩。或,家裡有閒錢,可以請值得信賴的保母。或,有善心又值得信賴的家人或友人幫忙免費帶小孩。

3.    小孩大了,不用餵奶哄睡陪玩,可以溝通,不會一直歡然後把照顧者搞瘋。

可想而知,要滿足以上條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當小孩還小離不開媽媽。所以大部分媽媽都是在小孩上學(還要上整天班喔,半天班送小孩去一下就回來其實更累)或翅膀硬了離家後,才能開始為自己打算,才有時間精力去驚覺:「啊我怎麼都沒有自我了?!」即使是瓊.安德森也是51歲了才蹺家,而且她有海邊小屋可讓她獨居一年、重拾破碎的自己、開創人生第二春。

上乒乓班的媽媽,哪有時間去旅行?

我的蹺家之路走得坎坎坷坷。我是全職媽媽,也是全職接案工作者,照理說寫作翻譯的時間安排很自由,但無所不在的截稿期間(三日一小截,五日一大截)讓我幾乎沒什麼自由時間,即使出門,也多半是出去寫稿演講或開會。

然而,工作不等於休閒,工作完壓力很大,回到家也不能休息,只能繼續有如乒乓球般開始另一份工。有人說媽媽有第二輪班,但我覺得我上的根本是「乒乓班」吧!不停在工作家庭間被打來打去,而且是職業等級的,球速超快,鮮少漏接,只有在殺球時才會飛出去(飛出去就是累到病倒啦)。想再次出門休息,卻常常不好意思開口拜託伴侶或家人,因為之前已經出去過了。就算成功出去看場電影、聽場演講,之後也會花更多時間待在家裡,作為補償。

出門休息不容易,我退而求其次,把出去洽公、買菜、寄信、買文具、買家具,都當成一次次小旅行。甚至發揮一點想像力,就算不出門,都可以在家旅行。有一天我躺在床上餵奶時,突發奇想,如果來拍一個家庭旅行寫真,比如去廁所自拍「我,在這裡,一個人孤獨」,在亂成一團的家中打卡,在沾滿了食物泥和果汁的餐桌上拍美食照,搞不好也很有趣。

15分鐘的小放風

有時候,我也會趁出門工作時順便休息,比如早點出門或晚點回家,在路上花15分鐘喝杯咖啡,小逛一下書店,都可以讓我鬆口氣,讓我覺得我依然是我自己。最近去台南講座,我第一次在講座前後都預留了時間,讓我可以走走逛逛,不然,去台南那麼多次,卻從沒好好認識這個城市,也沒吃過什麼知名美食,實在有點遺憾。

於是,我在去程時從火車站走到位於康樂街的Room A(走了一個小時,聽眾知道後都好驚訝,說:「那麼遠!」),中途看到古蹟林百貨,進去晃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下,1分鐘不到)。本來想在路上去吃傳說中的阿明豬心,但後來因為時間不夠(真的,我不知道要走這麼久啊),所以匆匆吃了保安路米糕,意外地美味。講座結束後,和朋友去吃了杏仁豆腐,陪她去中藥行抓四物湯藥材(這是我第一次看人抓藥呢),坐上火車回家前,還去了「餐桌上的鹿早」,買了幾個小餐盤。

這是我第一次出門沒打電話回家問老公:「小孩好不好?」,只傳了張旅途中的照片給他(好像旅蛙喔)。回到家,老公問我過得怎樣,我說我過了開心的一天,問他們過得如何?他說:他也和孩子過了開心的一天。

希望,以後有更多機會小小地蹺家。也許有一天,真的可以一個人去某個地方度週末──或許,不必等到51歲。

瀏覽次數:457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