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農曆年到了,許多媽媽也不約而同地感到焦慮。焦慮,因為要返(ㄙㄞ)鄉(ㄔㄜ)了,要準備(ㄌㄟˋ)年菜(ㄉㄠˋㄅㄧˋ)了,要和婆家或娘家親戚聯(ㄊㄧㄥ)絡(ㄖㄣˊ)感(ㄙㄨㄟˋ)情(ㄋㄧㄢˋ)了,要發(ㄆㄛˋ)紅包(ㄘㄞˊ)了……總之,各種委屈、阿雜、人生實難,都隨著鞭炮、春聯、「恭喜恭喜恭喜你」紛至沓來。

在台灣,我沒有婆家要回,這兩年的農曆年都是我爸媽來我們家一起過,大家各自準備拿手菜,沒什麼太大壓力(至少對我來說啦,我老公的感覺應該會和我不同吧)。不過,我想我能同理台灣媽媽的焦慮,因為波蘭雖然沒有農曆年,但是聖誕節造成的焦慮,和農曆年也有得拚啊。

波蘭家庭的過節焦慮

在波蘭,聖誕節的重要性就好比台灣人的農曆年,節日還沒開始,大家就會煩惱要去父母家、伴侶父母家還是在自己家過節(如果住在同一個城市,有些人還會在自己家過完節後,再去父母家過節,像我老公就是如此)、聖誕大餐要煮什麼(根據傳統,要有12道,但很多人根本煮不了那麼多,所以超市也會提供現成的餃子和甜菜湯)、買什麼聖誕禮物給小孩(這時候就會覺得台灣人發紅包超方便)、家人相處會和樂融融還是劍拔弩張……

很多過節的準備工作都落在媽媽身上,所以每到12月,媽媽就特別焦慮,彷彿被節慶綁架。這讓我想起,我看過一家俄羅斯銀行拍的聖誕廣告,真的就是關於聖誕老公公綁架了媽媽,逼迫她放下工作去陪女兒過節。雖然影片標榜溫馨,我看了卻覺得這簡直恐怖片啊。

我家不是傳統波蘭家庭,老公也沒有強求我們要以傳統方式過節,但這種東西就像是同儕壓力,旁邊的人都在過節,買鯉魚做甜菜湯烤蛋糕裝飾聖誕樹望彌撒寄卡片互道聖誕快樂,你不過好像怪怪的。而且,小孩在那邊殷殷期盼,掛聖誕襪,問:「聖誕老公公什麼時候會來?」你也不忍心/不好意思不過。

回台灣後第一年,本以為沒有外在壓力,我們可以把聖誕節當成一個平凡安靜的星期日,頂多給給禮物,桌上有魚(波蘭聖誕節不吃肉,所以吃魚,我還去自助餐店買了一整條魚呢),全家在一起,這樣就好了。

可是,我忽略了鄉愁的力量還有外面鋪天蓋地的聖誕節商業元素。當小孩想念波蘭,一整個月又在各種玻璃櫥窗上看到麋鹿、雪橇、聖誕老公公,在7-11或超市看到戴著聖誕帽的店員和聖誕樹,甚至連學校都會有一些聖誕節相關活動,那個觸景傷情,後座力真的很強啊。

真正重要的不是過節,是陪伴啊!

第二年的聖誕節,小孩宣布我們家要有聖誕樹,所以我們家就有了從金興發買來的三棵小聖誕樹,上面還有一堆小星星、小鈴鐺和亮晶晶的燈泡。他也興致勃勃地寫信給聖誕老公公,不只幫他自己要禮物,也幫弟弟要禮物,平安夜當天還貼心地在聖誕樹下放了卡片和食物要留給聖誕老公公。

看他這麼努力,我也不太好意思敷衍他,於是從前一天起就認真用味噌醃魚、煮水果茶,當天一早煮蘑菇湯、馬鈴薯、做紅蘿蔔蘋果葡萄乾沙拉、煎鮭魚西京燒、烤大蒜麵包……又買了水果和乳酪蛋糕,東拼西湊弄出一桌子聖誕大餐。

在準備聖誕大餐期間,我不停洗鍋洗碗(而且到吃飯時還繼續洗!西餐就是餐具多啊!每吃一道就要換!)、打掃房子、跑出去買聖誕禮物給小孩、餵嬰兒吃奶、罵老公(我一直在忙看他睡覺實在很火大),過完一個聖誕節,就像在劇院工作了一整天,從裝台、表演、迎送觀眾、清掃都一手包辦。

若有人問我:「不過,看到小孩開心,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吧?」我很想勵志地回答:「是。」但這感覺只維持了2個小時,大概就像廣告中那個媽媽,在歷經劫難後和女兒重聚,意識到家庭真美好,這樣的感覺。我們沒有人知道這對母女開心回家後,是否會找到更多時間陪伴彼此,還是媽媽依然很忙(被工作綁架),小孩依然寂寞,反正故事有個歡樂結局就好了,畢竟節日一年只有一次,就算被綁架,也只有一年一次嘛。

但是,如果可以不被綁架,而是媽媽自己決定如何過節(不管是聖誕節還是農曆年),或根本不用刻意過節,而是放鬆陪伴最親密的家人(而不是去陪伴節日或者一干閒雜人等),我想很多媽媽都會樂意的。也許那樣子,過節對於媽媽來說也會是一件快樂的事,而不只是讓小孩開心吧?

瀏覽次數:285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