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已經忘了,一九八七年七月十六日奉命宣布台灣解除戒嚴的新聞局長,就是昨天獲選為新任公視董事長的邵玉銘。當初因緣際會站在民主化潮流前端的邵玉銘,能夠扮演好讓公視浴火重生的領航者角色嗎?  

身為「戒嚴時期末代新聞局長」,邵玉銘自然面臨查禁黨外雜誌與禁書、禁歌的批評。三年前他接受大陸《南方都市報》專訪時強調,警總才是真正執行禁書政策的機構,他剛到新聞局時「也嚇一跳」,那時才知道警備總部在機場、港口、郵局查禁「匪區」來的書和雜誌。  

邵玉銘說的沒錯,警總確實是戒嚴時期箝制言論自由的最大黑手。但接掌新聞局之前,邵玉銘是專門研究「匪情」的政大國關中心主任,如果要到當上新聞局長後,才對警總全面查緝禁書的作為「嚇一跳」,這位擁有美國佛萊契爾法律與外交學院碩士、芝加哥大學歷史學博士漂亮學歷的學者,也未免太過天真與單純了。

回到當前公視董事長重任。在藍綠政黨兩極撕裂的現實中,公視董事長最重要的任務,是展現抗壓性,捍衛公共與獨立精神。邵玉銘對於公視發展固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與使命感,但他會不會像當年一樣,對於政黨力量介入掌控公視太過天真與單純?公視獨立精神遭受挑戰時,他又能展現多少抗壓性?

就此而言,邵玉銘昨天強調「公視要走清純的路線,讓社會有祥和之氣」,未免給予外界「避重就輕」觀感。公視近年問題在於董事會內耗惡鬥,公信力與影響力皆大幅消退,而非公視新聞不夠清純、節目不夠祥和。如果政黨力量持續操控公視董事會,公視新聞、節目再清純也無法重振社會信賴。

除了堅持公共精神的最高原則,公視董事長還必須推動改革,扮演好公廣集團的火車頭角色。

邵玉銘在三年前這項訪問中曾指出,他在當年奉命宣布解除戒嚴(以及其後的解除報禁)時,「關於報紙我做了三個決定,不限制紙張,不限制價錢,不限制印刷廠」。如果這項說法符合開放報禁的決策實情,邵玉銘的確扮演重要主導者角色,那麼,此刻公廣集團更迫切需要他的改革決心。

邵玉銘的當務之急,是慎選具有專業能力、黨派色彩不強的公視總經理,讓總經理扮演好CEO角色,董事長則全力推動公視法修正、建構公廣集團運作機制等制度性改革。除此之外,面對公視方興未艾的不當使用派遣勞動問題,邵玉銘也無可迴避,必須以最大誠意尊重員工心聲,與公視員工共同尋求制度性解決之道。

其實,公視董事長既要面對社會壓力,又得積極募款,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邵玉銘在此時願意扛起責任,應該獲得期待與祝福。但「公視要走清純的路線,讓社會有祥和之氣」是否就能解決公視諸多問題?答案並不讓人樂觀,邵玉銘的挑戰相當艱鉅,公視改革之路也還很漫長。

瀏覽次數:10259

延伸閱讀

何榮幸,天下雜誌前總主筆,獨立評論前主編。台大社會系畢業,超級樂觀雙魚座。曾任中國時報副總編輯、台灣記協會長,曾獲多項新聞獎,著有「學運世代」、「媒體突圍」、「我的小革命」等書,現任台大新聞所兼任實務教師。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