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有關跨境電商的課稅問題,特別是臉書(Facebook)在台收取的廣告費用所生稅款應由誰負擔及繳納,隨著財政部開始追稅,引發極大爭議。

以台灣現行法規,向臉書購買廣告的廠商,是向境外的愛爾蘭臉書公司付款,台灣的買方必須為臉書代繳20%的預扣稅款。這其中多數是電子商務業者,也因此在電商的社團裡最多討論。但觀察這些議論,除了稅法的問題讓人感到困惑之外,我發現很多電商在討論這件事情時的起手式,竟然是表示「臉書很無辜」!

有人提醒我,這是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而且台灣使用者離不開臉書,所以台灣的電商們相對於臉書非常弱勢。就連政府,面對臉書這樣的大型跨國企業也是無可奈何。

是解決問題,還是撇清責任?

臉書負責台灣區的公共政策總監陳澍,就跨境電商課稅的問題發了一封公開信給台灣品牌暨跨境電子商務協會,台灣的電商協會認為「針對臉書各項稅務、法規遵循,均做出積極且友善正面的回應」。但讓人不解的是,這封公開信的內容明明就是在劃清責任,明白表示臉書在法律及商業上沒有任何責任,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也看不出有主動解決問題的意思。

沒記錯的話,這位總監同時也是位優秀的資深律師。所以如果將這封信當作律師函來解讀的話,它的重點其實是強調:

1.臉書在台灣沒有積欠任何稅款;
2.廣告費用支付條款已有載明價格不包含稅款;
3.使用者要自行處理繳稅的事(同時也暗示台灣臉書公司不負責廣告業務事宜)。

電商協會收到這樣的信,沒有暴怒反而歡喜接受,難道是受制於臉書的市場地位和對臉書的依賴嗎?

臉書躲在什麼樣的掩蓋之下?

先看清楚現實,再來討論策略。這封信所說的是事實嗎?對也不對,因為它所說的確實沒錯,但它也沒有說出全部的事實。

首先,臉書有沒有欠稅?不知道,目前帳面上是沒有,但究竟是稅務機關認為它沒有繳稅義務、或是技術上課不到稅,這是兩回事。事實上由買方代繳稅款的納稅義務人就是臉書,不是嗎?也因為如此,一旦稅務機關在核算稅額後,有退稅的款項,也是撥付給臉書,造成國內電商代繳稅款,但無法收回退稅款的不合理情形。

臉書的廣告費用支付條款載明「價格不包含稅款」,所以它沒有義務納稅?用電商習慣的語言問一個基本的定位問題:這個條款是針對B2B(對公司法人)還是B2C(對一般消費者)?如果買方是用個人信用卡線上刷卡購買廣告服務,這難道不該是B2C交易嗎?如果是B2C的交易,它就有可能需要適用消保法及民法定型化契約的規定,既是如此,就需要檢視這些條款是否有顯失公平的問題。

再來,台灣臉書公司真的不需要負責廣告業務這些問題嗎?請問在使用臉書服務時,分得清楚提供者是台灣臉書、香港臉書或愛爾蘭臉書嗎,或是臉書有清楚標明是台灣臉書、香港臉書或愛爾蘭臉書嗎?況且台灣的公司法已經有揭穿公司面紗原則,在法律規範的情形下,是需要對關聯企業的行為負責的。

這件事的權力關係,可能跟你以為的不一樣

然而,回到最根本的問題,為何面對臉書,台灣的電商業者甚至政府顯得如此弱勢?我們反問一個問題,臉書有可能撤離台灣市場嗎?答案是絕對不可能。因為在中國大陸仍然禁用臉書的情形下,台灣是臉書在華文圈最大的市場,也是中文內容產出最大的社群。臉書如果撤出台灣市場,那它等於是放棄經營華文市場。

祖克伯朝思暮想的就是想進中國大陸市場,但他如果失去台灣社群,他等於失去現有的中文市場及最重要的中文內容基礎,在中國大陸市場將會完全失去進入可能性和競爭力。所以現階段是臉書非常需要台灣,而不是台灣離不開臉書。商業及政策的決策者如果囿於臉書在台灣的普遍性和市佔率,反而誤解雙方基本立場的強弱,在處理這件跨國電商課稅自然會投鼠忌器,而有誤判的可能性。

瀏覽次數:346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律師、金融仲裁人,現任律師公會全聯會財經法委員會副主委、中華仲裁協會金融委員、中國貿仲委(CIETAC)仲裁員,專長金融、證券、公司法、企業併購、跨國投資及國際商務。曾留學英美,有時被誤認為知識份子,但其實只是個鄉民。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