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全台高中生總動員,超過50個高中組織著急地聯合提出聲明,指出由「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的「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公投案「違憲」。學生對中選會提出抗議,表示自己雖尚無投票權,但因教育影響深遠,他們不應被拒絕列入公聽會的「直接利害關係人」。

同一時間,擔任下一代幸福聯盟的律師裘佩恩,卻也在媒體上發聲,抗議中選會要以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文來審查他們的提案。她認為這個舉動是違背公投法部分條文的立法原意,畢竟一旦用這個解釋文來審視該項提案後,這個案子幾乎沒有成案的可能。

咦?這樣看來,「中選會」到底是挺同還是反同?還是他們根本就是依法行政?

大家是否也覺得自己也迷糊了?是的,這個就是台灣社會常常出現的思考模式:「只看見自己想看到的東西」!讓人最擔心的是,為了賺點閱率、總愛使用簡單聳動標題的台灣新聞媒體,又讓不習慣深入了解議題的台灣視聽大眾,再度輕率地質疑台灣的法治。如此一來,高中生、下一代幸福聯盟,是不是就一同成為加速台灣社會失去互信、彼此尊重的推手了呢?

重塑台灣的法治精神

不得不承認,過去幾次重大的法律、社會案件,都讓我們看見台灣法律系統中「恐龍法官」的存在。然而,生長在自由民主的台灣,我仍願意大膽地相信這些侏羅紀公園的生物是少數,還有,台灣是個「法治國家」一事。

同志人權已是普世價值,觀點總是歧異的相關組織,在這將不多做討論,但身為中學教師的我,反倒是對於高中生有更深一層的提醒與期許。

高中生對於中選會提出抗議的點,是以《行政程序法》第23條規定,其「利害關係人」應是指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將因程序之進行而受影響之第三人,可是秉持審議制精神的中選會,判斷該聽證會的目的,是在討論公投提案的「適法性」,他們認為高中生並非「法律上」的利害關係人,所以一切只是依法辦理。

一個法治國家,一切應該依法行政。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萬人所指的中選會似乎正是最中立、最遵守法律、最有「法治精神」的單位。

我佩服並樂見台灣學子對於社會議題的敏銳與關注,就大方向來說,我也認為這些行動,遠比學校的國英數社自等學科重要的多。然而在這過程中,從太陽花學運之後,打著「民主」旗幟且越來越持有媒體話語權的同學們,是否同時增進自己客觀、尊重他人的態度了呢?除此之外,我也擔心這次過於草率的連署活動,會不會讓下回更加棘手的案子,反倒讓民眾再次當作「狼來了!狼來了!」呢?

即便我們都不同意「反同婚」組織的觀點,但就法律觀點上,別忘了!他們仍有「提案」的權利與自由。法國哲人伏爾泰曾說過的:「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因此,「尊重」反對派提案的權利、「相信」主管機關的專業與公正之法治精神,是在本次提案成案且送交公投前,我們需要謹記在心的。

「不合作運動」的精神

不過,難道為了保護「法治」社會,我們就不該「違反」法律了嗎?

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甘地的不合作運動、金恩博士爭取黑人權益,都是從自身國家擴及全球的人權進步行動。去年我到了南非,參訪了種族隔離政策下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種族隔離博物館(Apartheid Museum),包含曼德拉、屠圖主教等人的勇氣與堅持,都促進了世界的進步,我們也可以說,這些「違法」行為正是促使世界進步的原動力。

不過這些行動,背後有件事大家可能忽略了,那就是「違法」將會導致「懲罰」。過去參與「不合作運動」的人們,往往都得面臨多年的牢獄之災,一代偉人曼德拉更是在牢中待了27年,這些痛苦終於讓他淬煉出「推動和解」的崇高智慧。

以台灣來說,在先人偉大的犧牲之下,我們的法治制度以漸趨民主國家之列,有其未臻之處。幾年前的太陽花學運,眾人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讓當時一意孤行、違反法治精神的執政黨吃盡了苦頭,然而,本來帶頭的22名「違法」者在法律未修正前,應接受相對應的懲罰,卻在相關人士成為政治人物,以及今日的執政黨的運作後被宣判「無罪」。這種不尊重法治精神的態度,不但讓台灣失去了幾位本來應該仍持續擁有道德高度的民主鬥士,更讓整個社會氛圍更加傾向「贏者全拿」的罪惡深淵。

相較起來,已經失去民主的香港,其佔中三子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入獄前所展現的慷慨就義精神,除了讓人見到民主的真諦外,也激發國際人士的關注與支持,不但被提名了諾貝爾和平獎,更讓香港當局在迫於壓力下最後釋放三人。

台灣的法律絕對不是完美的,期待未來更多鬥士們,實際發揮「不合作運動」的精神,讓台灣真正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

除了抗議,我們還能做的事

從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的「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之文字就能看出,這個說法正是在「意圖使人被誤導」。這類已經帶著強烈價值觀的偏頗題目,說實話,光是提出就已經讓人「看破手腳」,學子們務必以此為鑑。

今年2月,我曾赴台大舉辦的「菁英賽辯論賽」觀摩,超過100所台灣高中職學生針對議題正、反面蒐集大量資料,並在台上展開激烈攻防。即便年輕人大部分的想法都會自然偏「左」,但是站在台上,辯論選手就得用抽到的立場來做申論,也因此常有人說,辯論是讓人快速學習「客觀」的好工具。除了透過辯論來強化對議題的多樣性思考外,我也建議學生可以嘗試用更有創意的方式來讓台灣更好。

舉例來說,自封為「台獨剋星」的黃安,長期旅居中國的他總是發表許多驚世駭俗的言論,他對台灣的怒罵激起了台灣眾怒,也讓他在對岸得到更多的好處,然而仍回台享受「健保資源」的他,卻因此讓討論多年的「旅外禁納健保」迅速連署通過成案,加速台灣公平正義的達成。面對反同團體,與其讓他們坐收媒體效應,各位聰明又富創意的高中生們,何不試著套用「黃安模式」,一起合作、討論、激盪,如何從他們的言論、作法,反向思考來找到如何讓台灣變得更好的方法呢?

公投法通過門檻已經大幅降低,所有公民、即將成為公民的高中生,絕對都需要認真學習、思考、理性討論各項議題,我完全支持並鼓勵熱血高中生對於社會議題關注,只是要提醒一句:「凡事冷靜點,用智慧來讓台灣的未來更好吧!」

瀏覽次數:4268

延伸閱讀

電子商務、國際企業雙碩士,曾於德國、印度、澳洲留學,在近六十國留下足跡。兩年多前踏入第一線教育場域,著迷於國際教育、華德福教育、學思達教育法等先進的風采,以非典型思維,還有一顆百分百熱愛生命的心,陪伴著台灣下一代的希望。

目前為台東均一實驗高級中學社會科教師,著有《追隨澤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魔幻中南美》,另開《換日線》專欄:Nuevaidee.新點子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